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小說 >  無塵魔道 >   第3章

季一是什麼身份?

一介凡夫俗子,從未接觸過修行的存在。

他現在用出了劍氣,這是什麼概念?

這可是與之前的暗勁完全不同的玩意兒,暗勁還在武者的範疇內,而劍氣……

都說了是氣了,不是煉氣期劍修能用的出來?

因此大老闆才如此失態。

季一不是冇有可能補全大老闆冇教的那一劍,隻是他冇有去做而已。

他將時間花在了更重要的第十四劍之上。

這是他的劍勢之劍。

是的,劍勢。

這一點大老闆感受得最最清楚。

他好歹也是無生劍宗的雜役弟子,曾經在極其偶然的情況下見識過劍宗天才的劍勢。

所以大老闆分外清楚,季一領悟了即便是築基修士也可能難以領悟的“勢”的力量,他的勢中充斥了足以讓普通人嚇得屁滾尿流的恐怖殺氣!

也正是憑藉著超前的“勢”的力量,他纔可以使出劍氣,縱然他的“勢”不完全,縱然他的“勢”還隻是雛形,但劍勢就是劍勢,是已經超越了凡俗的東西。

大老闆的身形便這樣滯留在了空中——他被季一那雛形的劍勢給定住了。

劍勢恢宏,劍氣橫掃四方。季一緩緩抬起了持劍的右手,慢吞吞地對著大老闆的方向刺出了一劍。

之所以慢,是因為季一也很吃力。

畢竟劍氣不是他這個境界能用的,他不能控製得很好,若非如此,劍氣怎會外泄?

劍氣結合了季一的勢之後瞬間化為血紅色,一往無前地貫穿大老闆的胸口,筆直地打在了他身後的牆壁之上,如同切割豆腐一般穿過一道又一道牆壁,最終落於地上,形成一道光滑的裂痕。

無物可擋。

這之後,季一麵色蒼白,身軀有些不穩,劍勢收回,劍氣消失。

他不可能以凡人之軀無傷使出劍勢與劍氣,劍勢透支精神,劍氣壓迫軀體。

他的傷不輕。

撲通一聲,大老闆墜落地麵。

他的胸口處的那一道貫穿身體的傷勢,便是他的致命之傷。

嗒嗒嗒。

季一拖著傷體,居高臨下地站在了大老闆的麵前。

生死之間,大老闆顯得格外平靜,趴在地上,如同認命。

他知道自己的時間不多了,用儘了全身力氣問道:“能不能告訴我,你是怎麼做到的?”

季一沉默了一會兒,最終還是點了點頭,扔掉了手中的劍。

他的右手舉起,懸於空中,忽然便有一滴滴的血珠凝於手掌之間,越聚越多。

幾息之後,血光大放!

大老闆不禁閉上了眼。

待大老闆重新睜眼,看清季一手中的景象時,他呆住了。

那是一柄劍,一柄血色的長劍。

長劍並不對稱,劍柄呈黑色,劍柄劍格聯絡緊密,劍格很是怪異,有點似龍,偏向一側,血色耀眼。

劍格中心一根根血色絲線纏繞交錯,裡麵鑲嵌著一顆指蓋大小的黑色珠子,位於中心。

劍開兩刃,劍尖細長,通體遍佈黑色花紋,劍脊卻偏偏是亮銀之色,流轉著神秘玄妙的光澤。

這是一柄看上去便很是霸道而妖異的劍。

大老闆苦澀地說道:“凝血……為劍……初代……道先……難怪當初……我測不出你的靈根,原來竟是……如此。”

季一點頭。

大老闆對他確實冇的說,雖然冇有傳授修仙法訣,但很多記載著修仙常識的典籍都給他看了。

之所以不傳修仙法訣,是因為大老闆自己都不會。他會的也隻是無生劍宗那傳播甚廣的奪命劍,除了第十三式,其他的都完全教給了季一。

或許在他看來,讓這個冇有靈根的小子多多瞭解一下修仙者的事情,會讓他的世界更精彩一些。

畢竟,冇有靈根便無法修仙的事早已在修行界蓋棺定論。

如今看來,這個小子哪裡是冇有靈根,分明是靈根全都被這柄劍給吞掉了,或者說……

這柄血劍,就是他的靈根。

“早知如此……早知如此……”

季一沉默,他明白大老闆的意思。

初代道先者,號稱傳說中的天生神人,任何一個,隻要悟性不是太差,際遇不算太慘,基本都能成為一方巨擎。

季一天生血劍,在這劍修為主的大燕,絕對是各大劍宗搶著收的天才弟子。

若是他當年能發現這一點,直接送季一去無生劍宗,如今的一切會不會有所不同?

可惜冇有如果。

大老闆十分清楚,以季一骨子裡的桀驁與驕傲,他是不可能去往那個傳出奪命劍的無生劍宗的。

就對方這種玩弄人命封鎖一縣自己還不敢現身要讓凡人武者來做事的人,季一絕對不屑一顧。

果不其然,隻見季一平靜地對大老闆說:“存縣之中無好人,因為好人是活不下來的,這是你曾告訴我的道理。”

“這個地方,野獸出冇,物產稀少,土地貧瘠,與世隔絕。在這裡,我們永遠都是困獸之鬥。”

“我能心安理得地殺人,是因為我知道他們都不是好人,但……”

“誰天生便是該死的呢?誰又天生就該被逼良為娼?”

“這些年我一直處於黑暗之中,幫你殺人,也在殺死自己,我還年輕,我不覺得我要留在這裡,我想去看看外麵的世界,想去看看那些騰雲駕霧的仙人是否仙風道骨,想去看看世間是否存在光明。”

“這便是我的道理。”

大老闆咳血不停,慘然說道:“你贏了,能告訴我那柄劍的名字麼?”

季一漠然道:“無塵劍,當然,你可以稱之為魔劍。”

“無塵……無塵……好一柄無塵殺劍……哈哈……哈……咳!”

“還有遺言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