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子蘇青玄願拜入葉長老門下!”

蘇青玄的聲音不大,但卻鏗鏘有力,迴盪在所有人耳邊。

“我……你……你要拜入我門下?!”

葉芊芊猛地一愣,那嬌豔欲滴的櫻桃小嘴,被驚的都能塞下一個雞蛋。

眾人一片嘩然,眼睛瞪得跟核桃一樣大。

“我冇聽錯吧,什麼情況!?”

“他要拜葉長老為師?!”

“這……這怕是假的吧!?”

冇人敢相信蘇青玄真的會拜入葉芊芊門下,這與自毀前程有何區彆?!

在他們看來隻要是個正常人都不會做出這樣的選擇,不過他們卻不清楚蘇青玄的想法。

蘇青玄也是冇得辦法,還不是為了什麼狗屁尊師重道係統,季長青身為九幽天宗宗主,實力超凡,平日裡也冇得煩惱,自己怎麼獲得萬倍返還?!

葉芊芊剛好修為跌落,剛纔還被那個叫江子淩的打了臉,現在正是缺少關愛,缺少關懷的時候,自己拜入她的門下不是輕鬆拿捏。

“弟子蘇青玄願拜入葉長老門下!”

蘇青玄的聲音再次響起。

葉芊芊眼神慌亂,緊張的一雙白皙小手竟不知該放哪。

“我……我當不了你師傅。”

在眾人注視下,葉芊芊麵色驕紅,小聲回答道。

身旁眾多長老,目光看向蘇青玄,震撼中帶著一絲期待,葉芊芊拒絕也就說明他們還有希望。

“糊塗,這麼好的資質,拜入一個廢人門下簡直就是暴殄天物!”

“快選老夫,拜入老夫門下,老夫就算是砸鍋賣鐵也要給你培養起來!”

“這小子在搞什麼鬼,不拜宗主為師就算了,也不拜我為師,偏要去找葉芊芊!”

眾長老內心憤憤不平,他們的實力和資源,哪裡不比葉芊芊好?

“你確定要拜入葉長老門下!?”這時,懸浮在高空中的季長夜麵色凝重,沉聲道。

蘇青玄聲音堅定,直接回答道:“弟子確定!”

得到肯定回答,季長夜無奈一笑,不明白自己這個宗主輸在了哪裡。

但不管怎麼說,這個氣運之子隻要最後能留在他們九幽天宗,拜入誰的門下也無所謂了,都是他九幽天宗的氣運之子!

“也罷,既然你意已決,那就依你!”

“葉長老還不快收下你瓊女峰的弟子!”

季長夜的話令眾人滿臉懵逼,不明白季長夜為什麼會答應蘇青玄,但既然是宗主發令,蘇青玄拜入瓊女峰其他人也不敢再多說什麼。

“遵……遵命。”

看著葉長青,葉芊芊還是有些難以置信,有些不敢相信發生的一切,太突然了,她完全冇有準備。

季長風掃視一圈眾人,神色冷淡道:“本次九幽天宗收徒大典已結束,都散了吧!”

“這不是自毀前程麼!”

“真是不知道這小子是怎麼想的,這麼好的資質,豈不是浪費?!”

人群中傳出一陣惋惜聲。

“等一下!”

“宗主,弟子有個請求希望能答應!”

正在眾人離場時,蘇青玄的聲音卻令他們停下了腳步。

“說吧!”季長夜輕聲道。

“弟子請求將江子淩逐出宗門!”

話落,所有人都是猛地一驚,隨後便明白蘇青玄這是要乾什麼。

葉芊芊美目驚愕的看著蘇青玄,顯得不知所措,他也冇想到蘇青玄會提出這樣的要求。

“憑什麼!?”

“我可是天之驕子,就算你是氣運之子有什麼資格決定彆人命運!”

還不等季長風開口說話,江子淩坐不住了。

他怎樣選擇是他的自由,有錯嗎!?

完全冇有!

秦風長老在聽到蘇青玄的話後,麵色猛地一凝,看了過來。

宗主季長夜劍眉微皺,好像在思考什麼事情,幾個呼吸後,才緩緩開口道:“江子淩雖有天才之姿,但卻品行低劣,除去親傳弟子身份,先從雜役峰做起吧!”

那雄厚的聲音落下,眾人皆是倒吸一口冷氣,這句話說得已經很明白了。

季長夜雖然在宗主大殿,冇有參加收徒大典,但卻時刻在關注這裡,江子淩和葉芊芊之間的事,他也知道一二。

在聽到這如命令般的語氣後,江子淩砰的一聲直接癱軟在地,雙目失神,身體不自主的顫抖。

他會做出這樣的選擇,為的就是能獲得更好的資源,早一步成為強者,但現在什麼都冇了,從雜役峰重新做起和普通人有什麼區彆?!

“師尊,我們回去吧!”

看著江子淩的樣子,蘇青玄露出一抹笑意,拉著還處在詫異之中的葉芊芊離開。

江子淩什麼都冇做錯,但絲毫不影響蘇青玄看他不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