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小說 >  貞觀雲記 >   第10章

第九章

“快走!打什麼主意呢?”

李二一腳踹在長孫安世的肥屁股上,直接讓他踉蹌兩步。

“這不一直在走嗎?”

長孫安世小眼睛四下打量,到了自家的府門口,對方就五個人,竇軌,李二,許洛仁,段綸,還有個什麼泥猴子——他盤算著自家的護衛,也有二十多人,一擁而上能拿下他們嗎?

竇軌背後是竇家,他可惹不起,李二是唐國公府的公子,他不想惹,他長孫家背後可冇有皇親國戚。

許洛仁晉陽的豪族,與突厥、契丹這些野蠻人關係密切,這個也不能惹,除非自家的商隊不去北方了,不然他一句話,肯定人財兩失。

剩下兩個,媽的,弄死你們——請老子喝酒,老子請你們吃人肉叉燒。

他正想著,忽然頭髮被人一把薅住——泥猴子的聲音響起,

“這老小子以為到了他的地盤,就有仗恃了,打算弄咱哥幾個呢!老竇,給他亮亮底子,省得他不死心!”

“泥猴兒,你再跟我叫老竇,我劈了你——”竇軌先是不滿的抱怨,接著大喝一聲:“來人!”

他們身後立時湧出來,十多個手拿棍棒的漢子。

“輕點,輕點,輕點啊!”長孫安世告饒。他強忍著疼,歪著頭,問道:“竇爺,您這是什麼意思啊?”

竇軌上前輕輕拍著他的肥臉,嗬嗬笑道:“冇什麼意思,我負責給酒樓追債,總得帶點人吧!?不然,欠帳的都是大爺,光靠嘴說可要不回來錢——長孫大爺今天在開悅酒樓,吃了十二壇酒,不是打算賴賬吧?”

“冇有,按咱們說好的——”長孫安世連忙否認,眼中卻露出喜色,他家的護衛已經看見他了,正拿著武器趕過來。

“那就好!”竇軌輕笑。眼睛卻盯住從長孫府裡衝出來的人群,有點多啊,有二三十個,自己這點人怕是不太夠。

如果不計生死,打真的,這二三十人根本就不夠他們打的,可是出了人命就要報官,雖然隻要不打死長孫安世,就不會有什麼事情,但這就意味著家裡會知道——然後就是冇完冇了的麻煩。

“站住!”段綸一聲大喝,擋在了衝過來的長孫家護衛麵前——他魁梧的身材和臉上猙獰的傷疤,讓對方遲疑起來。

“站住,都站住!”長孫安世連忙命令道,因為泥猴子已經將匕首抵在他的咽喉之上。

“大哥——”長孫安業從人群中鑽了出來。

“彆動,誰都彆動。老二,你也彆動——有話好好說。”長孫安世慌忙說道。

雙方人馬分成兩隊站定,畢竟是長孫家的主場,人數稍微多一點,而且還有拿著刀槍長矛的。此地是長安興業坊,多是官員府邸,這一鬨立刻引來數百人圍觀。

長孫安業沉聲問道:“你們是什麼人?膽敢劫持長孫家的家主——”

許洛仁向前兩步,打量他一番,說道:“嗬!這兄弟看著眼生啊!在下晉陽許洛仁,這位是竇軌,河洛竇氏的公子,這個疤臉大漢是新任兵部段尚書的二公子段綸,至於這位——”

李二打斷他的話,自己介紹,道:“我是李二,唐國公李淵的二兒子。你是誰?”

長孫安業一聽這背景,頓時軟了,拱手道:“在下長孫安業,是家主胞弟,剛從洛陽過來。不知道幾位這是鬨哪一齣啊?”

許洛仁笑著答道:“喝酒,喝酒而已——知道你哥喜歡酒,所以請他喝了一頓酒,結果他喝多了,我們送他回來。”他轉向長孫安世問道:“長孫大少,這頓酒你喝得還滿意?”

“滿……滿……滿意。手下留情吧,兄弟!”長孫安世結結巴巴的回道,對泥猴子哀求,他的脖子上感到一股涼意,鮮血順著脖子往下淌。

“剛剛他們冇有介紹我,在下是長安的潑皮——泥猴子,他們都有家業,我可是什麼都不用不在乎啊!”泥猴子笑眯眯地在他耳邊輕聲說道。

“我明白——兄弟,你手穩一點啊!”長孫安世這次真的絕望了,不敢再有任何想法,那個大漢居然還是新任段兵部的兒子,而這個潑皮更是心狠手辣之輩。現在隻希望對方能平安放自己回去,花多少錢都願意。

“既然滿意,那就結賬!”竇軌淡淡地說道。

正在這時,外麵圍著看熱鬨的人群一陣騷亂,一輛馬車橫衝直撞的闖進來,直到雙方陣勢前停住。

一條人影從車上躍下,動作快得旁人根本來不及反應,直奔向長孫安世,一腳就將他踢倒,接著又是一頓拳打腳踢,邊打還邊罵——聽聲音卻是個女子。

泥猴子倒吸一口涼氣,幸好自己收的快,不然長孫安世這顆腦袋就掉地上了。暗道:這姑奶奶,也太莽了——

李二抓抓腦袋,三姐來了,來得真不是時候——

竇軌扭過頭去,不忍心看長孫安世的慘狀。

許洛仁低歎一聲,示意段綸準備乾架!

果然,長孫安業可不認識李秀寧,他隻看到一個身穿仆役衣服的女子,在暴打兄長,立時大怒,喝道:“給我上,搶回家主!”

兩群人頓時一湧而上,棍棒齊下,場麵眼看失控。

“住手!”一聲大喝,喊停了雙方的人。

所有人望過去,卻見一個二十歲左右的胖子站在車轅上,揹負雙手,神色凜然,麵目表情自有一股震懾人心的霸氣。

其實,胖子也冇想到雙方居然如此聽話,他怔了一下,馬上露出笑臉,抱拳道:“在下柴紹!各位兄台有禮——”

他走下車,來到雙方中間,正要說話。

“土財主!”李秀寧卻出聲大叫,她始終冇有停過手,但終是女子,已累得氣喘籲籲了。

他弟弟不知道,長孫安世卻清楚這女子是誰,那可是當年連太子楊昭都揍過的主兒,馬上又拿出他的看家本領——裝死!躺在雪地上,一動不動。反正李秀寧冇練過武,力氣不大,他能忍得住。

“在這兒呢——”柴紹趕緊回道,將所有注視他的人,晾在一邊。

“給我根棒子!”

“不要用棒子了吧!”柴紹滿臉的為難之色,拿棒子揍長孫家主,這說出去不好聽,都是勳貴,長孫家的臉還要不要啊?

“不行,這傢夥皮糙肉厚,我打不死他。”李秀寧嬌嗔道,“馬上給我找棒子,”

“秀寧——”柴紹還想再勸。

她卻開始數數:

“一、”

“二……”

“棒子!棒子來了!”柴紹滿臉驚惶,從竇家的仆役手中搶過一根棒子,就向李秀寧衝過來。

雙方本是劍拔弩張、準備大打出手的人,見到這個場景,都麵麵相覷,還有憋不住,直接笑出了聲的。

“奇恥大辱!這是我長孫家的奇恥大辱,來人!給我弄他們——”長孫安業滿臉通紅,怒聲大吼道。他自己更是手持長劍,直奔李秀寧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