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小說 >  西遊後傳之轉世重修 >   第6章

老樹妖聞聲不禁一怔,低頭看去,見是一練氣大圓滿境界的小修士。不由得氣極而笑,厲聲說道:“你這小子,真是無理,難道想找死不成?”

對這老妖,孫乾自是不懼,心裡暗道:“想俺老孫當年西天取經,斬妖無數,今世重生,便頭一個拿這老妖立威,也彆辱冇了我孫大聖的威名。更何況父親孫可望被這老妖擒住,命懸一線,這老妖居然想屠戮贏州,該殺。”

心念於此,孫乾身形頓時暴起,衝著遮天的妖樹衝了過去,對著束縛孫可望的枝蔓猛地轟出一拳,拳鋒上纏繞著數道黑色電光,“嗞嗞”作響。

老樹妖對來勢洶洶的孫乾並未在意,剛纔有著築基初期修為的那個臭老道對自己一擊,都未造成任何傷害,何況一個練氣境的小修士,又能翻起多大風浪?

當拳頭擊到木鞭枝蔓上時,那老樹妖才知道自己輕敵了,太小看了這個沖天而起的小修士了。

拳鋒所到之處,“轟轟”作響,枝蔓橫飛。黑色的雷電己順著如鞭的枝蔓蜿蜒而上,速度極快。雷電所過之處,枝蔓一片焦黑,碎屑紛紛。

瞬間的一拳打的老樹妖慘叫連連,不得不自斷枝蔓,才逃過了雷電的侵襲。

孫可望也趁機逃脫了枝蔓的束縛,立於空中,呆呆地望著前方趁勢追擊的孫乾,因為激動,老臉漲得通紅。

“這四兒何時開通的筋脈?二十幾日前還毫無修為,如今卻已到了練氣大圓滿境界,這修煉的也太快了些吧?更何況戰力如此逆天,竟然打得有築基中期修為的老樹妖倒退連連。看來自己最溺愛的這個小兒子是要逆天啊!老孫家祖上有德,給俺送來個麒麟子。”孫可望興奮地想到。

此時,碧落子也飛身來到了孫可望的身邊,抱拳說道:“恭喜鎮守大人得此良子,此子非池中之物,遲早要一飛沖天。”

碧落子心中也是非常驚詫,當日在城主府他見過孔乾,見他經脈不通,也未在意,冇料到今日竟如此驚豔,此子必定這段時日有所奇遇,老道如此想到。

幾次交鋒,孫乾拳拳凶猛,一路打得老樹妖毫無還手之力,這也難怪,孫乾在山澗中煉化的混元劫雷乃是妖修們的渡劫之雷,專克妖物,老樹妖冇有破解之法也不足為奇。

漫天的枝蔓被黑色雷電紛紛擊落,變成了一段段焦黑的木炭,自空中成片的灑落,蔚為壯觀。反觀那不可一世的老樹妖,此時已空剩光禿禿的主乾,還在苦苦支撐。

老樹妖現在腸子都悔青了,本以為這贏州城內也就孫可望和碧落子兩人修為最高,以自己馬上就要邁入築基後期的修為可以輕鬆拿下,怎料想這贏州還藏了一個如此的怪胎,修為不高,但這攻擊力也太過妖孽。今日,能否逃出生天都是未知,何談吞噬贏州生靈來增加修為?

又是一拳,雷電沖天,狠狠地擊打在老樹妖樹乾外圍的防護罡氣上,本來就要土崩瓦解的罡氣罩再難扛住如此劇烈的攻擊,一下子便破碎開去。數道黑色雷電順勢從拳中魚貫而出,狠狠地擊在老樹妖的主乾上。

一聲慘叫過後,偌大的樹乾頓時崩裂四散,化作滿天的黑炭,一枚妖核靜靜地懸在空中,老樹妖就此隕落,連魂魄都被黑色雷電煉化於無形。

靜!這一刻彷彿被定格。

滿城的生靈仰頭望著這一幕,除了震撼,滿是敬佩之意。

孫家三兄弟此時怔怔地看著空中那道在他們眼中曾經忽略不見的身影,驚愕的無以複加,就算平時沉默寡言的老三孫浩,此對也不覺癡癡地說道:“四弟什麼時候也成為了修士?而且還如此逆天。”

孫堅不由得狠狠地嚥了一口唾沫,頗有愧疚地說道:“原來老四一直在隱藏修為,平時我那樣對他,他都是顧忌兄弟之情,謙讓於我,我這四弟真是寬厚。”

孫乾自空中收了妖核,落回了地麵,孫可望和碧落子也雙雙返回。

此時的孫可望,望向孫乾的眼神真是無限的欣喜,本以為這次大比,那三兄弟會大放異彩,冇想到卻是這個默默無聞的小兒子一鳴驚人,今後,此子就是孫家的希望所在。

樹妖襲城,得虧有孫乾力挽狂瀾,贏州城損失不大,就是坍塌些房舍,並冇有造成百姓的傷亡。

高台之上,碧落子宣佈了這次贏州招收大比的結果。

毫無疑問,孫乾第一。

孫浩第二,那個青衣修士則排到了第三名。

接著碧落子又提議明日便想領此三人回蜀山,準備參加十年一度的新生入門大比,孫可望欣然同意。

回府後,孫可望大擺宴席,一是為孫乾慶功,二是為二個兒子即將起程去蜀山踐行。

孫乾的母親也知道自己的兒子今日大放異彩,不禁喜極而泣,為孫乾高興。

一場家宴,閤家歡樂。

次日,碧落子便帶領三人離開了贏州,直奔蜀山而去。

望著身後漸漸遠離的贏州,此時的孫乾,心中感慨萬千。

贏州乃是孫悟空的轉世之地,在這裡從出生到成長,他就是一介凡人,有父慈,有母愛,自己再也不是一塊冰冷的石頭,而是一個有血有肉的凡人,從此也便有了七情六慾,有了這一世的牽掛與擔當。

望向前方,孫乾心裡暗道:“從此以後,俺老孫真正地踏上了修行之路,無論有多艱辛,我都會走出一條屬於我老孫自己的路,魔祖帝鴻,等著俺老孫找你報仇。”

二哥還是那樣沉默寡言,但看向孫乾的眼神都多了一絲變化,是敬佩,冇錯,他打心裡佩服自己的這個四弟,不論修為,是他的勇往直前。

那個青衣修士喚作杜海,是個孤兒,身世倒也可憐,憑藉一已之力修煉到如此境界,己是不易。也許是因為三人之中,屬他年齡最小,一路上圍著孫乾身前身後,兄長,兄長地叫個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