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小說 >  妖魔你彆跑 >   第7章

趙文山,趙家,家主最小的兒子。

同時也是趙家最有天賦的天才。

從小就檢查出了修煉資質,還是頂級的資質,被整個趙家,公認能帶領趙家更上一層樓的人。

如果說趙成業是泥潭中的泥鰍,那麼趙文山就是翱翔九天之上的真龍。

這種人,隻要中途不隕落,註定能走到武道巔峰。

十歲正式開始修煉,一年就到達融血後期,三年突破到洗髓境,六年晉級到洗髓後期。

如今已經二十歲的趙文山,已經是一名脫凡境的強者,脫離**凡胎,成就先天之體。

而趙家,修為最強的那位,也隻是一名脫凡境中期的大長老,年紀大約有100多歲了,冇有了進一步的可能。

趙文山年紀輕輕,就能到達脫凡境,可想而知他的天賦之高,不然也不會被青蓮劍宗的掌門,收為親傳弟子。

麵對隻有融血中期的李玄,趙文山自然瞧不上眼。

要不是李玄是靜夜司的人,剛纔那一擊,就能直接擊殺李玄。

“趙家!你們公然襲擊我們,是在挑釁我們靜夜司嗎?”

在得知對方是趙文山後,溫榮不得不站出來。

他是聽說過趙文山的,知道這是個十分妖孽的天才,自己三人肯定不是對方的對手,隻能搬出靜夜司,讓對方有所忌憚。

趙文山卻根本不接溫榮的話,語氣平淡道。

“襲擊你們,有什麼證據嗎?而且,你們算什麼東西,能代表靜夜司,我跟曹校尉可是好友,想來,他是不會看著朋友被人誣陷的吧。”

趙文山的話,完全是在顛倒黑白,在眾目睽睽下,還能說出如此不要臉的話。

說是這樣說,可在場的眾人,在得知了趙文山的身份後,一個個沉默起來,像是在驗證趙文山的話一般。

甚至有人看情況不對,偷偷的往後退,怕牽連到自己。

趙文山那毫無掩飾的嘲諷,讓李玄三人的臉色頓時陰沉。

“哈哈!表弟,是他們不分青紅皂白抓了我,還敢打我,快把他們都抓起來,我讓他們知道什麼是生不如死。”

受了一晚上屈辱的趙成業,見李玄三人被自己表弟震懾住了,立馬大笑著,朝趙文山喊道。

他要把受到的屈辱,加倍的還回去。

趙成業那冇見過大腦的話,讓在場的眾人,在看向他的目光中,都在看傻子一樣。

就連他的父母,在聽到他的話後,臉上也忍不住露出失望的神色。

“閉嘴!”

趙文山可不管趙成業是不是自己表哥,毫不客氣的嗬斥。

要不是看在二嬸的麵子上,他纔不會多看這個廢物表哥一眼。

把李玄三人殺了,不要說趙文山會不會聽從趙成業的話,就是想都冇有想過。

之前,他說的那些話,隻是想把蘇梅襲擊李玄的事,暫時壓下。

自己再去找那名曹校尉,讓他壓下此事,不讓靜夜司的人繼續追究。

但要是在眾目睽睽下殺了李玄他們,事情就不一樣了。

不要說他有個做校尉的朋友,就算有個指揮使的兄弟都冇用。

靜夜司不可辱,這是從屍山血海中建立起來的,不管是誰都不能踐踏。

隻要趙文山敢出手,他們趙家和青蓮劍派所有人,都見不到第二天的太陽。

“嗬!趙家果然豪橫無比,今天我算是見識到了,既然想要我們三人的命,那就過來拿吧。”

李玄剛纔也被趙文山的氣勢給震懾到了。

卻冇想到趙成業的話,讓李玄從震驚中回過神來,對著臉色冇有之前那麼平靜的趙文山嘲諷道。

想明白其中關鍵的李玄,自然不再懼怕趙文山。

他賭趙文山不敢對他出手,至少現在趙文山是不敢再對他動手的。

果然,聽到李玄的話,趙文山的臉色變了變,雙手握拳,卻隻是站在原地,目光冰冷的注視著李玄。

麵對趙文山眼神中的殺意,李玄卻是臉色平靜,跟他對視。

要是換成以前,李玄說不定會苟著,選擇暫時隱忍。

可有了金手指後,李玄相信,所謂的天才和妖孽,在開掛麪前都是狗屁。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

李玄相信自己會超越趙文山,隻要給他一些時間。

這次輪到趙文山那邊沉默了。

一時間,場麵卻是詭異的安靜,冇有一個人開口說話,生怕呼吸大一點,就會打破平衡。

最後還是蘇梅忍不住,跑到趙成業麵前,幫他解開繩子,帶人朝城內走去。

整個過程,李玄不僅冇有出聲,也冇有阻攔的意思。

他們知道有趙文山在,想要阻攔,也是阻攔不了的。

就算把趙成業帶回衙門,最多關上一段時間,最後還是會被趙家的人救出來,冇有什麼意義。

李玄望著離去的趙文山,嘴角露出一絲微笑,低聲說了一句不屬於這個世界的語言。

....

幾日後。

李玄盤腿坐在床上,胸口規律的起伏著。

等體內的靈力運行完一週天後,李玄緩慢的睜開雙眼。

幾天的修養,終於把體內的傷勢修複了,同時五臟六腑也比之前強了不少,對以後脫凡境的修煉,有著不小的幫助。

跟趙文山發生衝突後,李玄三人就回到了靜夜司,把任務內容仔細報告上去,同時說了城門外發生的事。

上麵讓李玄他們先回去,說是會給他們一個交代,卻遲遲冇有資訊。

領取任務獎勵的500兩銀子和100點積分。

李玄去購買了兩瓶鍛體丹,就回到自己房間安心養傷和修煉。

“咚咚咚!”

正當李玄想起來修煉一下刀法時,門外傳來敲門聲。

李玄有些警惕的開了門,就看到一名同樣穿著靜夜衛裝扮男子,站在門外。

此人年齡大約30多,一臉的精明,正一臉笑容的看著李玄。

“你是?”

男子冇有回答李玄的問題,而是先把手中的木盒遞到李玄麵前,這才說道。

“我是第七小隊的隊長,這是趙家給你的補償,讓你不要再追究。”

聽到男子的話,李玄冇有去接盒子,而是皺了皺眉毛,語氣不悅道。

“我不接受什麼補償,你拿回去還給他們吧。”

說完,就想關上門,卻被男子一隻手頂住,不管李玄這麼用力,就是紋絲不動。

“嗬嗬,正所謂,冤家宜解不宜結,何必為一件小事,傷了大家的和氣,東西你拿著,曹校尉已經幫你跟趙家達成和解了。”

男子說完,不理臉色難看的李玄,把木盒丟進屋內,轉身離開。

看著離去的男子,李玄雙眼滿是寒光,雙拳緊握,牙齒咬的咯咯作響。

站了一會,李玄關上了門,表情也變得平靜了許多。

這一刻,讓李玄更加情緒的感受到,什麼是強者為尊,弱肉強食。

那因為自己的特殊,而來的優越感,此時被徹底打醒。

實力不如人,就隻能被欺淩。

丟在地上的盒子,一枚白色晶體和兩瓶丹藥,被摔出了盒子。

白色晶體是靈晶,是靈氣高度濃縮後,形成的一種晶體。

在修煉時,手拿靈晶,能加快修煉速度,是難得的好東西。

那兩瓶丹藥是鍛體丹,品質比李玄在靜夜司兌換的鍛體丹的品質差一點。

看著兩樣東西,李玄露出一個滲人的微笑。

重新做回床上,李玄從懷中取出一張薄紙,上麵寫著密密麻麻的蠅頭小字。

那紙十分古怪,不是像是紙。

摸上去十分冰涼,表麵光滑,一點也不像紙,更像是...皮膚!

這種觸感,十分像人的皮膚,隻是作成紙的樣子。

上麵記載著一門異術,叫紮紙術。

能用紙和竹子,紮出媲美修武者的紙人。

當然,使用的材料越高級,紮出來的紙人也越厲害。

普通的紙人,就有銅皮鐵骨,一般修武者根本破不了防。

等紮紙術修煉到顛頂,紮出滿天諸神,擁有仙神一般的力量,也不是冇有可能。

這張人皮紙,是李玄從趙成業身上搜到的。

李玄也冇想到,一個不能修煉的廢物,身上居然還有這種寶貝。

直到李玄看完上麵的資訊,才知道趙成業為什麼會隨身帶著,還縫在不起眼的衣縫中。

要不是李玄搜的夠仔細,還真的會忽略過去。

上麵有一種方法,能讓普通人也能修煉。

這個方法,需要製作一個本命紙人,依靠本命紙人吸收的靈氣,再轉化主人能承受的靈力,一點點的反饋給主人。

這種修煉方法十分慢,還要擔心紙人噬主的風險。

製作本命紙人的方法,十分的繁瑣,需要用到的紙,就需要用到人皮紙。

拿出人皮紙,自然不是修煉本命紙人,那個東西對他有些雞肋。

李玄看中的是,裡麵其他秘術,和一些特殊的紙人。

那些秘術,有許多方法十分的血腥殘忍,李玄原本是不打算修煉的。

可剛纔的事情,讓李玄明白,他還隻是一個在底層掙紮的螻蟻,有什麼資格挑三揀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