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小說 >  項雲峰 >   第1694章

-

我狐疑問:“把頭你的意思是海鬆木?古代有海鬆木?”

把頭點頭:“海鬆很早就有,在古代往往被人用來做菸鬥,你們看,這東西被大火燒了這麼久才露出了原本色。”

海鬆外號叫避火木,就是因為它根本燒不著,這種木頭號稱有極快的散熱能力和極強的阻燃能力,在古代都被用來做水龍車。

眼看太陽即將下山,我急了,不管怎麼樣,今天晚上,我絕不想在看到這東西!

我匆忙跑去二樓雜物間找到了把斧頭,下來掄起斧頭對著木偶一頓猛砍!我邊砍邊紅著眼罵:“草x媽的!想搞我們!老子先弄死你!”

我模樣可能有些嚇到小萱了,但我並不在乎,很快把木人砍成了好幾段。

這東西,冇見過實物的人可能難以想象,甚至或許有年輕人認為它就是個真人身高的大手辦,錯了.....誰想看看的去河北博物館,那裡有兩具這東西,盯著木偶臉認真看五分鐘,我保你晚上睡覺做夢。

我找來三個麻袋,把木偶的胳膊腿分開裝裡頭,隨後我和魚哥分頭去扔。

魚哥扔到了很遠的地方。

而我把腳扔進了一家人菜地裡,把頭扔到了村南頭一口廢棄的水井裡,讓它們身首分離,永不相見。

回來後已是晚8點多,我把觀音吊墜一人分了一個,囑咐大傢夥都帶上,不管有冇有用,就當圖個心安。

10點多,我躺下矇頭睡覺,又做了個夢。

我夢到了那口水井,井裡像開鍋了一樣咕嘟咕嘟冒泡,幾秒鐘後,一個長頭髮女人的頭,緩緩浮了上來。

我被噩夢驚醒,後背出了一層汗。

晚上開著燈睡覺,我當下起來靠住枕頭,點了根菸壓驚。

“邦邦邦!邦邦邦!”

“誰!”

我雖然睡二樓,但聽的清清楚楚,這是有人在拍招待所大門的門環兒。

我們所有人都在屋裡睡,這麼晚了.....誰會來敲大門?

“邦邦邦!邦邦邦!”

還在不停敲。

我一個人不敢下樓,就拿上手電去叫魚哥。

魚哥起初還睡眼惺忪,當他聽到敲門聲後清醒了。

魚哥皺眉問我:“這是誰在敲門?”

我小聲說肯定不是我們的人,我們幾個都在屋裡。

“走,下去看看。”

下樓梯到院裡,看著上著鎖的大鐵門,魚哥大聲問:“這麼晚了,誰啊?”

過了幾秒鐘,大門外傳來一道聲音。

“是我,怎麼我的聲音你們都聽不出來了?”

魚哥立即冷聲喝道:“誰知道你是誰!不認識你!彆在敲門了!趕緊走!”

我緊緊拽住了魚哥胳膊。

“怎麼了?”

我驚恐的望了魚哥一眼,又看了看關著的大門,顫聲說:“魚...魚哥,這是老福的聲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