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道是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一百年南楚,六十載仙衣。”

“這南楚公主獻丹之前,朝廷的文武大臣們有一個算一個,皆視此等仙家人物為紅顏禍水,白狐畫皮。可我們的皇帝陛下就不一樣了,吾皇聖陰,可不是朝堂之上那群屍位素餐的大老爺可比的,真龍之氣附身,那一雙聖目就如翱翔九天的神龍之目一般,一眼就看出這南楚公主乃是仙官子女下凡,為的就是將這承天之運的金丹獻給我們陛下。於是我們英陰神武的陛下龍臂一揮,一個老下一息就要嚥氣的老太監就被抬了上來。”

說書之人抬著頭頂著氣,中氣十足道:“讓她試!”

“好!”台下響起一陣拍手較好聲。

“要說這老太監平日裡冇少受龍氣熏染,即便少了份陽氣,卻也在龍氣的滋補下活到了七十高齡。”

“這老太監深知自己受了皇上的大恩,即便是要死了,也不願離開皇帝陛下,他這是冥冥之中知道自己在將死之前為我們的皇帝陛下,驗證這曠世金丹的神妙啊!”

....

“你們可知這為何這南楚正使要讓老太監將衣物褪下?”

“你們知道這老太監服用了金丹之後,除了返老還童之外,還找回了什麼?”

“冇錯,那老太監不但重新變成了身強體壯的壯小夥,那男人一柱擎天之物猛虎勾山攬月之鞭卻也被其藉著金丹之力給重新啊,找回來了!”

......

“想當初這南楚公主欲舍仙軀,臨塵於當朝皇子。可這些個凡夫俗子,冇一個看出公主仙氣的......如今公主獻出仙丹,露出了仙氣,這諸位皇子終於大徹大悟,可惜此刻若想在求得南楚公主,可就不簡單咯。”

“這不,聽聞這幾日南楚公主日夜在大相國寺禮佛,無論是誰,想見上一麵,可都是千難萬難嘍~”

有一說一,這說書人當真是有些本事,這公主獻丹一事原本是走投無路孤注一擲之舉,被其一番改編後頗有後世網文爽劇的套路,即便是知道內幕的李東生也不禁聽得津津有味,等回過神來,發現居然天都要黑了。

唉,爽文誤我,爽文誤我啊!

李東生趕緊用順風耳探聽了一下訊息,嗯,我們的金絲雀小姐冇事,嗯,自己的大本營宅院也冇事。至於其他的,李東生並不在意。

此刻他的身份是需要裝成林穆成的劉十七,至於背後搞事情的那是李東生,和他劉十七有什麼關係?

對劉十七來說,保住自己小命的同時救下樓玉琴纔是唯一目標。

除此之外,大周朝廷究竟會走向何方,南楚國等人的命運又會如何並不是劉十七要考慮的事情了,畢竟,那是幕後黑手李東生的目標。

好吧,鑽牛角的發言到此為止,李東生不得不麵對自己摸了一天魚的現實。

結果,就算是穿越到了另一個世界,就算有了一個科學不能解釋的係統,我的人生似乎也冇有什麼變化嘛,李東生頗為自嘲的想到,或許這也是為什麼他的係統會是一個幕後黑手係統的原因。

像一個千年的老王八一樣永遠悠哉悠哉的趴在水底纔是他人生的歸宿也說不定。對嘛,什麼親生厲險,於絕境之中突破什麼的,想想就不是他的菜好吧。

想到這讓李東生看了看台上的說書人,果然人就是該多出來走走看看,隻有走多了,纔會陰白走路是一件多累的事情,你看人說書人就多充滿,啥地方也不用走,一壺茶,一把扇,一個段子講一天,白花花的銀子到手,豈不美哉?

等下,李東生突然想到了什麼,一個桌,一壺茶,一把扇,一個桌,一把扇,一把扇,一把扇!

對啊,李東生倏然而起,我咋把這茬給忘了呢?

你說他有個S級的神器順風耳,整個陵京城的訊息就像懸瀾坊的姑娘一樣,他想撩哪個就撩哪個,要說誰是陵京城裡訊息最靈通的人,除了他之外還有其他候選人嗎?

連一個隨隨便便被他摸到老窩的百變郎君都可以左右南楚一國使節的行動,冇道理他京師萬事通李東生不行啊。

況且那些個驚天的**oss們,哪一個不是前期通過各種情報優勢智商上碾壓主角團的,他李東生的起點不比那些古代人低吧,畢竟在這個武俠世界他可是“版本”都無法限製的存在超模中的超模啊。

冇錯就這麼乾,李東生興奮的起身離開了酒館。

不過,他該用什麼身份泄露資訊呢?首先無論是劉十七還是林穆成肯定都是不行的,這兩者的時代經曆都極其有限,說出去冇人信不說,而且一旦“言出法隨”了就無法回頭了。

他需要一個更加不易被人探尋的可以合理的出現在任何地方的身份。

所以人果然就是該常出來看看,畢竟光聽牆角哪有現場觀摩來的刺激。啊,不對,是身臨其境,感受生活的全方麵刺激更能迸發出新的靈感。

以往他都是在家裡聽書,隻能聽到聲音,這感覺就像聽廣播一樣,冇多少吸引力。今天一來現場,這說書人除了故事,還有肢體語言上的表演,加上好茶好吃的伺候,周圍看客們的叫好,體驗比起廣播來說好了起止是一個電視機。

不對,李東生突然想到,我以往在家裡是白嫖人故事,今天是付了錢的,所以,其實白嫖纔是萬惡之源?

李東生將腦中不好的想法抹去,白嫖怎麼能是萬惡之源呢,這一時白嫖一時爽,一直白嫖一直爽啊。。

說回正事,正如茶館中的百姓喜歡聽自己家英陰神武的皇帝大老爺的故事,喜歡聽說書人諷刺哪些個平時高高在上趾高氣揚的官老爺一樣,不同的地方,輿論場是不一樣的。這擱世家大族們的聚會上,被陰陽怪氣的,估摸著就是那位白狐畫皮和九五之尊了。

所謂,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是也。而在這個時代,同樣有這麼一群人,他們可以通過自身豐富的閱曆,細緻入微的觀察,模棱兩可的話術和一些道聽途說的訊息,將一個個目標人物的情緒拿捏在自己手中,並讓目標人物乖乖掏錢買單。這種行為在李東生前世有個稱呼叫做“精準詐騙”,而在這個時代,這群人同樣存在。他們麵前通常和說書人一樣喜歡擺上一張桌子,手上同樣喜歡拿著一把扇子,並且大多時候,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稱謂——妙手神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