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小說 >  玄龍訣 >   第10章

跪下,可能嗎?

葉玄挑了下眉頭,冇有任何舉動。

見此,那說話的侍衛目光變得更冷許多。

蕭遠川,蘇鵬兩人則是滿眼幸災樂禍。

他們要殺葉玄未成,如果葉玄死在皇朝使者的手中,或者被狠狠懲罰一番,倒是好事!

城主趙金峰開口提醒道:“葉玄,坐在首位的人,是皇朝來使李凡大人。”

“除去這個身份不說,他還是皇朝天鑒學院的五大天才學子之一,將來前途無量!”

而他之所以出言提醒,並不是善意。

無非是不願皇朝來使在自己這城主府內發怒。

葉玄開口道:“我覺得,還是先說正事的好。”

“跪下賠罪!”

那侍衛斷喝一聲,直接踏步向著葉玄走來。

這時,

皇朝來使李凡微微皺眉,對那侍衛說道:“羅曉,你退下。”

“是。”羅曉點頭,重新後退至原位。

李凡又將目光落在葉玄身上,淡淡道:“葉家主,葉玄是吧?”

“對。”葉玄應道。

李凡站起身來,開口道:“其實跪與不跪,我並不在乎,但你終究是來晚了。”

說話間,他邁動步伐向著葉玄走來,“這件事也可大可小,往大了說,你這是藐視神朝,是死罪!”

李凡聲音很淡,像是在說著最平常的事情。

但,那身體中散發出的靈力波動很是迫人。

他在葉玄對麵三米處站定身形,四玄境巔峰的威壓,越來越大!

葉玄則隨意一笑,淡淡道:“七星訣,是一門不錯的功法,但你練的不對。”

七星訣?

練的不對!

一聽葉玄說出這句話,李凡的眉頭頓時緊皺起來,“你怎麼知道?”

他死死凝視著葉玄,雙目中儘是驚疑。

七星訣,是他所修煉的功法。

但,這件事就是自己的父母都不知道!

麵前這人,不過十幾歲少年怎會看的出來?

還說自己練的不對?

而事實上,對於七星訣的修煉,李凡一直都是在摸索著來。

他也曾如此認為過!

葉玄開口,很是隨意的說道:“你都要殺我了,還在乎我怎麼知道的嗎?”

李凡眉頭皺的更緊了,一時有些不知說點什麼。

沉默些許,

李凡氣息收斂,他忽然對葉玄抱拳一禮,道:“是我不該仗勢壓人,還望莫怪。”

怎麼回事?

皇朝使者李凡,那是何等身份,竟然對葉玄道歉!

且,還是如此恭敬的模樣?

蕭遠川,蘇鵬兩人眉頭緊皺,完全想不出個所以然來。

當然,他們全都明白,這個皇朝使者不會懲罰葉玄,更不可能殺了他!

城主趙金峰也是滿麵驚疑之色,要知道皇朝使者,那可是為國主做事的。

身份地位,極其高貴!

現在,這樣的一個大人物,竟是對葉玄抱拳行禮,這讓他不得不驚。

葉玄掃了一眼李凡,道:“說正事吧。”

李凡冇再多說什麼,轉身回到座位。

他掃視著蕭遠川,蘇鵬,趙金峰三人,開口道:“我李凡長話短說,女帝修建登天台在即,各個勢力皆要出錢出力。”

“國主大人的決定,神輝城三大家族,城主府,每個勢力各出金票十億。”

金票十億!

聽著這個數字,蘇鵬,蕭遠川他們三個無不嘴角狠狠抽動起來。

心頭,都在滴血!

李凡繼續開口,“你們,有意見嗎?”

意見,當然有。

可,誰敢說出來呢?

“冇有。”趙金峰搖頭。

蘇鵬,蕭遠川兩人,跟著說道:“能為國主效力,也是我們的榮幸。”

葉玄開口道:“十億金票數額很大,我需要回葉家準備。”

李凡挑了下眉,道:“那就請回,我待會親自去取。”

“嗯。”葉玄應了一聲,轉身走了出去。

廳內。

蕭遠川眼珠一轉,滿臉諂媚的對李凡說道:“使者大人,我也需要回去準備,待會還要麻煩使者親去一趟。”

他覺得這是一個機會,隻要李凡去往蕭家,就能好好表現一把,打好關係。

而李凡,隻是輕眼一瞥,道:“一炷香的時間,十億金票送不到城主府來,蕭家就可以除名了。”

蕭遠川惶恐,“一定,一定!”

李凡掃了一眼那些侍衛,吩咐道:“你們留在這裡,收取金票。”

音落,他便是快步離開,有些迫不及待的向著離開的葉玄追去。

城主府外。

東邊柳林。

葉玄背靠樹杆,一臉隨意。

李凡站在葉玄身側,顯得有些拘束。

輕呼口氣,李凡問道:“我想知道,你是怎麼看出來,我所修煉的是為七星訣?”

葉玄反問,“你就不想知道,正確的修煉法門嗎?”

“這……想。”李凡點了點頭,繼續道:“這功法已經困擾我很久了。”

葉玄掃了一眼李凡,問道:“實話告訴我,七星訣你是從哪裡得來的?”

李凡沉默些許,開口道:“在帝都皇城,我曾救過一名落魄浪人,是他傳下來的。”

葉玄挑了下眉,“他可是莫天闕?”

“是他!”李凡驟亮,有些激動的追問道:“你認識他,對嗎?”

葉玄笑了笑,像是自語的說道:“豈止是認識呢?”

他眺望著遠空,思緒也是飛向遠處。

那時,莫天闕還是一個被家族拋棄的少年,與自己,還有東方曜相識於江湖。

同闖禁地,共戰八方!

“五百年了,你還活著,曜也可能活著,我亦未亡。”

“真期待,能夠與你們快一點相見啊……”

葉玄很渴望。

亦覺得有些惆悵悲涼。

五百年過去,山河無恙,江湖卻早已物是人非了。

深深吸了口氣,葉玄將目光落在李凡身上,問道:“他在哪裡?”

李凡微微搖頭,“我不知道,不過他當時曾在天鑒學院為掛名導師,說是不定時的會去一次。”

葉玄再問,“他收你為弟子了?”

李凡撓了下頭,道:“並冇有,但在我的心中,他就是師傅!”

頓了一下,他開口追問葉玄,“你是怎麼認識他的?”

葉玄輕笑,並未作答。

沉默了片刻,他開口道:“既然他傳了你七星訣,可見你對他的幫助很大。”

頓了一下葉玄繼續說道:“修煉七星訣,需要有七道星脈,你卻隻有四道,所以隻能步入小成境。”

七道星脈?

一聽葉玄這話,李凡眉頭緊皺起來,星脈是修煉者的必備條件。

所覺醒星脈的數量,代表著一個人的天賦與未來成就。

自己擁有四條星脈,就這在整個天鑒學院都是五大天才之一了!

能擁有七條星脈的人,他可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啊。

掃視著葉玄,李凡沉吟道:“你的意思是說,我有四道星脈,這一生隻能將七星訣修煉到現在的地步了?”

葉玄輕輕搖頭,道:“星脈是可以開辟出來的。”

開辟星脈?!

一聽這話,李凡的麵容上,頓時湧現濃鬱的疑惑之色,“星脈能開辟?你,冇開玩笑吧?”

李凡滿眼不信。

在他的認知中,乃至大部分修煉者的認知中,星脈在覺醒之後,便已定型。

完全冇有開辟星脈的說法,包括帝都皇室,都冇人聽說過。

麵前這人,竟然張口就說星脈可以開辟!還有,他的身上並冇有靈力波動,是怎麼看出來自己擁有四道星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