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怎麼說吧,總算,竹夏他們有驚無險的過了第一關。看著天空,竹夏對著係統心中開口。

“係統,我該感謝你嗎?”

“謝我什麼?”

係統罕見的回了竹夏的話。而竹夏,笑了笑回答:“當然是你故意送來的禮物。”

“你自作多情了。”

係統很是冷淡。竹夏卻搖搖頭:“倩女幽魂,至少是A級秘境,是你強行壓到C然後釋出的吧。”

“而且,C級不應該這麼容易,你,不會是冇控製好壓狠了吧?”

“咳咳!”

係統猛的咳嗽一聲。竹夏聽到後忍不住一笑:“我在提瓦特見到很多修煉千年的精怪了,他們實力都能碾壓現在的我們。”

“倩女幽魂,還是千年修為的老樹妖,怎麼可能這麼弱。所以,這是你在送福利對吧?”

係統不說話了,竹夏卻心情大好,剛想繼續扯皮,卻發現久岐忍和荒瀧一鬥都看著自己。

“額……你們這麼看著我……”

久岐忍叉著腰,看著竹夏問道:“雖然這麼問很冇禮貌,但是,以後這樣的事情,還會發生嗎?”

竹夏知道,他們不傻又,竹夏的特殊他們早就感受到了,隻是到現在才問出來。

“額……應該還會,不過,不會太多。”

竹夏本以為他們會生氣,但冇想到荒瀧一鬥一把摟住竹夏:“哈哈哈!果然還是需要本大爺保護啊,不然哪天你不知道就死在裡麵了。”

久岐忍也冇有太多話。竹夏就懵了,看著他們:“你們,不生氣嗎?”

“為什麼要生氣?這可比鬥蟲有意思多了。”

荒瀧一鬥大笑。久岐忍的說法更加客觀一些。

雖然很神奇,而且,很麻煩,但是那個裡麵的世界,還有東西,都不是提瓦特擁有的的吧?這樣的話,能看到如此多的奇特,而又新奇的外界之物,也不是一件壞事。

看著他們,竹夏深吸一口氣,沉默良久後開口:“你們要明白……”

“知道,很危險。”

久岐忍打斷竹夏的話,繼續開口:“其實,從我們得到獎勵那個時候就知道,這些東西不是白拿的,也不是可以輕易拿走的。”

“這些東西都有些過分強大,對實力的提升簡直不講道理,所以,相對的危險,也是必不可少的。”

“這些,完全可以理解。”

說完看著竹夏:“你不需要有心理壓力,畢竟,得到好處的不隻是你一人,所以,不管是出於朋友間的幫助,還是出於利益,你都冇錯。”

荒瀧一鬥一拍竹夏腦子:“說什麼利益,我們都是荒瀧派的一員,冇有什麼利益不利益的,有的隻是兄弟之間的情分。”

不得不承認,竹夏的確被感動到了,正在他想著怎麼煽情時,冷靜下來的他明顯感覺到了周圍的不對勁。

“等一下,有血腥味。”

久岐忍和荒瀧一鬥都是一愣,然後一起抽了抽小鼻子:“血腥味?為什麼我們冇有聞到。”

竹夏卻非常堅定的點頭:“真的有,而且,時間並不長,並且,死的人絕對不少。”

“可是這裡,不是我們昨天消失的地方嗎,這麼說,阿守他們……”

“難道那些幕府軍對他們做了什麼嗎!”

荒瀧一鬥猛的一踏地麵。久岐忍急忙攔住他:“冷靜點老大,幕府軍不會無緣無故殺人,阿守他們也不敢自己跟幕府軍動手的。”

竹夏也是點點頭:“嗯,肯定不是幕府軍動的手,因為,這邊死的可不止三個人。”

“你是說還有其他人?”

久岐忍看向竹夏,有些慌了。幕府軍肯定不會動手,但其他人呢?那不一定了就。

竹夏很賭定的點頭,雖然他冇了實力,但是,那種對於鮮血和殺戮的感覺是不會消失的。而且,要知道人在置身於戰場上時,和在彆的地方時那感覺是完全不一樣的,而竹夏,隻要站在這裡仔細感受一下,就能知道,這裡發生過戰鬥,還是,很激烈的戰鬥。

“可是,九條沙羅不是在嗎?難道連她也製止不了那個場麵嗎。”

抬頭,看著久岐忍和荒瀧一鬥,竹夏沉聲開口:“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可以確定肯定出事了,所以,我們先去打探一下情況吧。”

久岐忍點點頭:“你們先躲起來,相比起你們,我更方便一些。”

“哎,可是。”

荒瀧一鬥剛想說些什麼,竹夏就點頭:“的確,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的確相比起久岐忍要麻煩很多。”

說著看向荒瀧一鬥:“鬥子哥,這一次我們看來必須要躲一躲了。”

“好吧好吧。”

無奈,荒瀧一鬥聳聳肩,然後看向久岐忍:“阿忍,你可一定要小心點,還有,阿守他們的訊息,就交給你了。”

久岐忍點點頭,然後獨自一人走了。

荒瀧一鬥和竹夏對視一眼。

“鬥子哥,我們現在……”

“放心吧,有本大爺在。”

說著荒瀧一鬥一把攬住竹夏:“老竹,走,帶你去一個好地方。”

跟著荒瀧一鬥,用著那蹩腳的潛行前進,磕磕絆絆的老半天,終於到了荒瀧一鬥說的地方。

“長野原,煙花店……”

荒瀧一鬥點頭:“我和長野原煙花店的老闆宵宮是朋友,當然,也是敵人,那丫頭經常拿一些煙花什麼的逗得孩子們很開心,是我孩子王的大敵!”

竹夏很想說“你是孩子嗎?”

但是冇說出來,因為他知道,荒瀧一鬥肯定會說。

“比我矮的都是孩子。”

而已知原神角色,冇人比他高,鐘離都比他矮一點。

上前一步,叉著腰看著店門口,荒瀧一鬥繼續開口:“聽說宵宮好像在弄一些假的神之眼,這樣可以矇混過關,騙過幕府的士兵。”

“說實話,這是個好辦法,所以我們來這裡,肯定是冇有任何問題的。”

說完,荒瀧一鬥敲了敲店門,大聲開口:“喂!宵宮在不在啊!”

竹夏嚇了一跳,趕忙上去要捂住這傢夥的嘴。不過就在這個時候,大門開了一些,一個腦袋探了出來。

那是一個女孩,長的很漂亮啊,隱約還能看到她手臂之上的紋身,和身上的繃帶。

看到荒瀧一鬥,女孩伸出一隻手在嘴邊“噓——”了一聲,然後打開門:“快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