蘇寧明白,蘇府從前那也是城裡的大戶,說白了就是有錢

現在蘇府有難了,所有人都離的遠遠的,也能理解

“咳,等渡過了這次危機,怎麼也要做出點成就給他們看看,瞧不起誰啊”,蘇寧暗暗給自己打氣

~

“係統抽獎”,蘇寧的聲音在心中傳出

“恭喜宿主抽中軍隊,一千大唐玄甲鐵騎,境界~武者九層”,係統的聲音剛落,蘇寧一下子從床上坐了起來

“今天係統這麼給力嗎,玄甲鐵騎,精銳兵種啊”,蘇寧已經迫不及待想看看他們了

蘇寧走出房間,喊上楊誌和石寶,就向城外而去

等三人來到一個冇有人的空地,已經是巳時了,蘇寧不管邊上兩人驚訝的目光,一揮手,一千玄甲鐵騎出現在麵前

兩人見狀隻感覺心潮澎湃,這是一支精銳騎兵,真想帶著他們去戰場廝殺

兩人好像心有靈犀一般,互相看了一眼,這一幕讓蘇寧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蘇寧留下楊誌在這照看這支騎兵,本人則回府安排下人準備一批糧草,然後帶著一群人去城外,弄了一些簡易住所

這支騎兵還不方便帶回城裡,和父親解釋不清,但是這一係列操作,也看得蘇父一愣一愣的,以為蘇寧生病了

蘇寧也懶得解釋,安排完騎兵,留下楊誌熟悉這支軍隊,自己則帶著石寶回府了

石寶回府時頻頻回頭,看的蘇寧直尷尬,隻好安慰一下石寶,下次有了軍隊一定給他率領,纔算安撫下來

回到府上,蘇寧就被父親叫到了書房

書房中

“蘇寧,你最近幾天神神秘秘的在做什麼?還有你身邊兩個高手哪裡找的?我以前怎麼冇有見過?”,蘇父三連

“父親,他們都是我最近結識的江湖豪傑,最近在忙…,呃”,蘇寧麵對父親的詢問,支支吾吾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好吧,為父不想深究你在做什麼,為父知道你平時除了紈絝一點,心地還算善良 ,但是為父不知道還能陪你多久了,以後的路隻能你自己走,畢竟蘇府就你一個獨苗,你要替為父守好這個家啊”,蘇父說完看著蘇寧,就像在交代後事一樣

‘什麼叫還算善良,我本來就善良’

“父親,你放心去吧,不…啊呸,你放心吧,我不會讓您失望的”,蘇寧說完,眼神堅定看著蘇父

“死小子,給我袞,你這麼想我死是吧,袞蛋”,蘇父大罵著,把蘇寧趕出了房間

“蘇寧,以後的路就看你自己了,也不知道蘇府這次危機能不能度過,咳”,蘇父轉身回去坐下,喝起了茶,但是眉宇間的愁雲怎麼也散不開

~

“駕,都給我快點,趁著天冇黑進城,不然我們也會有點麻煩”,為首一名粗獷的大漢,大聲呼喊

“是,老大,這次如果搶了蘇府,我們是不是可以去找點樂子了,他們蘇府裡的小丫鬟長得真水靈”,一名嘍嘍搭腔

“兄弟們,這次進了蘇府給我搶,至於其他你們看著辦”,說完就哈哈大笑了起來

轉眼這一夥人就來到城門口,直接就闖了進去,連城門的巡邏士兵都不敢攔

“呸,媽的,這些修煉者真是無法無天”,一名士兵吐了口痰,說道

“你小點聲,不要命了,這種事連城主都不敢管,你操什麼心,快點值守,結束後我請你喝酒”,一名隊正說道,說完還歎了口氣,‘什麼世道’

~

“老大,到了”,嘍嘍道

“把門給我砸開,我們進去,手腳都利索點”,叮囑完身後的手下

幾名嘍囉走出,幾下就砸開了大門,眾人就衝了進去

“給我搶,把所有人都給我帶院子中間來”,剛一進府,大漢就大聲吩咐道

嘍囉們,聽到老大發話了,也不怠慢,一窩蜂開始四處闖

蘇寧在房間中聽到聲音,衝了出來,已經看見石寶和對方交起了手

就見石寶一身武師修為爆發,一槍挑一人,一腳踹飛一人,簡直就是此刻的殺神

對方落地就直接氣絕身亡,看的蘇寧頭皮發麻,胃裡好似翻江倒海

一會功夫山賊頭領帶來的嘍嘍就被石寶解決一空

“你是什麼人,為什麼要和我清風山作對,好漢如果你就此收手,我一定重禮相送”,大漢慌了,武師他可不是對手,現在已經在想怎麼離開了

“你們誰也彆想走”,這時蘇寧走了過來,為什麼這麼久纔來,看那邊牆邊一攤嘔吐物就明白了

“三番五次的打我們蘇府的主意,這次你就留下來吧”,蘇寧這次是真的怒了,因為父親現在還被兩名家丁扶著,他就怒火上湧,不能放過他們

“石寶,解決他”,蘇寧吩咐道

“是”,石寶運轉修為,一槍就洞穿了山賊頭領的腦袋

這一幕又看的蘇寧胃裡一陣翻江倒海,吩咐完家丁安葬府上受難的仆人,自己趕緊找個地方繼續吐去了

過了好一會,纔好轉,喝口水,簌簌口,纔對石寶說道

“石寶,這個世界是不是弱小就要捱打”,蘇寧看著房門,說道

“少爺,這個世界本來就是這樣,弱肉強食,不過有俺石寶在,誰也不能碰少爺一根汗毛”,石寶堅定的說道

“我相信”,蘇寧說完,起身先拍拍石寶的肩膀,發現個子夠不到,隻好作罷

~

蘇寧來到蘇父的房間看見床上躺著的父親,怒氣還是難平,早知道就早點解決麻煩,父親就不會受傷了

走到床前,坐下來,握住父親的手,眼淚流了下來

“臭小子,哭什麼,為父還冇死呢,等死了再哭,這次多虧了你的朋友,要不然後果不堪設想啊”,蘇父欣慰的看著蘇寧,眼神充滿了肯定,兒子長大了

“父親今天這樣的事,以後不會發生了,您先休息,我出去安排一下外麵”,蘇寧施禮退出了房間,回身帶上房門,對著房門發了一下呆,眼神越發堅定

儘管你腰纏萬貫,但是在這個人吃人的世界,還是要靠拳頭才活下去

“父親等著吧,我不會再讓你失望了”

PS:求催更,求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