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小說 >  西遊後傳之轉世重修 >   第5章

孫乾出了山澗,不敢再做停留,因為今日便是初一,也就是蜀山宗門在贏州招收新學員的日子。

孫乾騰身而起,向著贏州的方向激射而去。孫乾的修為雖然冇有達到築基期,不能禦空飛行,但此時的身法速度己是極快,不出一個時辰,贏州己是在眼前。

此時,贏州城西的校軍場上早己是人滿為患。這裡原來是贏州守軍操練的地方,現在卻成了蜀山宗門贏州招收新學員大比的場地。

贏州鎮守孫可望端坐在高台之上,此刻顯得頗有些意氣風發,這些年來,贏州在他的治理下可謂是欣欣向榮,百姓安享太平。贏州雖然不大,但人口卻超過了百萬之數,其中不乏能人異士,修真者也不在少數。

台下,萬人聚攏的場麵甚是可觀。

孫可望身側的蜀山碧落子道長,看著台下百姓對蜀山宗門這次新弟子招生甚是熱情,也很是欣慰,轉頭對孫可望說道:“鎮守大人治下有方,估計贏州參於這次大比的少年英傑們,會有驚豔的表現。”

“那是當然,就請道長拭目以待吧!”孫可望胸有成竹地說道,他不是對贏州的少年英傑們有信心,而是對自己的三個兒子有信心。

碧落子見時辰已至,起身高聲向台下說道:“貧道碧落子,乃是蜀山外門執事,此次奉命來贏州招收新弟子。這次大比,能者居先,取前三名隨貧道回蜀山參於宗門十年一度的新弟子招收大比。”

言罷,大比也正式開始了。

撥得頭籌的正是那不可一世的孫堅,仗著自己的二層煉氣期修為己經連勝數場,但對手都是對修真剛入門的修士,修為都不算太高。

望著場中那趾高氣揚的孫堅,孫乾就氣不打一處來:“這個死老二,又開始耀武揚威了,如此心性,難成大器。”

孫乾一路急行,在大比之前就己趕到了城西的校軍場,此刻正立於大哥孫正的身邊。

高台之上的孫可望也看見了孫乾地到來,衝著自己最溺愛的兒子點頭一笑,老懷甚慰。

“看來自己的這個小兒子雖然不能修煉,但心誌卻是蠻堅強的,居然能以一個看客的身份來到現場,真是勇氣可嘉!”孫可望如此想到,心裡始終怕孫乾因為不能修煉而導致自卑自棄,現在看來,無需擔心了。

“仗著自己有點修為,便如此的目中無人,今日,我便來會會你。”一聲斷喝突兀般地響起,伴隨著一道身影已落入場中。

來者也是一名二層煉氣期的修士,長得異常魁梧。

孫堅並冇有把來者放在眼裡,冷笑著說道:“少逞口舌之利,戰過再說。”言罷,一抖手中的青鋒劍,直直地向那修士刺了過去,劍中靈氣迸發,速度極快。

想象中的劍體入身的聲音並未出現,孫堅反倒覺得自己的青鋒劍再也難以前進分毫。抬眼望去,但見對麵那魁梧漢子一拳不知何時已抵住劍尖,拳頭上迸發出絲絲靈氣,此時已包裹住了青鋒劍。

孫堅再想撒劍己是不及,隻聽“啪”的一聲脆響,青鋒劍便已寸寸斷裂,四散而去,而魁梧漢子纏繞靈氣的拳頭去勢不減,一拳猛地轟在了孫堅的身上。

孫堅頓時倒飛而去,跌出了場外,誰勝誰負,一目瞭然。

孫正見自己的二弟受了傷,怒火中燒,毅然暴起,也是一拳,向那魁梧漢子轟去。

“煉氣四層?自己的這個大哥也是不俗。”孫乾在大哥揮拳的瞬間,也看出了孫正的修為。

場上的兩人拳拳相對,戰得甚是激烈,靈氣在相互的拳鋒間碰撞,“啪啪”作響。

幾十個回合過後,那魁梧漢子終是不敵,也被孫正一拳轟出場外。

孫可望的臉上露出一絲欣慰的微笑,自己的這個大兒子,平時憨厚耿直,關鍵時候真是爭氣,但對孫堅的落敗,孫可望多少有些意外。

孫正在場上一連又勝了數個修士,風頭一時無兩。

孫乾也看出了自己的這個大哥,主修的是肉身,如果有修士選擇和他近身肉搏,幾乎都勝率不大。

隨著一個青衣修士的出現,孫正連勝的勢頭終於被止住。那是一個非常年輕的修士,才煉氣三層的修為。但此人身法甚是靈活,手中一物也不知是何寶器,能夠噴出靈火。不多時,孫正的肉身便被灼燒多處,堅持不住,敗了下來。

接下來也有不少修士挑戰那青衣少年,結果都是落敗而歸,在比試接近尾聲的時候,那個沉默寡言的三哥孫浩出手了。

對於這個三哥,孫乾接觸的很少,孫浩平時深居簡出,少言寡語,在四兄弟之中,算是個另類。

兩人交手隻不過三個回合,青衣修士便被孫浩擊敗,絕對是境界壓倒式地勝利,此時的孫浩,已然達到了煉氣七層的境界。

“這個三哥,真是深藏不露啊!”孫乾如此想到。

不知何時,孫堅已湊到孫乾跟前,誠懇地說道:“四弟,以前二哥嫌你經脈不通,不能修煉,廢材一個,以為你為孫家丟了臉,所以事事都針對你,是二哥錯了。不提那日你救二哥的事,就說今日,比二哥修為強比比皆是,二哥自愧不如。想起以前對四弟的種種,真是慚愧,二哥以前太自以為是了。”

望著眼前跟換了一個人似的孫堅,孫乾知道這次大比對眼高於頂的孫堅打擊很大,也使他猛然醒悟,改變了很多。

正待孫乾要出言安慰二哥,就在這時,贏州城上空突然陰雲滾滾,狂風驟起,一股攝人心魄的妖氣瞬間籠罩了全城。

“一群凡夫俗子,也妄想修煉成仙。這幾個小修士的靈根不錯,待本座吞噬了他們,定能增加修為。”

一個陰森森的聲音從漫天烏雲中傳了出來。

與此同時,一個灰袍老者自滾滾烏雲中顯露出了身形。

碧落子在烏雲壓頂時便已騰身迎上,此時立於那灰袍老者對麵,出聲叱道:“大膽妖孽,不躲起來修煉,還敢出來做亂,看貧道如何滅你。”

言罷,袍袖一揮,上百柄利劍自袖中飛射而出,直奔那灰袍老者而去。

灰袍老者靜靜地站在那裡,並不見得慌亂。其實他早己看出碧落子的修為乃是築基初期,否則它也不會明目張膽地攻擊贏州。

利劍瞬間便將灰衣老者圍在當中,劍尖所指,頗有萬刃分身之勢,碧落子這一招馭劍術不可謂不強。但怎奈他遇見的是有築基中期修為的灰衣老者。

數條枝蔓在無聲無息之中自灰衣老者後背探出,如群蛇亂舞般地纏住了那百餘柄利劍,任那利劍如何掙紮,都難以掙脫枝蔓的束縛,枝蔓越纏越緊,“呯呯!”的劍碎聲不絕於耳,百餘柄利劍瞬息便被枝蔓纏得粉碎。

枝蔓纏碎飛劍後並未停留,筆直如槍,轉瞬便刺到了碧落子身前。

想要躲閃,己是不及。

無奈之下,碧落子隻好撐起護身罡氣,期望能夠抵擋一二。

眼看幾條如槍的枝蔓就要刺破罡氣,紮進碧落子的肉身。就在這危急關頭,一道灼熱的紅光擊碎了那幾條枝蔓,護住了碧落子道長。

孫可望終於出手了。

同是築基中期的孫可望勉強地能和灰衣老者一戰。

碧落子感激地看了一眼孫可望,也飛身加入了戰圈。

同時麵對碧落子和孫可望,灰衣老者也不輕鬆,修為馬上要突破到築基後期的他不得不恢複了本體,一棵冠蓋贏州的老樹憑空懸浮在那裡。

枝蔓如劍,如槍,帶著滾滾黑氣,向孫可望和碧落子襲來。

孫可望周身紅光大盛,不知用了何種功法?在身前演化出一片火海,猛地橫推出去,迎向了那漫天的枝蔓。

孫乾頭一次看見自己的父親出手,以前曉得父親的不一般,冇想到老爺子倒也勇猛。

火海中的枝蔓瞬間被燒成了飛灰。

老樹妖吃痛,怒不可遏,漫天的枝蔓忽的擰成了一個巨大的長鞭,向著火海,一路橫掃了過來,鞭及之處,火海四散,濺起滔天的火浪。待火浪退去之時,孫可望已被那枝蔓擰成的長鞭牢牢地纏繞住了,任他如何掙紮,也是徒勞。

碧落子一劍己斬到長鞭之上,不但冇有破開防禦,反被狠狠地彈了回去,可見老樹妖是真的動怒了,施展了全力一擊。

“老樹妖,快快放了我父親,否則老孫我定讓你灰飛煙滅。”在這危急時刻,一聲斷喝從贏州城中響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