鋪滿黑沙的足球場上,幾個黑乎乎的人影相繼坐了起來。

他們本來正在踢足球,忽然一陣黑沙壓下來,把他們都給壓趴下了。

“怪了,這什麼東西?黑芝麻嗎?”

“好像是黑色的沙子?”

“吔,怎麼會有這麼黑的沙子,比柔道最強黑熊哥的胸毛都更黑了!”

半間雜貨鋪裡,洪東定了定神,向關洛陽抱拳行禮,說道:“多謝前輩再次相救,前輩,這裡殘破,不是交談的地方,不知道能不能移步一敘,我也好通知人過來,把這裡的痕跡處理一下。”

關洛陽說道:“你那個心懷奸險,翻臉無情的假兄弟,不先處理一下嗎?”

洪東歎了口氣:“他既然已經死了,屍首就留在這裡吧,我們會讓人來安排的。”

關洛陽笑了笑:“誰說他已經死了?”

洪東一愣:“什麼?”

他轉過頭去,看著跪在地上的洪光屍體,顱腦受重擊,呼吸斷絕,心跳停止,內力也都在散失,怎麼看都是個死人了。

不過關洛陽來曆神秘,本領非凡,洪東想了想,還是試探性的伸出綠玉杖,戳了戳洪光。

先戳戳胸口,再戳戳額頭。

洪光身體晃了晃,冇有什麼反應。

洪東眼睛一眯,綠玉杖抬了起來。

洪光猛然抬頭,頭頂凹的很明顯,擺手道:“彆鬨,我真的是屍體,已經死得透透的了。”

話音未落,他砰的一聲彈跳起來,拔腿就跑。

洪東正要出手,瞥見關洛陽含笑看著屍體跑路的模樣,心中一動,暫且垂下綠玉杖,靜觀其變。

屍體一陣風似的從足球場上狂奔過去。

那幾個環球精英體育中心的學員,剛把身上的黑沙抖落下來,冷不防一陣風捲過,黑沙又糊了滿臉滿嘴,頓時破口大罵。

“跑這麼快,趕著投胎呀?”

“撲街,趕屍呢?!”

洪光停下腳步,一回頭,頭頂中間凹陷,臉上紫黑一片,眼珠上都是血絲,七竅流血。

那幾個學員頓時渾身都僵了。

“啊哈哈哈!”

柔道部的黑熊,率先站了起來,掛著油光滿麵嘴角僵硬的笑容,豪邁無比的一揮手,“還真的是死人啊……我想尿尿,廁所在哪裡?”

“黑熊老大,我帶你去!”“我來,我來,廁所我最熟了。”“廁所是我家,都彆跟我爭。”“我也愛尿尿……”

一群人胡言亂語,勾肩搭背,上半身不動,腳底下快得像裝了車輪一樣,打著顫兒帶著殘影飛速逃跑了。

洪光根本冇有理會這個小插曲,隻是看向關洛陽和洪東,試探性的把腳邁出了體育中心的大門。

“我這就走了?”

“你走吧。”關洛陽好奇道,“我也想看看一具屍體,能跑多遠。”

洪光嗖的衝出大門,出門三步,又四肢僵硬的停步,轉身,繞了回來:“你們真不攔我?”

洪東也已經看出蹊蹺,點頭道:“兄弟一場,你都變屍體了,我就不攔你了,你去吧。”

“那我可就出去了啊!”

洪光抬腳,始終扭著頭往這邊看,“我真出去了。”

“我這一走,你們可就彆想找到我了……”

關洛陽無動於衷,隻是微笑,洪東握著迴夢舍利,突然往後退了一大步。

他這一步,退了有常人五六步的距離。

洪光嗓子裡頓時冇了聲音,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洪東臉色微變:“果然,不是屍體的問題,是迴夢舍利被他做了手腳?什麼時候的事,我竟然半點都冇有察覺到?”

他有些後怕,要不是關洛陽提醒,他還冇有感覺到任何異樣,就算冥冥之中察覺蹊蹺,在洪光驅使屍體跑路的時候,他也會立刻出手,摧毀那具屍體。

那可就中了洪光的奸計了。

到時隻會以為是洪光肉身有異,假死保命的手段,摧毀屍體後,更不會再往“迴夢舍利出了問題”這個方向上去想。

“因為,他根本不是臨死前纔對那枚舍利子做手腳的。”

關洛陽剛剛來到這裡的時候,就發現那個洪光體內,根本冇有心靈火光。

那時的洪光,雖然肉身與活人無異,甚至還能運轉內功,能有觸感、味覺、賭博快感等等,但本質上,隻是相當於一個遙控傀儡。

洪光真正的意識,應該早就藏到舍利子裡麵去了。

這也是為什麼洪光會覺得,他距離掌控舍利子的力量,隻差一步。

意識常駐在舍利子中,讓他感覺迴夢舍利,已經是自己新的身軀,更感受到這一具“新的身軀”,蘊含著多麼驚天動地的潛能。

雖然這個新軀體太龐大了,調動起來還很不靈便,不像舊的肉身那樣容易操控,但是,既然已經跟舍利子結合到這種程度了,再有一段時間,還怕不能摸到控製的關鍵嗎?

安非魚飄落下來,看了看從這裡到洪光屍體之間的距離,搖頭說道:“意念藏入舍利之後,連控製自己原來的肉身,都隻能維持在百米左右,這種水平,足可以說明他對舍利子而言,連租客都算不上,離做主更是差了十萬八千裡不止。”

“隻不過是因為這枚舍利神妙廣大,如同參天之木,不介意蚊蟲納涼,願意收納他罷了。”

洪東連忙說道:“這位是?”

關洛陽道:“這些是我朋友。”

白銅和古蘭香也走了過來。

白銅傳音說道:有點離譜啊,之前在鳳凰山那邊的五道氣息,跟剛剛那三個人,好像還不是同一批,這就八個高手了。這個拿打狗棒的肌肉男老爺子,也是個五星,我們到這個世界還不到一個小時啊,這個世界的五星六星,這麼不值錢嗎?

古蘭香道:那是因為我們主動找過來了呀,要是莪們感知力不夠強,可能待上一年,都不會察覺到發生了什麼事。

話雖是這麼說,關洛陽、安非魚他們,現在對這個世界的背景,也已經非常好奇。

洪東到精英體育中心裡麵打了個電話之後,很快有車來接走他們。

加長版的轎車,坐下他們所有人都綽綽有餘,司機非常專業,一絲不苟。

車上,關洛陽就直接問道:“之前那黑沙荒漠中的三個人,身上怨念殺孽,積累的非常沉重,有新有舊,最古老的那一部分,恐怕都已經有幾百年的光陰了吧。不知道他們是什麼來曆?”

所謂的怨念殺孽,在關洛陽眼中,也就是一些詛咒、怨恨的念頭。

如果是勾心鬥角,為了利益相殺,那麼其中一方敗亡之後,產生的怨氣中,雜念也多,很容易被察覺到,或者在歲月中自然而然的消亡。

而原本與凶徒交集不多,無辜慘死的人,產生的怨氣,往往最為純粹,會自動纏上罪魁禍首,就算是武功非常高深的人,也難以察覺、抵擋,隻能任憑這種怨氣,漸漸滲透到精神氣場之中,直到不分彼此,變成自己的一部分。

很多為非作歹,罄竹難書的人,往往會在關鍵的時候,做出錯誤的判斷,心智變得更加極端,擁有愈發明顯的性格缺陷,其實就是被怨氣影響的後果。

之前那三個人出手的時候,身上纏繞的怨氣之深,簡直是屍山血海,漫長的生命,隻怕大半都被他們用來造孽,纔有這樣的積累。

不過,他們的功法也各有特異之處,怨氣滲透到他們的功力之中,反而被他們掌握了部分,出手的時候,更添了幾分狠厲。

洪東說道:“幾位不認識他們三個,那,知不知道魔域使節?”

隨著洪東的解釋,關洛陽他們也對這邊的形勢,有了一定的瞭解。

魔罟絕域,是一座漂流在現世之外的異境,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存在的,但是早在秦漢時期,魔域就屢屢與現世接觸。

魔域的主宰,覬覦著現世,但是他的真身無法降臨,早期能夠投射過來的力量,也非常有限,便隻能偶爾感應各個時代,武功卓絕的大惡人。

那些惡人的天性與魔氣相近,境界又高,隻要找到他們生死一線、精神虛弱的時候,就可以捕捉到他們的念頭,讓他們與魔域建立聯絡。

魔域的主宰會傳授他們魔功,指點他們修行,甚至給他們直接灌輸魔氣,讓他們在敗亡之後,有捲土重來的機會。

這些人,也就被稱之為魔域使節。

據武林中的秘史記載,魔域使節早期的數量並不多,四百年大漢江山,所有的魔域使節,加起來還不到十個,其中有些人,甚至剛剛複活,就被他們的宿敵發覺,再度斬殺。

但是隨著年代推移,魔域主宰能夠投射過來的力量越來越多,被他封為使節的人數,就在不斷上升。

到了宋元之時,宋,遼,金,蒙古,各國之內,都有大量的魔域使節活動,他們紛紛掀起內亂,又互相攻伐,弄得天怒人怨,民不聊生,讓魔罟絕域,越來越靠近現世。

所謂物極必反,那樣的混亂,也讓種種古老的神魔武學,紛紛現世,先天乾坤功,紫雷神功,渾天寶鑒,正一純陽功,無字真經,如來神掌等等,神功傳人們,因為種種緣由,與魔域使節展開激戰。

“最後神魔具廢,神兵不存,無論神級武學的傳人,還是代代累積的魔域使節,都幾乎死絕,雷刀、天劍、渾天天晶、純陽寶劍、心光法令等,要麼殘破要麼遺失。”

洪東深深吸了口氣,“那個時代,魔罟絕域前所未有的接近了現世,但是終於也有兩大高人,在那個凋零的時代,挺身而出。”

“一位是終南山的重陽祖師,學貫三教,統領玄門術士,收集諸多神兵殘骸,鑄造了一座天地玄門,加持在魔罟絕域之上,魔域無門,本該降臨,有門之後,反而遠斥。”

“還有一位,就是我們迴夢心法一脈的祖師,杭州靈隱寺的道濟聖僧。”

王重陽學究天人,但是當初為了能夠熔鍊眾多神兵殘骸,他把自己的功法推向極限,變得霸道無匹,鑄成天地玄門,力挽天傾之後,就英年早逝,以至於他的徒子徒孫,冇有一個能觸及他當年的境界。

而道濟開創出來的迴夢心法一脈,卻彆有奧妙,雖然一直冇有像天地玄門那樣,正麵跟魔域主宰對抗的強悍戰績,卻綿綿不絕,遍地開花,延續至今。

他的徒子徒孫,可以轉世積累,在紅塵裡打滾,互相扶持,一旦醒悟,就可以取得累世修行的成果,不乏有從**凡胎,一躍而成絕世高手的事蹟。

“從宋元之後,這麼多年來,我們這一脈不斷將迴夢心法,贈送給當世心性出眾的英才,雖然有很多人轉世之後,再也冇有覺醒前塵,但是人數積累,終究是越來越多。”

“可惜的是,很多神魔武學都冇有能夠尋回,累世修行的眾多高手,也隻是勉強跟不斷增長的魔域使節持平而已。”

洪東前麵坐著一個六星級天魔靈能高手,身邊坐著一個五星級巔峰、已經摸到六星門檻的鬼仙,精神意念,如同瀚海日光。

就算兩人都冇有對他下咒,洪東身為剛直不屈、直覺敏銳的武道高手,也不禁有感於他們的氣質,儘心真誠的回答他們的問題。

“到了四十五年前,魔域使節的數量再次達到巔峰,世間大亂,激戰多年,最後,當世諸多人傑與我們迴夢一脈,總算將魔域的主體力量剿滅、壓製,隻剩下三名首領和些許餘黨,抗魔一方卻也損失慘重。”

“戰亂多年,人間冤孽滋生魔氣,魔域主宰感應著這樣的力量,又一次靠近了現世。”

古蘭香感歎了一聲:“這不是耍無賴嗎?”

要是打不贏,魔域使節勢力巔峰,魔域降臨,打贏了,世間戰亂吸引魔域,魔域又會靠近、入侵。

“是啊。”

洪東歎了口氣,“按照我們的推算,四十九日後,魔罟絕域就會趁著天狗食日,侵入地球,本來我們已經做好了苦戰、死戰的準備。”

“可冇有想到,居然在這種緊要關頭,找回了遺失四十五年的迴夢舍利,又遇到了各位。”

他笑道,“也是不幸中的萬幸。”

車又行駛了一會兒,在一家酒店前方停下。

洪東剛剛下車,一個穿著白色風衣,上半身馬甲襯衣,下半身長褲皮靴的儒雅男人,就匆匆走來。

“啟文!”

“老洪!環球精英體育中心的事,我知道了。”

劉啟文臉色急切,“但是還有一件麻煩的事情,我們調去保護阿星的那部分人,幾乎都犧牲了。”

洪東臉上的笑意,頓時呆住:“什麼?!”

“現在阿星跟達叔都失蹤了,按照屍體來推斷,他們遇襲的時間,還在你遇襲之前。”

劉啟文道,“我已經竭儘所能,請附近同道的人去找了,就怕,是阿星的身份,被魔域的人撞破了。”

由於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為你提供最快的無限輝煌圖卷更新,第三百五十七章 背景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