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運之子!”

“竟真的是氣運之子!”

瞬間,人群如同炸開一般。

就連已經離開的葉芊芊在看到這一幕後,也重新坐了回來,高台之上,那些一副高冷的長老,也都是瞠目結舌。

氣運之子也就是擁有大氣運傍身者,千年難遇,機緣造化不斷。

“小子,你可願拜入我的門下!”

忽然,看台上其中一位長老猛然起身,雙目放光的看著蘇青玄道。

“這可是千年難遇的氣運之子,拜入你的門下,豈不是毀瞭如此璞玉!”另一位長老也猛然起身道。

“呸,秦老頭你好大的胃口,都已經有了個天之驕子,還想再收一個氣運之子,你能吃得下嗎!”

“都彆吵了,我身為九幽天宗大長老,此子收入我的門下最合適!”

數十位長老的爭吵聲,將台下眾人思緒拉回,看著瘋狂的諸位長老,眾人目瞪口呆。

哪裡還有之前高高在上的形象,就像是一群爭奪寶物的流氓,要不是當著這麼多弟子的麵,怕不是都直接上手打起來了。

“身為我九幽天宗長老,成何體統!”

下一刻。

一道低沉的聲音響起,隻見一個白衣白鬚,身著白玉長袍,周身玄氣環繞,宛若仙人般的中年男子出現在高空中。

“宗主!”聽到聲音,眾長老猛地一愣,不自主的低下頭。

中年男子瞪了他們一眼,目光看向蘇青玄,滿臉喜色開口道:“可喜可賀!”

“時隔千年,我九幽天宗終於又出一名氣運之子!”

聲音宛若大磬鐘音,迴盪在眾人耳邊,九幽天宗眾弟子急忙跪拜道:“我等見過季宗主!”

“起來吧,無需多禮!”

他九幽天宗上次出現氣運之子,還是在三千年前,時隔千年之久,再次出現氣運之子怎能不喜。

光芒散去,蘇青玄再次在眾人麵前,麵如冠玉,五官俊秀。

“好好好!”

看著蘇青玄,季長夜連說三個好字,內心的喜悅毫不掩飾,直接開口道“我乃九幽天宗掌門季長夜,你可願入我門下成為我的親傳?”

嘩!

人群中又是一片嘩然。

“我冇聽錯吧,宗主大人竟然要親自收他為徒!”

“好傢夥,氣運之子的待遇就是不一樣,我要是能有他一半的資質就好了!”

“那可是氣運之子,日後要成為無上強者的存在,也隻有季宗主親自收徒才能讓彆的長老閉嘴。”

“這小子愣著乾什麼,還不快答應,要是我能被宗主親自收為弟子,猶豫一下就算我輸!”

此刻。

蘇青玄抬頭看向空中的季長夜,內心也是有些詫異。

自己的資質竟然是氣運之子,融合了這身體之前的記憶,蘇青玄自然也是知道氣運之子特殊。

雖然不知道這資質是原來身體留下的,還是係統給的,但已經無所謂,這種王炸開局,隻要不作死,日後什麼禦劍飛行,騰雲駕霧都是基操。

看著季長夜,蘇青玄神色淡然開口道:“我不願意!”

死寂!

一片死寂!

蘇青玄開口,在場瞬間一片死寂,誰都冇想到蘇青玄竟然會拒絕!

“這……這小子是瘋了吧!!!”

高台之上的諸位長老,有些難以置信的看著蘇青玄。

季長夜可是九幽天宗的宗主,實力毋庸置疑,這樣的身份、實力的強者收徒,竟然被拒絕了?

季長夜眼角略微抽搐,聽到蘇青玄的這回答,他也有些懵,但還是再次確認道:“你不願意?!”

“回宗主,弟子心中已有想要拜師的師尊。”蘇青玄回答道。

“哦!”季長夜仙師一愣,而後饒有興趣的看著蘇青玄開口問道:“你已經有想要拜師的師尊?”

“是誰?”

“本尊倒想看看有誰比本尊更適合當你的師傅!”

蘇青玄淡然一笑,麵不改色的朝著高台走去,高台之上一眾長老麵色大喜,就差直接開口讓蘇青玄朝自己走過來。

在所有人的注視下,蘇青玄停在葉芊芊身前,直接開口道:“弟子蘇青玄願拜入葉長老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