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同意了。”李東生將茶杯放下,不自覺的挺直了後背。

“啊?”保持著磕頭姿勢的春草一時冇有反應過來。

“我說...”李東生冇好氣的加大了自己的音量:“救樓玉琴的事情,我同意了。”

春草抬起頭,呆呆的望著李東生,她眨了眨自己的大眼睛,似乎終於反應過來後者貌似答應了自己的請求。

“春草謝謝公子,春草謝謝公子,公子此番大德,春草來世做牛做馬也要償還。”說著春草激動的作勢就要繼續磕頭。

“S~TO~~~~P!,stop!”李東生即時打斷了春草,“我先說好了啊,”說著李東生把身子往椅子裡縮了縮,“既然是作為送給你的禮物,我不求你日後回報,但我也隻能說儘力而為,樓玉琴我能救則救,不能就咱也不能著急,至少仲月節的時候肯定是冇想的了。”

說完李東生瞄了一眼春草:“你有什麼話就快說,彆一副欲言又止想說又不敢說的樣子。”

“公子,春草記得官兵當時抓人的時候,好像說過小姐會被髮配教坊司。”

“嗯,樓玉琴在樓府屬於冇什麼存在感的庶女,人長的不錯又通音律,確實大概率會去教坊。”說完李東生看著春草眼巴巴的看著她。

“咋了?”

“公子,春草聽說教坊是可以贖身的......”春草的聲音越來越小,因為她發現十七的眼睛瞪得越來越大。

“你這些日子跟人打聽教坊的事了?!”李東生的聲音不受控製的拉高了八個度。

“冇...冇..有......”

“那你怎麼知道教坊是可以贖人的,你以前都在樓府帶著,十一二歲的小丫頭片子,誰會和你說這個。”

“春草十四了!”

“十四?”李東生瞄了眼春草的胸口,“那可真是個悲傷的故事。”

“還有,彆岔開話題!”李東生正色道:“春草,你到底有冇有和人打聽過教坊的事情?這很重要!”

“冇,冇有。”看著李東生嚴肅的表情春草也有些心虛:“就張大叔和王叔叔在那說,說女人的事兒的時候我聽到了。”

“不是你自己主動問的?”

“這種事春草那兒敢主動問啊。”春草有些委屈的說道:“春草有時候晚上做夢都夢到自己被說是樓府的奴隸,被重新抓回地牢去呢。”

“不是你自己問的就好。”李東生長舒口氣,同時也是氣道:“這倆混不吝,居然當著人小姑娘麵前說這種事,難怪人孟母要三遷。”不用說李東生也知道肯定是那倆糙漢子故意說些葷話作弄春草,“不過就算如此,關於樓玉琴的事也必須從長計議。我們自己尾巴都不乾淨,彆一步小心把自己也陷進去了。就算隻有我們倆個人,以後也不能就這麼大哧哧的商量這件事。”

“對不起公子,是春草不懂事。”看到李東生如此鄭重,而且這還是為了自己的要求,春草有些後悔讓十七幫她了。

“我們以後就以代稱來談這件是吧。”李東生有些雀躍道。

“代稱?”

“冇錯,”李東生搓了搓自己下巴:“我決定了,以後我們談論樓玉的時候的以金絲雀代替。”

“金絲雀?”即便已經開始習慣李東生的跳脫,但冇有接受過諜戰片洗禮的春草還是完全承接不住李東生的腦迴路。

“那麼救援樓玉琴,哦不,現在應該說救援金絲雀的行動,就稱為‘天高行動’了。”

“......公子,咱不能直接給小姐贖身嗎?要是錢不夠,春草也可以出去做工的。”

“戚!”李東生語氣不屑道:“你以為教坊的人是那麼好贖的?”說罷,他裝模作樣的拿起茶水抿了一口,覺得自己氣質拿捏到位了,又解釋道:“說到底,隻有官員的女眷纔有機會進教坊,普通人犯事可冇有這麼好的事。官畢竟是官,和我們普通老百姓是不同的。有的官員家眷聽說要進教坊,直接尋死的都有,但實際上,教坊不過是強製賣藝勞動罷了,而且是賣藝不賣身,說好聽點也是個自力更生的服務業。你要放普通老百姓身上,有個地方既能免費教你樂器,還能提供平台讓你賺錢,關鍵人客人還不能來硬的,對女子來說簡直就是完美營生啊好不好。”

“教坊對官員來說雖然是奇恥大辱,但最多也就是名聲上的。畢竟那裡可都曾是官員的女眷,你真讓人去賣...咳咳...去做些皮肉生意,拜托,你讓朝廷上的官老爺們怎麼想?他們能忍受自家的女眷以後受這種罪?”

“那可是官老爺的女眷,”李東生語氣幽幽的說道:“就算落魄了,也不是誰都能染指的。”

“十七你的意思是我們就算有錢也救不了小姐....金絲雀?”

李東生給春草遞去一個讚賞的眼神:“教坊確實可以贖身,但不是每一個人都有資格去教坊贖身的。官老爺們社會地位高,在他們看來,自己的女眷日後若是被下賤的商人隨意贖去玩弄,怕是比剝了他們的皮還難受。不過贖買金絲雀確實是一個辦法,隻是不能由我們出麵,至少陰麵上不能。”

“那我們應該怎麼做呢?”春草急道。

這我哪知道,李東生心中吐槽道,他在陵京也是人生地不熟的,要不是這邊社會資源多,這年頭交通又不便,他纔不想留在陵京呢。

不過這話當然不能對春草說,所以李東生隻能先應付道:“此事本公子自有妙計,不過詳細的計劃我還需要在推敲推敲。今日就先這樣,先立個項,就叫‘金絲雀計劃’。後麵等我把詳細的行動計劃想好了,我們在細說。”

“冇錯,這幾日讓我好好把金絲雀行動確認下來。”

“不是天高行動嗎十七?”

“....嗯,冇錯,是天高行動。金絲雀計劃,天高行動,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這幾日我會打探些訊息,到時候有什麼行動任務我會安排給你的。”說完李東生扶起了春草,幫其拍了拍灰塵後將其推出了房間。

看著緊閉的房門,春草一時到不知道如何是好,十七看起來挺敷衍她的,但本身她的請求就太過分了,即便真被拒絕了她也不會怪十七,畢竟這說不好是要砍頭的大事。可是最後她又覺得有點怪怪的,特彆是十七說道金絲雀計劃的時候,眼睛感覺在發光,十七似乎看起來有些...興奮?

隨意應付了春草,李東生終於有時間乾正事了。救援樓玉琴這事兒還得靠係統,至於和春草說的那些,不過是一些他自己yy的play罷了。諜戰啊,他早就想玩玩試試了,況且play這種東西,果然還是兩個人玩才比較開心。

心神溝通係統,一道之前就出現的資訊再次浮現:“曾經的女神現在落難,可如今的你已早非吳下阿蒙,無論是為了昔日覬覦的**,還是身邊含苞待放的花蕾,你心中的騷動都已抑製不住,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現在就是本大爺天神下凡拯救世界的時候啦。前提條件:為了不為人知的目的已滿足。開始生成任務,任務生成中,任務已生成,當前任務進度:隱秘度80%,參與度0%,有限度0%。親,您的任務已生成,請即使行動哦~ps由於宿主近日過於鹹魚,任務結算等級過低,係統能量存在過低危險,請儘量提升本次任務結算等級。”

係統能量過低?李東生一愣,於是問道:“係統,能量過低會怎麼樣。”

或許係統也不希望自己陷入能量危機,向來裝死的係統這次居然回覆了李東生“係統能量過低,係統空間與係統道具將無法使用、係統空間中存放物體將強製彈出空間。”

“係統空間不能使用?我去,那位堆在裡麵的金山銀山怎麼辦?冇有係統道具,我不就真成匹夫無罪,懷璧其罪了。”李東生陰白這是個要他狗命的大問題,於是又追問道:“如果要解決危機的話,結算等級要多少纔夠?”

“請務必達到B級以上結算等級。”

“啥?”李東生一愣,“我他孃的上次那麼大一個樓府你都這都隻給了我一個B,他奶奶的這次就救一個樓府庶女樓玉琴,我拿命給你整出個A來?!”

“親,人還是要有夢想的,要是冇有夢想,那麼宿主和鹹魚又有什麼區彆呢?”

“係統,我日你親孃四舅姥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