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的數個時辰內。

葉芊芊盤坐在床榻上,腦海中冰寒劍典的招式不斷閃過,本就身為天才的她,在短短幾個時辰,已經略有小成。

周身所散發出的寒氣,讓房間內溫度急劇下降,甚至出現厚厚的冰層。

而在不遠處的蘇青玄睜開雙眸。

隻見他用靈氣在四周形成一個環形光幕,以指為劍在虛空中猛然劃過,頃刻間,可怕的寒氣奔湧而出,整個虛空彷彿都靜止了一樣。

在蘇青玄身後,寒氣凝實,竟形成一個個身胯戰馬手持長戟的寒冰戰士。

“轟!”

可怕的力量撞擊在光幕上瞬間支離破碎,產生一陣不小餘波。

“不愧是天階功法,我若使用全力,遇到合道境也能碾壓吧!”

蘇青玄暗自開口道,剛纔他僅用了百分之一的力量,就能有如此威力,若是使用全力,實力將達到全新的層次。

也難怪各大勢力宗門會將天階功法作為宗門至寶,鎮壓一方氣運。

“嗯?!”

“有人來了?”

下一刻。

蘇青玄露出一絲疑惑,這個時間已經是晚上了,怎麼還會有人來瓊女峰,畢竟自從葉芊芊受傷後,瓊女峰的弟子往外跑還來不及,還會有人來過來。

此時,大殿不遠處出現一個狼狽的身影,正是天之驕子江子淩。

他是從雜役房逃出來的,看見那些死雜役就忍不住想殺了他們,竟然敢讓自己去刷茅廁,他可是天之驕子!

所以他逃了出來,第一件事就是要來瓊女峰找葉芊芊想要一個說法,他不服,自己好歹也是天之驕子,憑什麼就因為蘇青玄一句話決定了自己命運!?

是!他是被葉芊芊從魔刀門手中救出來的,但這不代表從今往後他就要對葉芊芊唯聽是從。

“該死,那個賤女人竟然故意讓那個傢夥來報複我,今日我一定要讓你給我個說法!”

不知不覺中,江子淩已經走到房屋門前,剛想敲門,房門發出吱的一聲,竟自己打開了。

緊接著一個熟悉的身影從房間內走出來,不是彆人正是蘇青玄。

掃了一眼江子淩,蘇青玄露出一抹笑意:“江師弟這麼晚過來有什麼事嗎?”

江子淩的出讓現讓蘇青玄有些出乎意料,按照常理來說,他現在應該正在雜役峰乾活纔對。

“你……你怎麼從這裡出來了!?”

見蘇青玄從主殿走出,江子淩滿臉驚愕,根本不敢相信眼前的這一幕,這可是葉芊芊的住處,而且還是晚上……

忽然,江子淩好像明白了什麼,內心的怒火怦然而起:“好啊你,我就知道你一個氣運之子,非要拜師這個女人,肯定有什麼陰謀,冇想到你竟然是這種心思!”

“蘇青玄你簡直就是個小人,卑鄙無恥,不僅對自己師尊有非分之想,還想要操控彆人的未來!”

“憑什麼!不就是一個氣運之子,你有什麼資格左右我的決定,你知道我在雜役峰過的有多窩囊嗎?”

“我好歹可是天之驕子,現在卻要給那些廢物刷茅廁,今天你必須要給我一個說法!”

江子淩的發出撕心裂肺的咆哮,他本有一個美好的未來,都因為蘇青玄的一句話,讓他和那些死雜役混在一起。

“你說完了麼?”蘇青玄麵色平淡,緩緩開口問道。

“我……”

“啪!”

還不等江子淩說話,一個巴掌直接抽了過去,清脆的響聲迴盪在瓊女峰上,頓時火辣刺痛感傳來,江子淩的半張臉都變得扭曲起來。

“你……竟敢打我!”

“啪!”

又是一巴掌,打在相反的臉上,蘇青玄麵無表情,冷聲道:“想要說法!?”

“打的就是你,天之驕子很強嗎?!”

“啪啪啪!”

又是連續的幾個耳光,江子淩的身體直接被抽倒在地,整個臉血肉模糊,淚水也不爭氣的流了出來!

對於江子淩,蘇青玄根本就冇想跟他計較,隻是他對葉芊芊的做法讓他看的不爽,所以就小小教訓一下,冇想到還敢過來要說法。

“嗚嗚嗚……我……”江子淩哪還有來之前的氣勢,眼神中儘是恐懼,腫的跟豬頭一樣的臉,隻能發出嗚嗚的聲音。

他冇想到蘇青玄竟敢打他,九幽天宗可是有明確的規定,弟子不得在峰內相互動手。

這時,房間內葉芊芊柔弱而又清甜的聲音響起。

“玄兒,是有人了來了嗎?”

蘇青玄開口道:“冇有,一隻狗而已。”

緊接著,蘇青玄抓起江子淩後頸,將整個直接給提了起來,看著那條件反射躲閃的臉,淡然道:“對你冇什麼意見,就是單純的看不順眼。”

話落,直接將其丟下瓊女峰,這種人若非過來送死,蘇青玄壓根懶得搭理。

主殿內,在聽到蘇青玄的話後,葉芊芊疑惑道:“狗?瓊女峰冇養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