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風雲吃驚:“輪迴逆脈身?那不是十大根骨第二麼?號稱最詭異的最罕見的根骨!?”

張漢修歎氣:“確實是輪迴逆脈身,但這種根骨,也不知道有什麼特彆的。又冇有大道靈根那樣強大,也冇有聖焚琉璃體那種霸道。”

天麟子微笑:“小牛鼻子,你還是學識太淺。十大根骨排行,我將它拍在第二,是因為輪迴逆脈身實在是太少,這個世上的人也不可能會有輪迴逆脈身。因為這種根骨,隻有無道之子纔有這種根骨。”

“無道?!”陸風雲嚇得冷汗立即流下來。

陸九州不解:“爹,您這麼緊張乾嘛?”

天麟子很隨意的解釋:“那是因為你爹真的怕無道之子,他畢竟是經過一些後期的劫難。無道,就是超脫與這個世界所有律法限製的人。他們普遍都會來曆不明的古武功法,而且,這些人無一例外的都擁有輪迴逆脈身這一根骨。”

“曾經,武朝天子下令,誅殺天下所有無道,他將無道視為不詳與禍端。就是因為當年天元公趙悲同在觀星台上參悟,得到天機。留下一條卜辭:天子無道,塵凡禍亂。少子降臨,四方歸服。”

“所以,天子猜疑這天子無道,說是無道子篡權奪位之意。但實際上,無道冇有奪得帝位,塵凡禍亂是他自己惹出來的。”

陸九州這才鬆口氣:“原來是武朝天子猜疑,才把無道說的那麼邪乎?”

天麟子不可置否,他若有所思:“我天麟閣內存放文獻,有關無道子的,每一個都是下一代的天子。所以,天子想殺無道,很正常。因為他也是無道子!不屬於任何律法,而且不歸任何人管。但普遍的,都成了帝元公座下的弟子。”

方必安眉頭緊鎖,他抱拳躬身:“前輩,若是真的這樣,那此次江潮怕是不能成為天子了。”

天麟子輕聲笑道:“方帥所指,可是帝元公龍祖與李傳安和陸秦之死有關?”

“是的,我們調查過,當年的凶手,最大嫌疑之人,便是劍甲孔吉還有毒甲苦羅,此二人都是帝元公的弟子。”

天麟子默認了方必安的說法,他長歎一聲:“確實,這便是我來找江潮的原因,他既然無法成為帝元公的弟子,那就應該在我與天元公之間選一個當師父。”

“我倒是以為,他或許可將天下變為武人與王朝並立存在,天下王朝不再大一統,但也會迅速形成幾個大的王朝,但任何一個王朝都要尊武帝城為天下共主。武帝將控製天下武人,為天下最強之人,行最強之事。”

方必安搖頭:“這怕是我們說不準的,天元公他老人家到怎麼想的,我們也不清楚,這一點,還需要您二位自行商量。”

天麟子嗬嗬一笑:“嗯,我來這裡一來是看看江潮的事情,二來就是來找趙悲同的。”

“他趙悲同對江潮看起來也是不感興趣,我想他應該早就知道江潮與他無緣,若是這樣,說來說去應該隻與我有緣了。”

眾人誰也不敢反駁,那紅衣女子蘇靈兒行禮拜道:“天麟子前輩說的是,不過據我所知,他要滅北燕四宗之人,前輩來西牛賀洲怕是走遠了,您現在應該去大比那邊,江潮一定會現身的。”

天麟子擺手:“我自然知道的,我知道你蘇靈兒是亂世盟的眼睛,耳朵,和鼻子。亂世盟所有的情報,都是你一手掌管的,紅門館的能量,我也是知道的。但是嘛,比起我的天麟閣,你們差的還真都不是一點那麼簡單。”

“前輩說的是!”

蘇靈兒躬身,不敢吭聲。

天麟子微微一笑:“看來你們還算誠實,那邊不找你們麻煩了。今日之事提醒你們,江潮,我保了!”

說罷,天麟子大搖大擺的走出去。

眾人看著他離開,都捏了一把冷汗。

陸風雲看到天麟子出去,他沉聲道:“現(本章未完!)

第378章:不必擔心

在,你們誰給我解釋一下,我外孫到底是怎麼回事?”

眾人麵麵相覷,都看得出陸風雲已經在爆發的邊緣,陸九州哆嗦的說道:“爹,不是我們不跟你說,是江潮他想要給我姐和姐夫報仇,希望複仇之後,再跟您相認。我覺得他也是一片孝心,到時候也讓您開心一下。”

“所以,就冇說。”

陸風雲目光冰冷,掃了一眼陸九州:“那他到底是怎麼活下來的?”

陸九州低下頭,神情悲哀道:“是七哥……”

陸風雲一怔,接著他激動的抓住陸九州:“你說什麼?你再說一遍?老七救了慶潮?他人呢?”

說到這,陸風雲的聲音在顫抖。

所有人都聽得出,他害怕得到真相。

老爺子怕是也已經猜到了真相。

“七哥已死,被營州楊家和封山會所害,是江潮報的仇。”

陸風雲唏噓:“老七呀!!!為師……對不住你!!!”

眾人都低下頭,任誰都能聽出來陸風雲的悲憤之情,他已經上了年歲,突然得知自己的弟子竟然是為了保護外孫而死,自然更加內疚不已。

陸九州跪下,他連忙勸道:“爹,您莫要悲傷,七哥是姐夫的結義兄弟。他拿命護住了江潮,而咱們家的孩子,也冇有丟人,他為義父報仇,吃儘了苦頭。”

“但,這孩子什麼都冇抱怨,他隻是想為七哥把仇報了,為慰藉姐姐和姐夫的在天之靈,他更是要滅北燕!”

陸風雲慨歎:“這孩子,一定是吃了不少的苦……他現在人在何處?”

方必安連忙拱手:“回稟盟主,江潮人在北臨,現如今怕是已經去了北唐了。”

“北唐?方必安!你難道不知道他的身份?李秦安怎可能容得下鎮南王世子還活著?”

“就算是他李秦安還能念及舊情,房賦那老匹夫能放過潮兒不成?!”

陸風雲黑著臉,方必安沉默片刻後,繼續回道:“盟主放心,江潮已經不需要我們保護了,他其實還有另外一個身份,隻有我們幾個知道。”

陸風雲神情一滯,他眯起眼睛:“另外一個身份?什麼身份?”

四人相互看一眼,接著張漢修拱手:“盟主,江潮乃是神通王九陽的傳人,王神通已經坐化,入得天門,而他這位陸地仙人,已經將全部功力,傳給了江潮!”

“什麼?!!”

第378章:不必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