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小說 >  西遊後傳之轉世重修 >   第8章

這一聲來的太突然,人群不禁一陣騷動,眾修士都在憋著一口氣。終於有人出頭,有的心生佩服,有的幸災樂禍……

若凡心裡也不由一愕,以前他在內門,外門欺男霸女,很少有人敢招惹他,這天這是怎麼了?哪裡冒出來個愣頭青?

定晴看去,見說話之人已站在自己麵前,隻不過是一個練氣大圓滿境界的小修士,若凡氣極而笑,陰陰地說道:“我道是誰有這麼大的膽子敢衝撞於我?原來真是一個愣頭青!既然你也想找死,那我便成全你。”言罷,揮了一下手,身後一個內門弟子應聲而出,二話不說,一劍向孫乾刺來。

那名內門弟子,築基中期的修為,這一劍,靈氣四射,帶著破空聲,速度極快,眨眼間便到了孫乾身前。

人群中,有的修士已搖頭歎息,築基中期對付一個練氣大圓滿境界,如此狠辣的一劍,那個小修士必死無疑。大家在佩服他的勇氣可嘉的同時,也不禁惋惜,如此一個嫉惡如仇的小修士,就要慘死在劍下。

眾人想象中的利劍入體的聲音並冇有出現,反而聞得“呯”的一聲,但見那出劍的內門弟子已經倒飛了出去,出劍的手臂上被一道黑色的雷電纏繞,此時已焦黑如炭,看來,這條手臂是保不住了。

一拳,技驚全場。

“這個小修士怎麼做到的?整整差了快一個大境界,他居然一招就傷了那個內門弟子!新學員中還有如此狠角色?”外門弟子中,一個身形魁梧的築基中期的修士心中驚歎連連,他叫魁良,外門的精英弟子。

眾人的思緒未平之時,那個倒飛而回的內門弟子己果絕地自斬一臂,否則雷電入體,他性命不保。

若凡臉色陰沉,知道今天碰見了硬茬,此事怕難以善了,索性心下一橫,跟身旁的幾個內門弟子使了個眼色,幾人一起縱身向孫乾攻了過來。

七人,五個築基中期,一個築基後期,再加上若凡築基大圓滿,陣容不可謂不強。

七柄靈劍,乃是內門弟子的標準配戴。七劍自不同方向,整齊劃一,劍尖上靈氣纏繞,如七道電光激射而來,直指孫乾。

“這些內門弟子也太不要臉了,欺負一個練氣境的新學員,竟然連劍陣都用上了。”有的外門弟子認出了若凡七人的攻擊方式。

七柄靈劍組成的劍陣己完全把孫乾罩在中間,劍陣內看似七把靈劍,其實己帶動數以千計的劍氣,劍氣化形,在陣外望去,好似足有上千柄靈劍刺向孫乾,彆說孫乾一個練氣大圓滿境界,就算是築基大圓滿的修士,一不小心也會隕落在劍陣中。

身在劍陣中,孫乾也是感到壓力很大,心中暗付道:“真是看得起俺老孫,一群築基境界的修士,本來修為就高於老孫,還用劍陣來對付我,真是想殺我立威啊!,既然你們如此狠毒,可彆怪俺老孫無情。”

心想於此,孫乾不再有所保留,一連擊出數拳,拳拳雷電迸射,大部分劍氣被黑色雷電擊散。但孫乾也不好受,數道劍氣擦身而過,留下了大大小小不少傷口,一身衣衫,此時已是血跡斑斑。

“這個小修士,在如此劍陣中能堅持這麼久,真是不簡單。”魁良心中暗讚道。他本想相助一二,可怎奈修為有限,去了也於事無補,隻能靜觀其變,暗暗為孫乾打氣鼓勁。

若凡見自己七人組成的劍陣,久攻不下一個小修士,心裡也有些著急,心裡暗道:“這小子真是個另類,這哪還像一個練氣境的小修士,如果今天不除掉他,放任他成長起來,必是後患無窮。”

下了狠心之後,若凡手中的靈劍忽的烈焰騰騰,由靈氣推動的靈火不斷地自劍體向外蔓延。組成劍陣的另外幾名內門弟子會意,也各自馭動自己的靈劍騰起烈焰。

刹時間,七柄靈劍帶起一片火海,把孫乾圍在了中間。

孫乾也明白這是最後一搏了,也是他和劍陣的終極對撞,成敗在此一舉。

就在靈火組成的火海馬上就要把孫乾吞冇之際,孫乾猛然騰空而起,瞬間向火海擊出一拳,一拳之後,便是漫天的拳影緊隨其後,而且拳拳疊加。每個拳鋒之間,黑色的雷電相間其中,形成了一個以拳影帶動的雷電的海洋,翻騰著向四周的火海滾滾而去。

當黑色的雷電之海和火海相碰撞的一瞬間,濺起了漫天的火花,照亮了夜晚蜀山之下的那片陰暗。

火花在不停飛濺著,雷海終於爆發出混元劫雷的威力,數十道粗大黑色雷電在雷海中終於生成,一聲爆響之後,激射而出。

“呯”“呯”之聲不絕於耳,七柄靈劍被混元劫雷擊得紛紛爆碎開來,馭劍的七人也未得倖免,每人都被數道雷電擊中,慘叫著倒飛而去。

當一切歸於平靜後,現場一片狼藉。

地麵上大大小小數十個深坑,那都是混元劫雷留下的,深坑的外圍躺著內門的六個弟子,渾身上下如焦炭般,此時正哀叫連連。

深坑的邊緣勉強地站著一人,雖然比那六名內門弟子長相好些,但也是衣衫襤褸,麵目全非。此時正瞪著一雙驚恐的眼睛,不知所措,正是剛纔還不可一世的吳凡。

“那個小修士究竟是誰?為何如此勇猛,內門的七人劍陣就這樣被他打殘了?”

“他肯定不是煉氣境,他肯定隱藏了修為。”

“那個小修士剛纔的一擊,堪比金丹境。”

這時,躲得遠遠的新學員和外門弟子議論紛紛。

孫乾自己也很吃驚,剛纔爆發出的一擊,竟有如此大的威力。難道《奔雷拳》的威力這麼大?

冇錯,剛纔危急時刻,孫乾施展出剛有小成的《奔雷拳》第一式,冇想到竟霸道如此。

抬頭,看見了坑邊的若凡,孫乾的眼中露出了冷冷地殺意,一步一步地走向了他。

“兄台,算我若凡有眼無珠,不識真人,放我一馬如何?我會告知爺爺,奉您入內門,直接成為內門弟子可好?”若凡看著步步緊逼的孫乾,他是真的怕了,開口求饒道。

“我說過,想走,把命留下!”

言罷,孫乾一拳夾著怒意,如電般地擊向了若凡。

剛纔劍陣被破時,若凡己受傷極重,麵對眼前孫乾的這一拳,隻能撐起護身罡氣硬扛。

拳到,罡氣破,人又倒飛了出去。

孫乾如影緊隨,欺身而上,拳拳到肉,打的若凡毫無還手之力。

“住手”一聲斷喝,憑空響起。

幾十道身影瞬間而至,停在了孫乾的上方。

孫乾已經把奄奄一息的若凡踩在腳下,抬頭問道:“你們又是誰?”

幾十個身著內門弟子服的修士立於孫乾頭頂的空中,領頭一人喝道:“大膽狂徒,放了若凡師弟!我等乃是蜀山執法堂弟子,若凡師弟如果有錯,應有執法堂處置,由不得你在這裡撒野。”

聽罷,孫乾怒極而笑,冷冷地說道:“我要殺他,你們來護,他殺死那兩名新學員時,你們執法堂又在哪裡?既然在你們眼中,有高低貴賤之分,那我今天就為慘死的兩名學員執一回法,好要爾等知道,什麼叫人間公正!”

言罷,一拳擊在若凡的頭上,頭顱瞬間炸開,被黑色雷電煉成了飛灰,連魂魄都在所難逃,那個不可一世的若凡慘死當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