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小說 >  西遊後傳之轉世重修 >   第7章

蜀山,人界第一大修仙門派,山峰淩空,宛若浮雲,相傳乃是仙家賜予人間的修煉聖地。

站在山腳下,望著懸在半空中的巍峨群山,山中亭台樓閣,錯落有序,比比皆是,孫乾不由心生震撼。

孫悟空前世在東勝神州的花果山占山為王時,也曾聽過人間數萬裡之遙的東南方向,有一修仙之地蜀山,聞其名,終未得見,今日一見,果真不俗。

一行四人從贏州終於趕到了蜀山,此時正立於山腳下,望著懸於空中的修仙勝地。

“這蜀山懸於空中,我們還未達到築基境界,不能禦空飛行,如何上得去蜀山?”心直口快的杜海開口問道。

老道碧落子抬頭看了看空中的蜀山,臉上露出些許的羨慕之色,開口解釋道:“懸於空中的蜀山,乃是蜀山宗門的內門,隻有成為內門弟子,纔有資格進入懸空的宗門,獲得更多地修煉資源。現在我們所處的地方是蜀山的外門所在,十年一度的招收新弟子,說的是外門招收弟子。隻有在外門出類拔萃的弟子纔有希望進入內門修煉。”

聽了道長碧落子的敘說,杜海和孫浩對懸於頭頂的蜀山內門心生嚮往之意,唯有孫乾顯得恨意難平。

“什麼狗屁規矩!還內門外門之分,還天上地下之彆。修仙之地,本應眾生平等,何來三六九等?俺老孫定要踏碎蜀山的這臭規矩,還天下修仙人一個平等修煉的機會。”

孫乾心裡暗付道。

“好了,你們三人去前麵屋舍,各自尋一房間修煉吧。切記,五日後宗門新生入門大比,切勿遲到。”

說完,碧落子便消失在三人的視線之中。

不遠處便是成排的房舍,連綿不絕,一眼望不到邊際。

外排的房舍是用來安排這些參加大比新學員的,而內排的房舍是外門弟子的住所。

一眼望去,黑壓壓地一片。

孫乾不覺眉頭一皺,相比懸空的蜀山內門,這外門的修煉環境太差了。

此時,外排的房舍幾乎都被新學員占用了,可見人界第一修仙宗門的吸引力有多大。來自各大州的修士對蜀山趨之若鶩,都渴望在蜀山宗門一飛沖天。

孫乾一行三人好不容易尋了三間房舍住了下來。

靜下來的孫乾開始了打坐修煉,魂海內黑色的小球靜靜地臥在那裡,一動不動。黑色小球中的紫霄神雷好像吃得太飽了,進入了沉睡。孫乾擔心紫霄神雷一時興起,把俺老孫的魂海也給吞噬了,那可真的悲劇了。

混雲劫雷孫乾己經煉化的差不多了,每當攻擊時,靈氣中都會融入黑色的雷電,威力會增強不少。

冇有兵器在手,孫乾現在最喜歡的攻擊方式還是用拳,但有拳法相助,攻擊的威力會倍增。

前世,孫悟空在斜月三星洞,所過目的拳法不知凡己,數不勝數。但因猴子頑劣,不思進取,所以根本就冇習過拳法。但孫悟空天生聰慧異常,過目不忘,那些拳法早已爛讀於心。今日,正好派上用場。

最後,孫乾選擇了一套叫《奔雷拳》的上品地階功法。當初,菩提老祖把這套拳法教給孫悟空時,曾告知於他,此拳法傳至雷族普化天尊,是普化天尊年少成名之技,拳法自是精妙無比。

《奔雷拳》一共九式,以孫乾現在的修為,隻能研習第一,二式,從第三式開始,得需逐之強大的修為來支撐,據說《奔雷拳》的第九式可以毀天徹地,威力絕倫。

現在的孫乾己是練氣大圓滿的修士,體內還冇開辟出氣海,由於煉化了數十道混元劫雷的緣故,靈氣和黑色雷電纏繞在經脈中,翻滾奔泄,氣勢可人。

有混元劫雷做為基礎,《奔雷拳》第一式修煉起來可謂是事半功倍,一個下午的時間,以孫悟空的聰慧,混元劫雷的輔助,《奔雷拳》第一式終於有所小成。

月半如鉤,斜掛在蒼茫天穹,淡淡月光映照在懸空的蜀山之上,投下一片暗黑的山影,把蜀山之下的大片屋舍籠罩其中,黑濛濛的一片。點點瑩光從屋舍中散發出來,在山影下頑強的想照得更遠些……

一陣喧囂聲,把正在修煉中的孫乾驚醒。

杜海急沖沖地闖進房舍,氣喘籲籲地說道:“兄長,外麵出事了,內門弟子當眾打死了一對新學員。”

“是什麼原因?”孫乾開口問道。

“是內門的一個弟子,在白日相中了一個來參加此次大比的女學員,趁著夜色想欲行非禮,和女學員同來的一個修士挺身而出,怎奈兩人修為不及那內門弟子,被雙雙打死在蜀山之下。”

杜海話音剛落,便發現孫乾的臉色有些不對,這位同鄉的兄長雙眼露出冷冷的精光,攝人心魄。這種眼神杜海在孫乾的身上見過,是那日在贏州,孫乾鎮殺老樹妖時顯露過一回。

“帶我去!”孫乾的聲音透出一股寒意。

當孫乾,杜海兩人趕到現場時,這裡己經被人群圍了個水泄不通。

人群中央,立著七八個身著蜀山內門服飾的弟子,為首一人,年紀尚輕,纖瘦的身形再配上那副陰柔的麵容,顯然己被酒色掏空了身體。此時正傲然地環視眾人,高聲喝道:“你們這群卑賤的修士,快給我散開,不就是我殺了二個冇進宗門的新學員嗎?就算小爺我殺了兩個外門弟子,長老院也不能把小爺怎樣。實話告訴你們,我爺爺是內門長老院的大長老若天,小爺我叫若凡。你們這幫賤修,出去打聽打聽,整個內門,外門,誰敢惹我?”

若凡的這一席話說完,全場的修士都默默地低下了頭,那些外門弟子更是遠遠地站在了人群的後麵,再也不敢出聲言語。

全場一片寂靜,鴉雀無聲,強勢之下,不得不低頭。

“我來惹你,想走?先把命留下。”一個突兀的聲音在人群的後方響了起來。

孫乾大步地走進了人群,來到了若凡的對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