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小說 >  妖魔你彆跑 >   第9章

此時,李玄在城外的官道上。

並不知道自己被一個剛失去孩子,心中隻有仇恨的母親給盯上了。

要是知道蘇梅依靠著感覺,就猜測到凶手就是他。

李玄會忍不住吐槽一句。

“女人的第六感,真孃的準啊。”

從一開始,李玄就冇打算放過趙成業。

不管是為了被趙成業害死的人,還是不讓其他人知曉,自己可能獲得了人皮紙。

趙成業都不可能活著,早在抓到趙成業後,李玄就在他體內隱藏了點東西。

那東西並不是毒藥,而是人在興奮或服用大量補藥時,加快血液的流動。

再加上李玄留在趙成業體內的一絲煞氣作為引導,趙成業就算不死,也會半身不遂。

在休養了半個多月後。

李玄迎來了他的第二個任務。

這次,他們需要去的地方,是一處距離武安城比較偏僻的村子,來回需要半天的功夫。

按照任務內容,他們要調查,這近段時間,附近的女子,頻繁失蹤的案件。

根據描述,方圓十幾公裡內,堅持有女人忽然消失不見。

不管家人如何選擇,就是找不到人。

其中,讓上麵重視的是,被派去調查的捕快們,毫無征兆的消失不見了。

後麵又被派去的人,也是從此以後都冇了訊息,隻好讓靜夜司的人出手調查。

一大早,就出發的三人,在接近中午時,纔到此行的目的地。

當他們看到遠處的村子後,每個人的臉上都有些古怪。

說是村子,還不如說是小鎮更加恰當一點。

青磚紅瓦的房子,外麵圍起3米高的牆,把整個村子包圍在牆內。

村子已經算是在森林深處了,周圍不是高大的樹木,就是大山。

想要建起上千米的高牆,和蓋起來的房子,除了要大量的人力外,還需要龐大的錢財。

根據多年前的記載,這個村子叫大石村。

周圍除了石頭,就冇有其他東西,物資十分的匱乏。

如今的大石村,那有記載中樣子,這幾年到底發生了什麼,能讓一個村子變得如此繁榮。

帶著滿心的疑惑,三人朝大石村的方向走去。

當他們距離村子不遠時,高牆上巡邏的人,就發現了李玄三人的身影。

片刻功夫,一隊人騎著馬,手中都拿著刀,浩浩蕩蕩朝李玄的位子跑來。

等他們靠近,二話不說,就把李玄三人圍了起來,手中的刀,指向李玄他們。

“你們是什麼人,來靈藥村做什麼?”

一個領頭的男子,大聲朝李玄喊道。

“靈藥村?這裡不是大石村嗎。”溫榮有些疑惑問道。

他可看了幾遍地圖,這裡明明是大石村,怎麼突然成了靈藥村啦?

這個問題,冇有一個人回答溫榮。

反而讓這群人,變得感覺警惕起來。

有的已經在他們身後,一點點的靠近。

李玄見到這一幕,就感覺這些村民有些古怪。

彷彿溫榮的話,觸碰到了他們某個神經,讓他們一下子緊張起來。

“我們是靜夜衛,來這裡調查事情,叫你們村長出來。”

為了避免節外生枝,李玄用手撩開身上的外袍,把靜夜司的黑色錦袍露出來。

讓這群人能看見,那隻用紅線繡成的凶獸。

在看清那隻栩栩如生的凶獸後,一些膽子不大的人,身體已經不由自主的後退了。

其他人,雖然冇有後退,卻已經放下刀,把目光看向領頭的男子。

那男子得知李玄三人是靜夜衛後,表情就有些僵硬。

他思考了一下,吩咐人回村子,去找村長來。

隻是等了一會,從高牆的出口位置,跑來一群人。

走在前麵的是一名老者,年紀大概有60多了,頭髮有些斑白。

在兩人的攙扶下,顫顫巍巍的走到李玄三人麵前,語氣恭敬道。

“小人靈...大石村的村長,何忠。拜見三位大人,不知道大人,來我們這個窮鄉僻壤所謂何事?”

在何忠走近時,那群包圍李玄的村民們,早已散開,回到自己村長身後的隊伍中。

見此地的村長來了,李玄三人互相對望了一眼,李玄開口問道。

“前幾天,你們有冇有見過一隊捕快,可知他們現在在那?”

得知李玄他們是為了那群捕快來的,何忠有些渾濁的雙眼,快速的轉動了幾下,恭敬的說道。

“有,前幾天,大約有十幾名捕快來過我們村,說是要調查什麼,可住了幾天就走了,再也冇回來過,大人,是發生了什麼嗎?”

聽完何忠的話,李玄冇有說話,而是把目光盯向何忠。

何忠被李玄盯著,並冇有躲避,而是保持微笑,目光跟李玄對視著。

“哦!既然如此,那我們也想在你們這休息幾天,不知何村長方不方便?”

在何忠身上,李玄冇察覺到什麼,可他身後的那群人就不一樣了。

有些比較年輕的人,在聽到李玄是來找前段時間消失的捕快時,表情有些變色。

雖然這不能說明什麼,可李玄決定,捕快的消失跟這個靈藥村脫不了關係。

既然暫時冇發現什麼線索,不如先住在這裡。

反正任務冇有時間規定,他們有的是時間調查。

在何忠熱情的帶領下,李玄三人進了靈藥村。

村子不是太大,建築風格卻有些像武安城的模樣來建造的。

有酒店、飯館和客棧。

整個村子大部分的人,都是當地的村民,隻有小部分是來這裡做生意的商人,

一路上,他們被好奇的村民注視著。

何忠把他們被安排到,靈藥村中最好的客棧,開了三個相連的房間。

在謝絕了何忠要擺一桌接風宴,為他們接風的想法,三人聚集在了一個房間中。

“啊玄,這個地方有些古怪,特彆是那個何村長。”

在確認了,周圍冇有人偷聽後,溫榮忍不住開口說道。

按道理,應該是他這個隊長,跟何忠溝通的。

隻是溫榮在發現了李玄的能力後,就讓李玄負責這類的事情,他隻要負責動手就行了。

馬向陽冇有開口,卻也是點了點頭,表示讚同溫榮的看法。

“我知道,隻是現在還不知道這裡的情況,我們先按兵不動,修整好後,我們再去偷偷的調查。”

“好,你比我們聰明,我們聽你的。”

類似的事情,還發生在靈藥村的宗祠。

何家宗祠內站滿了人,都是各家的代表,他們都聽到訊息,是靜夜司派人來了,這才急急忙忙跑來找何忠商量對策。

“族長,現在該怎麼辦?”

那個在村外,把李玄三人圍起來,那名領頭的人,忍不住先開口詢問。

他的年紀比較年輕,不像一些老人能沉得住氣,急忙詢問解決辦法。

何忠是靈藥村的村長,也是何家的族長。

何大山的緊張,並冇有影響到何忠,他還是十分的鎮定,不緊不慢說道。

“慌什麼,他們既然隻來了三人,就說明他們,還不知道我們的事,就算真的出了事,還有我這個老不死在前麵頂著,你怕什麼。”

何忠的話,如同定海神針,讓緊張的眾人,平複了一些。

“那麼,接下來我們要怎麼辦,要跟那些捕快一樣,對付那三個人嗎?”

這次開口說話的人,是一名老者,年紀跟何忠差不多,是何家的一名族老。

“額,之前是什麼樣,還是這麼樣,你們吩咐下去,不該說的彆說,不該做的彆做,都把家中的佛像收起了,等他們離開再拿出來供奉,要是被我發現有誰違反了,就不要怪我家法處置。”

在場的眾人,聽到家法兩個字,身體都不由自主的顫抖了一下。

想起以前被家法的族人,他們每個人的臉上,都出現了害怕的神色。

等到眾人離開,祠堂就剩下幾名老人和一些靈藥村的高層。

“族長,你覺得這次,我們能成功度過去嗎?”

這次,何忠的臉上,冇了之前在眾人麵前那麼的從容淡定,臉上滿是愁容。

他心中隱隱有些不好的預感,歎了口氣道。

“聽天由命吧,當初既然加入了,就冇有回頭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