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隨著那個陌生的年輕嗓音,洪東隻看到,又一隻青藍光焰組成的巨掌,從他頭頂飛過,迎上了那黑色沙塵暴分化出來的巨手。

轟嗡!

兩隻巨掌對拚,產生的轟鳴震盪,讓洪東有一種大地震的感覺,周圍的一切,都動盪搖晃起來。

那兩隻巨手,應該是一起崩碎的,但是青藍色的光焰,去勢未衰,化作一道長虹貫日般的氣柱,直直的轟入了那黑沙滾滾的荒漠之中。

荒漠的環境,彷彿完全無法容忍這種外來的刺激,風聲大作,如同鬼哭神嚎。

彈指之間,一道又一道黑色的龍捲,在遠處升騰起來,從四麵八方,扭曲移動著,去防礙那道青藍色的光柱。

青藍氣焰一擊之力,雖然剛猛無儔,但正所謂孤陽不長,剛不可久,光柱貫擊長空時,被這些黑色龍捲阻礙消磨的話,也堅持不了太長時間。

但奇妙的是,那些黑色龍捲一撞上了這道光柱,就好像從中間斷開的一樣,一半上升,一半下降。

上升的那一部分,褪去黑色,化作青氣升騰。

下降的那一半,也從原本黑沙的顏色,變成晶瑩的黃沙。

青藍色的光柱所過之處,天空中,便出現了青色的雲朵,地麵上,也出現了一條長長的黃沙地帶。

後續湧動過來的黑色龍捲,反而要先跟這些青雲、黃沙抗衡,一時間,甚至碰不到那道光柱。

在新月球成型之後,坐鎮於月球上,順便閉關的那段時間裡,關洛陽的神衣一邊吞噬解析著七色鋼,一邊浸潤在大量的靈能之中,獲得了不少的好處,而他本人在靈能的洪流之中,獲得的好處隻高不低。

不但是種種元氣功力上,越來越趨向於統一的洪流之中,就算是招式、意境、感悟,也在分合重組,進行更深入的探究。

洪流這兩個字,代表的是大方向上相同的趨勢,但是也意味著內部的無數亂流,會互相沖擊、打磨。

舊的外殼會被擊碎,那些多餘的、無用的部分會被沖刷掉,露出更本質的東西來。

關洛陽閱覽過的功法招數,數不勝數,但是在這種劇烈打磨,追究本質的過程裡麵,很多表麵上看起來截然不同的招數,都可以納入相同的類彆裡麵去。

從而,用屈指可數的類彆,囊括浩如煙海的招法精髓,去蕪存菁,不斷純化,不斷深化。

關洛陽剛纔打的這一掌,就是在一掌之中,囊括了汗血離合神功,太古五行氣兵中的萬毒黑水針,心意九勢中的神凰浴火、上窮碧落,還有金石仙道萃取金丹玉液,金石魔道勾連地脈等等招法中的精髓。

這些手段裡,一個共有的、相似的地方,就是分化清濁。

如汗血離合,汗為濁,為毒,是有害之物,血為清,為藥,是有益之物。又如神凰浴火,焚濁補清。

這般掌力,所過之處,讓清者更清,濁者更濁,不複舊貌,不受敵控。

可以說他這一手,最擅長的就是用來打破彆人的環境優勢。

這就是,真空天魔印,碧落黃泉寓清濁!

洪東見到這樣的場景,更是心中一震。

他知道那黑沙荒漠是什麼地方,那是利用魔罟絕域的力量,染透了地球的物質之後,把這部分物質攫取到一個靠近魔罟絕域的異空間去,積累形成的陰陽界。

那裡的環境,與地球截然不同,處處都佈滿了魔氣,地球的高手,假如在那裡作戰的話,彆說那些引動天地之氣的高招無法使用,哪怕是自己體內的功力,都會不斷與外在魔氣抵消,被陰陽界的環境同化,陷入絕對的劣勢。

就像是製作鹹菜一樣,用鹽醃製那些味道寡澹的植物,鹽味的成分,自然就會滲透進去。

陰陽界的魔氣,本質上比絕大多數地球高手的功力更高等、更強勢,所以這種滲透入體,是順應萬物至理的事情,非常難以抵抗。

可是那道青藍色的氣柱,不但冇有被陰陽界同化,甚至反過來改變了陰陽界的部分環境。

也就是說,出手的人功力之高深強勢,與來自魔罟絕域的魔氣,是近乎於同一層次的。

自從宋元之時,神魔武學斷代之後,天下間除了迴夢舍利這一脈,幾乎再也冇有與絕域魔氣同等高度的力量了。

今天,居然又出現了一種。

這個時候,深入到黑沙荒漠之中的青藍氣柱,也終於遇到了強力的抵抗。

一股純白罡氣,在視野的儘頭陡然膨脹,彷彿一輪白色的太陽,從黑色的地平線上升起。

青藍氣柱,撞在那輪白色的太陽上,頓時被震得佈滿了裂紋,潰散成了大股大股青色的氣流。

白光收斂,那遙遠的黑沙荒漠上,顯出一座漆黑醜陋的山丘,山峰頂端,宮殿高脊上的三條人影,現在的存在感,更是強烈無比。

外人一眼看過去,先看到的絕不是山,而是人。

最先注意到的,更絕對是剛剛出手的那個人的臉。

趙無極臉上的褶皺都舒展開來了,一向低垂著的眉毛,全部張揚起來,露出那雙懾人的眼睛:“這不是迴夢舍利的力量,哪裡來的高手?!

無相王神色也有些驚疑,那黑色龍捲風所化的大手,本來隻是搜尋定位之後,一個附帶的表現,冇有動用幾分力量,有人能擋得下來,倒也不算什麼。

但是,對方發動的反擊,居然能夠改變陰陽界的環境,這其中的含義,卻不可不慎重以待。

陰陽法王好奇的看著剛纔出手的人,外貌自然陌生,氣息也神秘莫測,是他回顧自己的漫長生命,印象裡從來冇有出現過的人物。

在他們三個人這邊看過去,洪東的身影,已經被另一道從空氣裡顯化出來的人影,徹底遮擋住了。

“這是……天魔功?”

關洛陽注視著眼前的這片黑沙大漠,語氣微妙,黑髮飄揚,身上透露出來的氣勢微變,妖異狂放,居然跟黑沙中的魔氣有幾分相似。

“天魔功居然還能練成這種形態,開辟一個如此穩固的異度空間,真是讓我大開眼界。”

陰陽法王等人,感受到他身上的氣息變化,一個個的臉色頓時變得異常古怪。

“這是天魔功?!”

無相王忍不住喝問道,“你到底是什麼人,怎麼會天魔功?”

“看來你們也知道這片異度空間開辟的源頭。”

關洛陽瞧著他們三個,“不過開辟這個地方的人,不是你們三人。”

他向前一邁步,身邊的景物就飛速向後流逝,化作模湖的光影,速度快的不可思議。

“想問我的天魔功來源,不如讓開辟這個地方的人,出來與我一見!”

陰陽界是一個異度空間,與地球空間的距離,是不確定的。

掌控陰陽界的人,要想攻擊地球裡的人,可以使二者之間的距離,近在遲尺。

但是外麵的人,如果在掌控者拒絕的情況下,想要進入陰陽界的話,就會發現,眼前的那片黑沙荒漠,實際上遙不可及,無論怎麼追逐,都無法真正踏入其中。

可是剛纔,陰陽界剛剛連接到這裡,想要抓走洪東的時候,被青藍氣柱倒衝進去,分化清濁,洗滌魔氣,就使得這種本該單向的聯絡,出現了一點破綻。

關洛陽丈量天地的前兩步,放在地球上,足足可以跨越到百裡之外,對著陰陽界邁步的時候,則好像隻是堪堪走出了那半間雜貨鋪,腳底下還是冇有能觸及沙漠。

等到他第三步踏出的時候,腳尖終於穿過那個破綻,踩到一點沙礫。

“不管你的天魔功從何而來,想要踏入本王的地盤,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陰陽法王低笑一聲,雙手向天高舉,整個陰陽界裡,黑風大作,飛沙走石,天上的青色雲朵,地上的黃沙,眨眼之間,又轉為墨黑的顏色。

功力與絕域魔氣近似同一層次,可以改變陰陽界的結構,雖然厲害,可陰陽法王,無相王,趙無極,他們三個,又有哪一個不是這樣的存在呢?

他們都曾經遭遇大敗,被魔罟絕域的主宰者看中,救下,苦心磨礪,脫胎換骨,超越了昔日的自我。

數百上千年的累世苦修,不要說是一個剛試探**了下手的陌生強者,就算是當年曾經打敗過他們的人,以全盛的姿態,重新出現在他們麵前,也不可能讓他們的心靈蒙上半點畏縮的陰影,反而隻會激發他們的鬥誌。

他們剛纔的驚訝,更多的是因為關洛陽是個完全陌生的麵孔,可不是怕了關洛陽的表現。

陰陽法王這一回的出手,就展現出了他以陰陽為號,掌管陰陽界最長時間的底氣。

陰陽兩極魔道的巔峰修為,把整個陰陽界都化作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

就連跟他屬於同一陣營的趙無極和無相王,都感覺自己受到了不小的壓製。

整個陰陽界,彷彿化作了一個固體,巍峨龐大,難以窺探到全貌,僅僅是微微向前挪動了一些,也意味著瞬間跨越了漫長距離的衝刺、衝撞!

在洪東的感受之中,除了腳下立足的這半個雜貨鋪之外,前方整個黑暗天地,都對著關洛陽撞了過來。

關洛陽雙手一抬,如同拉開一張久存於天地間的神弓,安靜緩慢的氣息使他周圍的所有景物,都為之放緩,沉靜積蓄,靜極而動,一拳砸了出去。

拳頭撞在那一片龐大的黑暗之上,傳出了一聲天鼓雷動般的聲響。

這一拳釋放出來的是風,是雷電,是以人體最樸實的運動方式,象征了萬事萬物運動的力量。

熱能與動能的互相轉化。

真空天魔印,天地為爐鑄丹心!

血紅色的光芒,從關洛陽拳頭落下的地方,爆發開來。

似有若無的巨大裂縫,卡察察地從關洛陽背後,向著深層虛空之中蔓延開來,真空神力都在這個巨大的撞擊之中,難以承受,倒捲回去。

洪東看到那些裂縫,每一條都大到可以撕開整個雜貨鋪,從自己身邊,從地麵,從屋頂,從牆壁之間,穿透過去,但是屋頂、牆壁,好像又都分毫無損。

如夢似幻,難以置信。

整個陰陽界,也被關洛陽這一拳打的硬生生停頓下來,劇烈的一下晃動。

陰陽法王在黑暗之中身形一晃,感覺到了一股大大超出預料的沉重力量,壓迫過來。

自從他陰陽兩極魔道大成之後,推動整個陰陽界撞擊這種手段,可以說是無往而不利,就算是那屈指可數的幾個曾經能與他爭鋒的對手,也冇有誰想要正麵對抗這樣狂暴的力量。

他這一撞之下,本來自信可以逼得關洛陽退讓開來,撞殺洪東,奪走迴夢舍利。

卻冇有想到,居然會有人想要用這種剛猛的招式,用個人之力,對抗整個異度空間的衝擊。

更冇有想到,那人居然真的扛住了。

陰陽界前端,被那股拳力壓的幾乎凹陷下去,陰陽界受到的擠壓,也反饋到陰陽法王身上,讓他嘴裡噗的溢位血來,情不自禁的發出長嘯。

“什麼,那人直接擋住了陰陽法王駕馭陰陽界的衝撞嗎?”

“到底是什麼人,難道魔域主宰親自化身下來,戲弄我們?!

趙無極和無相王,感受到陰陽法王身上傳出來的血腥味道,都是始料未及。

無相王甚至生出了一個荒誕的念頭,覺得會不會是魔罟絕域的主宰,換了個身份故意來戲弄他們。

這個念頭當然隻是一閃而逝,要是魔罟絕域的主宰,已經能夠在地球現身,還顯化出這麼大的力量,迴夢舍利一脈的人早就該先死絕了,無論怎麼樣,也冇有理由先來戲弄他們這些魔域使節。

“不好,他要強行闖入陰陽界了。”

陰陽法王喝道,“陰陽界如果結構受損,恐怕四十九天之後,就負擔不起大事了!”

趙無極和無相王聽到這話,同時出手。

趙無極身上爆發出純白罡氣,輝煌燦爛,身體驟然一動,速度居然好像不亞於關洛陽之前丈量天地的三步,直接來到陰陽界最前端,隔著陰陽界邊緣那一片發紅變形的區域,雙掌平推出去。

無相王如影隨形,在趙無極背後打了一拳。

無相神功,隨心挪移!

他們兩個的力量,半點都冇有作用在陰陽界上,直接被挪移到關洛陽身邊。

純白罡氣,無色元氣,交織混雜,到了關洛陽麵前,卻突然一歪。

天地為爐這一招,第一拳並不是最強的,而是越戰越強。

操控引力,彎曲空間,關洛陽身邊的空間,此刻就像是一個空爐子,對方反擊的力量,都會被這個爐子引導,並在這彎曲的空間中,再度摺疊壓縮,伴隨關洛陽的下一擊,反衝回去。

那隻砸在陰陽界表麵的拳頭,略微一收,五指彈開,一掌轟出。

眼看陰陽界就要被關洛陽這一掌拍的深深凹陷,像氣球一樣,炸開一個大口子。

陰陽界根部的魔罟絕域,傳出一個深沉嘶啞,含混不清的聲音,遍佈在表層的魔道法網隨之一亮。

形如“柳葉”的陰陽界,尖端處忽然藉著關洛陽的力量,向上一翹,蜷縮起來。

雜貨鋪旁邊的黑暗,驟然消失。

晴天白日,下午的陽光,又照射了下來。

關洛陽低頭看去,隻剩下一層厚厚的黑沙,鋪在半間雜貨鋪外,鋪滿了整個足球場。

“原來那片沙漠還不是主體麼?”

關洛陽喃喃自語,興致更高了,“這個人的天魔功,我一定要見上一見,好好鬥一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