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小說 >  無塵魔道 >   第2章

大老闆人雖老朽,但實力擺在那裡,老當益壯,寶劍未老。

他的眼中精光爆射,猛然將桌案一掀而起,從案板之下抽出了一柄細長的寶劍。

細劍,很配快劍。

從他提劍站在季一麵前的那一刻起,季一便已經嚴陣以待。

季一不再猶豫,眼中寒芒閃過,麵無表情地刺出了第一劍。

奪命十三劍,第一劍,奪命無血。

這是第一劍,是刺劍,是奪命劍的起始之劍,是奪命劍勢的源頭。隻有將第一劍練好,纔有可能練好奪命十三劍。

大老闆麵無表情地刺出了一劍,同樣是奪命十三劍的起手式。

二人的長劍在空中短暫地碰撞、交錯,鏗鏘的聲響幾近於無,然後又疾速分開。

大老闆讚歎一聲,“好!”

嘴上稱讚,手中之劍亦是不慢,大老闆身為傳授季一奪命十三劍之人,自然對於這門劍法極為瞭解。

第一劍奪命無血以後,奪命劍法將會成為狂風暴雨般的致命攻伐。

第二劍,孤魂懾魄。

奪命劍威名赫赫,可到底是武者技法,自然不會有所謂的攝魂之說,這裡的第二式,名為孤魂懾魄,實則其中所有複雜難明的招式裡都隻有一個宗旨——

那便是極致的快。

天下武功,無堅不摧,唯快不破。

季一與大老闆明明身上冇有任何的靈力,僅僅憑藉著武者那點微薄的真氣,便能如同鬼魅一般地幻化身形,令人難覓蹤跡。

快!快!快!

兩柄長劍乒乒乓乓的聲響在空蕩蕩的大宅院裡不停迴響,逸散的勁氣掀起了一道道風聲。

風聲劍鳴聲聲入耳。

二人如影隨形,如同鬼魅。

而接下來,便該是第三劍。

“劍英飛零!”

大老闆輕喝一聲,長劍輕抖,一時之間浮現無窮刀光劍影,劍花絢爛。

在生死之戰之中機會轉瞬即逝,說出招式名字顯然是愚蠢的做法,季一很明顯地感覺到,這位大老闆之所以這樣做,就是為了提醒自己。

看,我出第三劍了。

季一的眼神略微有些黯淡,但轉瞬之後,他又重新煥發出強烈的戰意。

在他同樣使出第三劍時,大老闆明顯地感覺到季一的一式劈斬有著很明顯的破綻。

破綻剛好在肩膀,而大老闆的劍此刻也正在那裡。

由於大老闆正準備收劍回攻,他的劍反而冇有指向季一。

也因此,他隻能用劍柄點在了季一的肩膀之上,將之擊退三步之距。

“你為何留手?”

季一冷漠不言。

大老闆冷哼一聲,“隻要我還活著一天,我就會守著高山之後的這片地方,死命守著,一直守著,一個人也不會放過,你也就一天不能出去。你若再留手,要麼是被我斬於劍下,要麼是一輩子都待在這個地兒,百年之後化為一抔黃土,你自己選。”

季一勃然大怒。

也許是對於這個養育了自己多年的長輩還有一些舊情,也許是對於這個教了自己五年劍法的師傅還有一些感激,也許是對於這個半隻腳踏進棺材的老人有一種哀其不爭之感,季一的心中忽然充滿了憤怒。

“你都已經是個要埋進黃土的人了,還要在意那些所謂的上仙給你的東西嗎?你都已經活了這麼多年,待在存縣這麼多年,你還在意那些身外之物嗎?啊?你就那麼想做狗?”

季一破口大罵。

一個少年人當麵罵一名老者,當麵說他活不了多少年了,多少有些離經叛道。

也許過去的那些年裡,他們就是這樣過來的。

“不錯。”

大老闆重又恢複平靜,抖了抖長劍,似乎有千言萬語想要說,但最後還是隻說出了一句:

“我就是要做仙人的狗,我就是你的擋路石。”

季一終於不再留手,劍劍凶猛,招招致命,完全是不要命的打法。

“奪命十三劍隻攻不守,一往無前,這是你教給我的道理。”

返幽踏雲!這是身法之劍!

韜形斬影!這是隱殺之劍!

難錯愁城!這是封困之劍!

驚羽無常!這是變化之劍!

一連四劍。

二人之間連續的劍招不斷交鋒,直到第八式晦明兩斬斬出,除了明麵上的劍招之外竟還有分外隱晦的暗勁,將二人同時震開。

哢嚓一聲,大宅院的牆壁之上竟然出現了些許的裂紋,木門開裂,驟然之間,塵埃飛揚。

季一長劍橫舉,拂過麵前,身形如風,真氣迸發,自下而上地掀起了一陣風。

與風同行的,是他的劍。

第九劍,血瀾風起。

到了第九式,十三劍便已經隱隱超出了武學的範疇,接近了那所謂的仙道法訣。

照大老闆所言,這奪命十三劍本就是燕國無生劍宗的基礎劍法,經過無生劍宗曆代劍修大能的改善完善,是修仙第一境煉氣之境打基礎所用。

十三劍全部練成,便會在劍道之上打下最為堅實的根基,能在煉氣之境快速精進。

“好!”

大老闆再度讚歎,不過話語之中充斥的卻是森然的殺機。

氣勢,殺機,這纔是第九式的奧義。

與之前的第八式截然相反,第九式雖然氣勢洶洶,兩劍相接之後反而無聲無息,風平浪靜。

隻有當事的二人才能感覺到對方的殺意與勁氣在自己的體內逐漸蔓延。

“嗯哼……”

季一喉間一甜,強行壓下傷勢,緊接著踏地而退,翻身出劍,整個人便如同旋轉的尖錐一般,向前暴衝而去!

地板被掀起,塵土飛舞不斷!

大老闆見狀率先使出了第十劍:掩月追星。

這第十劍是一套重擊連擊之術,大老闆手腕扭動,點劍破招,先是擋住了季一的洶湧之勢,整個劍身都被壓得彎了下來。

大老闆身子向後一彎,屈指彈劍,快速回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連攻季一的膝、肘、胸口。

季一一一擋住,抬劍相持,長劍繞於對手的劍上,翻轉而回,轉而繼續出劍。

“天地不仁!這怎麼可能!”

大老闆高呼。

奪命十三劍各有側重,可總的來說依然是為了打基礎,既然是要打基礎,那必然是要層層遞進的。

尤其是奪命十三劍的最後五劍,會凝結出一種特殊的“勢”,將最後五劍化為一體,這就是說,最後五劍是連貫的,不使出這一式,就無法使出下一式。

大老闆之所以如此震驚,便是因為季一此刻竟然跳過了第十劍掩月追星,直接使出了第十一劍:天地不仁。

奪命十三劍隻攻不守,這第十一劍便是個以攻為守的手段。

料敵先機,攻敵必救。

可以說,第十一式如果冇有極高的天賦或者常年的修習,是根本修不成的。因為它已經逐漸脫離武學範疇,達到無招勝有招的境地。

無招勝有招!

大老闆知道,對於此刻的季一而言,他是無法戰勝的了,季一的劍法已經到達了自己也難以企及的地步。

即便他幾十年的苦練也比不過。

所以大老闆匆匆忙忙地打出了幾招“天地不仁”,積蓄到了足夠的勢之後,便立刻轉成了第十二劍:劍下悲歌。

如果說天地不仁是無招勝有招,那麼劍下悲歌便是集全力於一招,講究的是一擊斃敵,威力十足,實打實的極端一劍。

隻有這樣的招式才能威脅到季一了。

然而這一招,被季一用十三劍的最後一劍擋住了。

第十三劍,山迴路轉。

因為奪命劍殺性太重,劍客自身的防禦其實是非常薄弱的。

第十三劍便是一個轉折。

第十三劍的作用隻有一個,那便是轉。

十三劍的後麵幾劍具有不可分割的連貫性,而這第十三劍雖然不是防守劍招,但它可以將已經到了巔峰的奪命之勢轉回之前。

這就是說,到了第十三劍之後,出劍者可以將劍招再度變回之前的任意之劍,依舊是攻劍,但卻有了更多選擇。

有時候,選擇就是無形的退路。

而在季一手裡,第十三劍就更不簡單了,他本就可以憑藉驚人的悟性無視劍法的連貫性,根本不需要第十三劍用作中轉。

他的第十三劍是用來卸力的。

不僅如此,大老闆可以明顯感受到,季一第十三劍之後,劍法更加虛無縹緲了,難以揣測,難以琢磨,就像是……

糅合了奪命劍的前招一般,融幾招為一招,真正的變化多端。

“你已將十三劍融會貫通?”

大老闆失聲道。

季一冇有回話,隻是冷冷地看著他。

大老闆深吸一口氣,將已經有些缺口的劍高高抬起,一字一句地說道:“你很好。”

“我知道你在劍道上的天賦很高,冇想到竟然有這麼高,以凡人的境界在區區五年內便將奪命劍練至大成並且融會貫通,便是創出奪命劍的無生劍宗之中怕是也冇有這種人物。”

“不過,所謂教會徒弟餓死師傅,你認為我不會在劍法之上留一手麼?”

季一眉頭一皺,似乎在思索著什麼。

大老闆輕輕地笑了,“你應該看看,什麼纔是真正的第十三劍,什麼才叫山迴路轉。”

隻見他猛然提起全身真氣,兩腳重重地踏地,縱身跳起,一劍重斬而下。

“所謂的山迴路轉,其實是登峰造極後的相容幷蓄!”

何為登峰造極?

每個人的概念都是不一樣的。

大老闆的登峰造極,便是凝聚全身的真氣,孤注一擲,使出絕殺一劍。

說白了,就是真氣的爆發。

季一眯起眼睛,明白了大老闆的話。

他學的山迴路轉,是冇有強大的攻勢的,隻有一箇中轉的作用。

這其實與奪命劍的隻攻不守有些相悖。

季一也曾奇怪過,也曾問過大老闆,卻冇有得到迴應。

如今看來,其實並不是山迴路轉冇有攻,隻是大老闆冇有教,他冇有學到而已。

真正的山迴路轉,是承接劍下悲歌的招式,招式為一,真氣為一,真正的集中全身力量,畢其功於一役!

這就是大老闆留的那一手。

不過麵對大老闆的這一劍,季一竟然冇有任何慌張。

“原來第十三劍是這裡出了問題……”季一微微搖頭,輕聲問道:“你知道,以我將十三劍融會貫通的劍道水準,為何獨獨冇有悟出你這一式麼?”

尚在半空中的大老闆白髮飄飄,眼中閃過幾許愕然,滿臉的不可置信、不可思議,連出劍都慌亂了一些。

季一冇有發現,這時的大老闆眼神深處,其實始終有一縷欣喜。

“因為,我不需要了。”

季一劍指對方,以一種極其孤傲的語氣說出了接下來的話。

“第十四劍,殺氣,乖離!”

大宅院中,忽然劍氣肆虐!

大老闆立刻睜大了眼睛。

“這是,這是……”

“第十四劍,我的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