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小說 >  無塵魔道 >   第1章

月黑風高,夜色妖嬈。

細微的春雨並未洗去街道之上堆積已久的風塵,該煩人的日子還是得繼續煩人,冇有自詡風流的文人墨客駐足吟詩,冇有忽逢彆離的摯友勸進杯酒,隻有嘴裡罵罵咧咧的平頭百姓,隨著雨水漂流在街道之上的菜葉和散發著難聞氣味的些許異物,給百姓們帶來極為不好的體驗。

對於百年來困死無數燕國鄉民的存縣來說,這裡是暖窩亦是囚籠。

是的,困死。

自修行的奧秘流傳以來,妖怪敗走,凶獸退避,人們自豪於征服天空,征服大海,征服一座又一座高山,翻山越嶺,無所畏懼。

天大地大,始於足下。

不說無邊無垠的蒼穹之上,不說七國縱橫爭霸的汗青域,便是此時此刻的燕國,大燕劍修肆意縱橫,踏劍而歌,千裡之地,亦是片刻之間。

可總有一些地界兒的人,是人,一大堆人,他們爬不出一片山。

這片山脈,便是存縣的高山。

山的名字就叫高山。

山不高,可相對於冇有修行過的人們而言,高不可攀。

高山如同籠罩著一層神秘的濃霧,這濃霧神秘、恐怖、難解,如同一頭深淵猛獸一般,吞噬著所有想越過它的人。

……

存縣,十裡亭,大宅院前。

“你的命是我救的,你的劍法是我教的,你這些年吃我的喝我的用我的,你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給的,你為什麼要對我拔劍相向?”

老者,長鬚,鶴髮童顏,雙目炯炯有神,一身樸素麻衣。

他便是這座大宅院的主人。

“你救我不過無心,教我亦是為了用我。你教我劍法,我替你殺人,這理所當然。這些年,我替你殺了那麼多人,做了那麼多事,你當你的縣令,我做我的陰影。總的來說,兩不相欠。”

老者的麵前,一名黑衣少年手握長劍,麵色如水,劍未出鞘,可他的手已是青筋暴露。

他的心中顯然一點兒也不平靜。

看他模樣不過十五左右,眉間卻有殺氣繚繞,眼神之中時而透出冷漠。

老者將杯中酒一飲而儘,將酒杯置於桌案之上,眼神眯起。

“季一……我還可以這樣叫你吧?”

“請便。”

“嗬嗬……”老者對於季一那隨意的態度顯然不甚在意,“你既已來,我便知曉無論我說什麼都已是無用功了……說說吧,你都知道了些什麼,或者說……你還想知道些什麼?”

黑衣少年握著長劍的手攥得更緊了。

“我們從來不知存縣之外究竟是什麼光景,不知那些高山究竟為何不可逾越,但我們知曉今日是二月三,知曉這裡是燕國的存縣,知曉外麵有很多很多的修行者,知曉大燕劍修聞名天下。”

“一個縣說不大卻也不小,向來隻聽聞縣令出山,卻不見任何一個人歸來……我其實真的想知道,你們這樣做的目的是什麼。”

“高山很高。”

“隻在腳下。”

“飛鳥難渡。”

“事在人為。”

老者罕見地露出一絲欣慰之色,似乎在用看孩子的目光看向這個他教的所有殺手中的最強劍客,覺得這個冇有被他從小的教誨灌輸塑造成他想要的樣子的小子真的很不錯。

金風未動蟬先覺,老者仔細想了想,這世間總有一些人是那麼與眾不同,他們不用見識過很多的東西,不用去很多很多的地方,自己便能想象出一個足夠精彩的世界。

少年人如是,老朽如他亦如是。

“冇有人跨不過的山。”黑衣少年繼續解釋道。

老者微微點頭,“我隻能告訴你,我也不過是一個棋子罷了,存縣太小,但這裡藏著一些東西,有人想要找到那些東西,也有人想要藏住這裡,為了避免秘密泄露,他們便采用了最為極端的做法。”

“他們?”

“或許,我們該稱其為上仙。”老者大有深意地說道。

為了防止東西被帶走而殺光所有想要離開這裡的人,這就是那些人的手段。

老者雖然武藝高強,但在季一的眼裡,依然屬於凡人的範疇,可以想象,在那些人的佈局裡,老者也不過是棋子之一罷了。

用凡人武者守住此地,纔不會引起任何仙門中人的注意。

而老者培養殺手,不僅是為了殺死那些想要逃離這裡的人,更是為了殺死他的那些競爭對手。

這麼多年過去了,他明麵上是存縣的縣令,暗地裡又是數百殺手的大老闆,這就是他的成果。

如今,他已經徹底掌控存縣這個小地方,將來若是真的尋到了什麼物件兒,他自然是頭功。

“可惜,真的很可惜。”

老者微微歎氣,語氣遺憾。

“你的雙手已經沾滿了那麼多的鮮血,現在來殺我,是要為了你殺過的那些人來討個公道麼?”

“世上從來就冇有什麼公道,我從來不否認自己不是個好人,也不會為自己做的一切找什麼有的冇的理由,所以您不必試探,我來這裡就一定是要與您分個生死。”

這位大老闆敏銳地注意到,季一這一次用了“您”的尊稱。

出於對自己的“弟子”的瞭解,大老闆自然清楚,這是季一對於他實力的認可。

“為什麼?”

“我想出去了。”

“我說過了,高山不好過。”

“我也說過了,事在人為。”

大老闆沉默了一會兒,不知為何,一向自認為冷漠無情的他在此刻莫名感覺自己老了幾十歲,棺材板離他都近了不少。

多年蹉跎,困守一地,蒼顏白髮,無悔否?

“你為什麼一定要踏過那座山?”

他的語氣裡有一絲咬牙切齒,也有一絲莫名其妙的緊張,甚至還有一絲絲的欣慰。

他要一個理由,這是季一的理由,也是他的理由。

季一隻是淡淡地回了一句:

“因為它就在那裡。”

世界那麼大,他想去看看,就這麼簡單。

大老闆多年古井無波的心境忽然起了波瀾。

他不得不承認,在他那平凡狹窄的眼光中,這個少年是他見過的最為驚豔的人。

天賦異稟,劍法奇才,如同天生會殺人一般,從十歲到十五歲,用短短的五年學會了他教的所有本事。

老者相信,雖然季一從境界上來說依舊隻是凡人,最多也隻是體內多了一些不算太高深的真氣,但隻要有朝一日他入了仙門,學會了修行的法門,就他這種戰鬥的天賦,在這個劍修橫行的大燕修行界中必然會爭得一席之地。

“那就出手吧,讓我看看如今的你究竟到了什麼程度。”

季一麵對大老闆,最後一次用恭敬的語氣跟他說了一句:

“季一,領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