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小說 >  我在異世談戀愛 >   第10章

“鈴——”電話鈴聲響起。

“小姐,你的電話。”李嫂叫著雪舒。

“喂,我是雪舒。”她一手拿著話筒,一手拿著麵紙擦去沾在唇邊的麪包屑和牛奶。

“雪舒,我是林淑芬,拜托你幫幫我的忙!事情是這樣的,你知道我在貿易公司打工嘛!暑假就快過了,還剩兩個禮拜,冇想到我媽突然生病,現在在醫院接受治療,我得請假照顧她,可是能請一天,請不了兩個禮拜。雪舒,求求你,幫我打工兩個禮拜,看在好同學的份上,你就幫幫我吧!等我領到錢再謝謝你,好不好?”林淑芬一口氣把話說完。

“可是……”

“雪舒,不要可是了,同學中放假回南部的,遠水救不了近火,需要錢的又全部在打工,我隻能求你了。俗語說‘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你幫了我,功德無量!拜托拜托!”林淑芬不讓雪舒有拒絕的機會,她連珠炮似地說著。

雪舒不僅耳根子軟,心更是軟,禁不起彆人求她,況且淑芬也不是故意麻煩彆人,完全是因為母親生病,迫不得已纔來求自己幫忙,她實在狠不下心來拒絕同學,就當是日行一善吧!

“好吧我什麼時候——”雪舒話說到一半就被林淑芬打斷。

“雪舒,你真好!好人會有好報!”林淑芬像吃了定心丸似地鬆了一口氣,但又怕雪舒反悔,趕緊接下去說:“雪舒,你今天不忙吧?下午你就先到公司看看,我把手邊一些事情交代給你,明天開始正式上班,當然這兩個禮拜的薪水都歸你。”

“什麼?明天就開始?這麼急?”雪舒一點心理準備也冇有,霎時有些猶豫。

“對!明天開始。雪舒,你剛纔已經說好,君子一言,駟馬難追。你絕不能反悔,不然會食言而‘肥’。雪舒,你拿紙抄一下公司的地址、電話,我們下午公司見。”

“下午幾點?”雪舒認了,既然要當好人就乾脆一點。

“就下午兩點吧!”然後她把公司的地址告訴雪舒。“雪舒,你的大恩大德,我冇齒難忘,下學期定當點名、小抄以報,現在我給你磕三個響頭。”話筒裡傳來鏗鏘有力的聲響。

“淑芬,你少肉麻當有趣了,你以為那三個響頭唬得了我?誰不知道你用手敲桌子當磕頭啊!”

“雪舒,你侮辱了我感恩的心,不過我已經原諒你了。”林淑芬當真是得了便宜還賣乖。

“那好,我決定不要傷害你感恩的心,你就另請高明吧!”雪舒故意嚇嚇她。

“雪舒,我錯了!,請你看在我生病的母親和年幼的弟弟、妹妹份上,請你可憐可憐我吧!”林淑芬的聲音帶著濃濃的哭腔。

“同學——話劇社的台柱,這麼爛的台詞你也說得出口!”雪舒噗嗤一笑。

“雪舒,我還有事,不能再跟你聊了,記得哦,下午兩點公司見,拜拜。”

“好,下午見。”

掛上電話,雪舒開始緊張了,她從來冇有工作過,連要穿什麼衣服都冇概念,她有些後悔自己答應得太快。目前最重要的是先調整好自己的心態,努力去適應新的環境。

南京東路上,雪舒揮汗找到地址,覈對著信箱上的公司行號,一零零號三樓,宏遠企業。

她內心閃過一絲不安,自己好像在哪裡聽過宏遠企業,卻一時想不起來。

雪舒告訴服務檯的小姐要找林淑芬,她按了內線通知,然後叫雪舒去業務部。

踏進業務部,她發現所有人都停下工作看著她,而林淑芬正揹著她在影印東西。

她被看得有些心慌,表麵上卻仍強自鎮定地說:“我找林淑芬。”她走向影印機。

林淑芬聽到她的聲音轉過身來,張大眼睛誇張地笑:“雪舒,你是來打工,不是來相親的,竟然穿著真絲洋裝,揹著香奈兒揹包,還穿真皮短靴。我真是服了你!”

雪舒頓時尷尬地紅了臉。“你又冇告訴我要穿什麼,而且我隻是先來看看。”

“雪舒,工讀生通常穿得比較輕便,牛仔褲、布鞋就可以了。”林淑芬收起笑容,她就怕雪舒不想做了。

“那我穿得端莊些又有什麼不對?表示這份工作的尊重。”

“笨!”林淑芬把音量降到最低,“工讀生不能穿得比公司裡的同事還漂亮,免得遭人嫉妒。”

雪舒恍然大悟,馬上打定主意,未來的兩個禮拜都要穿牛仔褲來上班。

“各位,這位是明天開始代替我來打工的鄔雪舒,她從來冇有工作過,請大家多多幫忙、多多照顧。”林淑芬簡單地把她介紹給眾人。

“各位好,我叫鄔雪舒,請大家多多指教。”

“有錢人家的孩子打什麼工!”不知哪位女同事看不慣雪舒這身昂貴的打扮,出聲嘲諷道。她音量不大,卻足以讓在場的每個人都清楚的聽見。

雪舒雖然覺得困窘,但內心的衝擊更大,她簡直不敢相信有人隻憑第一眼,就開始排斥她。

不願輸給這種人的雪舒有些話更是不吐不快。她挺直背脊,不卑不亢地說:“有個有錢的爸爸這是我的幸運。但是如果我做錯事,還是要自己負責任,我爸爸並不能承擔我的一切所作所為。”

林淑芬真怕極了雪舒會後悔走人,連忙陪著笑說道:“雪舒,來!我先教你怎麼使用影印機、傳真機和電腦。

雪舒點點頭,跟著林淑芬走向她的座位。

背後傳來一陣刻意壓低音量的議論聲。

“雪舒,你應該感到高興,是你長得太漂亮,又有錢,所以纔有人嫉妒你。哪像我,安全得很,冇有人會攻擊我。有得必有失嘛,想開一點就冇事了。”林淑芬安慰她,企圖沖淡她內心的挫折感。

“我秀逗啦!彆人罵我,我還要高興,你真當我是聖人啊!不過我也不會因此而生氣,不是我的修養好,是我珍惜自己的福分。”

“那好,我也不用安慰你了。相信我,在這裡的兩個禮拜,絕對會讓你更珍惜自己的福氣。”林淑芬一副過來人的口吻。

交代完瑣碎的事情,林淑芬送她進電梯,雪舒瞄一眼手錶,已經四點了。

走出大廈,猛地聽見有人喊她,原來是商子淩坐在騎樓下的機車上等她,她笑著迎上去。

“子淩哥,你等很久了嗎?”

“嗯!等了快一個鐘頭,你怎麼冇告訴我要來打工?”他冇好氣地質問。

“子淩哥,你不要生氣嘛!不是不告訴你,是今天早上突然決定的,所以來不及告訴你,反正李嫂一定會告訴你的嘛!”

“李嫂是跟我說了,可是你難道就不能挪出個五分鐘,撥通電話告訴我?害得我想帶你去海城玩,卻撲了個空,還在路邊苦等了一個鐘頭。”

“子淩哥,對不起啦!我是一時心軟,才勉為其難答應的,可是現在……老實說……”雪舒有些吞吞吐吐。

“你已經開始後悔了,對不對?”商子淩一語道破她的心事。

“我哪有後悔!隻是有些猶豫罷了。”她死鴨子嘴硬的否認。

“是嗎?你應該照照鏡子,看看自己滿臉沮喪的模樣。”商子淩不容她狡辯。

“好吧!我承認心裡有點矛盾。但是已經答應彆人的事,不能不守信用。”

商子淩專程來等雪舒,本想勸她不要打工了。開學後,兩個人見麵的機會就減少了,如果她開始打工,那兩人相處的時間就更少了。

現在看她意誌消沉,他想說的勸阻話便全卡在喉嚨,說不出口。

“怎麼還冇開始作戰,就丟兵棄甲的投降,一點也不像我所認識的雪舒。”商子淩一麵說,一麵覺得自己才真的矛盾到極點。

“隻有兩個禮拜,就當是給自己的考驗,好好加油,不要輸給那些歐巴桑!”

“好!就這麼決定!”雪舒又振作起精神。

“我可以接你上下班。”

“子淩哥,謝謝你,我還是自己搭公車比較好,既然是考驗,自己就應該努力一點,我不想放棄這個學習獨立的大好機會。”

商子淩也不想勉強雪舒,是應該讓她看看外麵的世界了。

“雪舒,如果打工不順利的話,不要一個人悶在心裡,可以隨時來找我聊聊。”他不希望單純善良的雪舒變得會耍心機,玩陰險的手段。

“如果我想吐苦水,第一個倒黴的就是你,我纔不管你願不願意聽呢!”

“那麼,讓我們好好把握你剩下不多的自由時間,到海城去怎麼樣?”

“海城太遠了,我們找個近一點的地方,去看夕陽好不好?”

“嗯,去故官博物院旁的至善園怎麼樣?那兒有你最愛的仿中國古典花園,咱們去享受短暫的心靈寧靜。明天你將迴歸紅塵,做個快樂的工讀生。”

“子淩哥,你放心,短短的兩個禮拜,我不會由白天鵝變成黑天鵝的。”雪舒瞭解他擔心自己會喪失了原來善良的本性,因此保證地說。

“怎麼我覺得你原本就像黑天鵝?”

“子淩哥!”雪舒舉起右手,商子淩急忙閃躲,卻見她用手撥了撥長髮。“算了,我要把力氣留到明天打工用。”

商子淩用懷疑的眼光看著她,怕她使詐。

“走咯!去看貸真價實的黑天鵝。”雪舒的聲音有掩不住的興奮,商子淩知道她已迫不及待地想去至善園。

“等一下——”

“子淩哥,你又怎麼了?”

“雪舒,你彆忘了用手把裙子壓緊。”

“放心吧!子淩保姆,我纔不會讓路上的人在大熱天裡用眼睛吃冰淇淋呢!”

“什麼保姆,是子淩騎士。抓緊了,出發!”

下午的陽光將機車上兩人重疊的影子拉得好長好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