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東生髮現了一個嚴肅的問題。

為了給陰麵上的春草和自己提供一個幫手,李東生從混亂的陵京城中隨機挑選了一個幸運觀眾。為了讓自己的良心好過了一點,這其中李東生冇有做過任何手腳。連慎的暴露和被追殺都和李東生任何關係......嗯,其實還是有點關係的,畢竟文武百官世家大族們一個個爭先清除家裡麵的“老鼠”,多少還是因為所謂的太乙玄天造化金丹的關係。

畢竟,一個經驗老道卻又年富力強的帝王,對國家來說或許好壞未定,但對於大周的世家大族來說,卻絕對是無法承受之重。畢竟,當老一輩的他們逝去之後,族中的雛鷹又如何招架得住宮中的巨蟒,隻怕到時候族中的一切,都會被當做巨蟒強大的養料給吞噬殆儘。就如同,之前的樓府一樣。為什麼一粒小小的金丹就能掀動如此大的風暴,是由這個時代所決定。這這個所有權力名義上儘數歸於一人的時代,最高統治者對這個國度的影響實在是太大了。若是在李東生的前世,影響就會小的多。對於一個年老的周皇來說,擁兵自重的兩廣總督張道成是心腹大患,可對於一個重新回覆年輕的周皇來說,彆說一個張道成,就算有十個張道成他也不會放在眼裡,就算他什麼也不做,張道成也什麼都不敢做。對於以前的周皇來說,年輕有精力時冇有鬥爭經驗,可當他有了足夠的鬥爭經驗時,卻又時日無多了。而假如真的能有一顆仙丹讓他返老還童,那麼所有的局麵都將會徹底扭轉,他曾經的劣勢將變成他的優勢,所有掣肘他的對手都已垂垂老矣,而他卻依舊風華正茂。

而這一點,皇帝知道,世家們也知道。當世家們開始清除屋內的探子時,就意味著他們要做一些,不能讓外人看到的事了。

所以,連慎差點嗝屁的鍋,其實有一部分在他李東生身上。不過李東生對此也不是很在意就是了,畢竟,陰眼人都看得出來,連慎這個蠢貨從一開始就是個棄子,是為了掩蓋徐府真正的內鬼而立的靶標,李東生所影響的不過是早死或晚死罷了。到不如說,如果不是因為李東生,連慎這會兒估計早就涼了,哦不對,是早就已經泡發了。

至於說連慎的傷勢。不好意思,連慎要是個感冒傷風的,李東生除了給他請個大夫外或許真冇有什麼辦法,可要說道解毒療傷,這他李東生可就不困了呀。這和武林相關的,不管什麼內傷外傷,暗勁奇毒,一通靈丹妙藥下去,包管三天後又是一條好漢。當然,為了避免遇人不淑,李東生第一天就在給連慎的白雲熊膽丸裡添了十香軟筋散,這個就不用多說了。

隻不過這人是接回來了,表麵上除了錢大夫以外,暗地裡他也用藥給人保住了,可這最後最關鍵的一步,收買人心這活兒,他李東生不會啊。

一個宅男,連女朋友都冇交到過,收買人心啥的,level對他來說太高了呀。

“十七,”春草對於院子裡多了個陌生人不太習慣,到不是嫌棄病號,就是覺得連慎身上帶著凶氣,她和十七都是不會武功的,要是對方恩將仇報......

“我們要不還是稟報官府吧?”

李東生翻了個白眼:“大姐,我們倆這情況,你覺得報官合適嗎?”

“......”春草一時語塞:“可這個人看起來有仇家在身,他會不會擔心泄露風聲把我們給......”

“應該......不會吧。”李東生有些拿不定主意,雖說有著十香軟筋散,但對付他倆人,對方貌似也不需要用到內力。

“倆位還請放心......”

身後聲音傳來,把春草嚇了一跳,“啊!”的一聲撲到了李東生懷裡。早有準備的李東生本來隻想看春草的熱鬨,冇想到春草這一撲倒是把他給整懵了。就在他急忙反應過來,打算順手將春草抱住的時候,春草卻是已經反應過來,又閃到了李東生身後,還順手抄起了門邊的掃把。

......李東生看著空空如也的懷裡,又轉頭看向連慎,一時不知說什麼是好。

“兩位恩公不要緊張,連慎絕無惡意。”看著被嚇了一條的春草,連慎也是急忙拱手道。

嗯,第一句話報的是真名,看來有些誠意。李東生心中默默點頭,連慎此人看來頗為實誠,他隨機抽簽的運氣貌似還不錯。

“你,你怎麼不聲不響就跑到我們身後來了。你,你不是應該躺在床上的嗎?”春草躲在李東生身後,奴仗主勢的說道。

“在下也覺得奇怪,我原本應該深受重傷,能好的如此之快也是出乎預料,定是耗費兩位恩公好藥了。兩位和連在下不相識,能不顧危險救下連慎已是大恩,如今有花費瞭如此貴重的靈丹妙藥為我療傷,此等恩情,連慎無以為報。兩位恩公若是不嫌棄,待在下傷勢稍好,任何事情,隻要我能出一份力的,定萬死不辭。”連慎鄭重的行禮道:“當然,雖說先前追殺我的人此刻應該不會那麼快追來,但二位若是擔心,我現在立刻就離開,絕不牽連二位。”

看著幾乎九十度鞠躬的連慎,春草一時拿不定主意,隻是在身後扯著李東生的衣服。

“咳咳。”李東生咳嗽兩聲,心裡想著說辭。走是肯定不能讓連慎走的,要不然他就白折騰了。不過樓玉琴那邊也比較著急,所以怎麼樣讓連慎拖著殘破的身體主動給他打工就是一件技術活了。誒,怎麼感覺自己好邪惡。李東生啊李東生,你的所做所為和前世那些萬惡的資本家有什麼區彆?什麼,你是幕後黑手**oss啊,那冇問題了。

“這到不至於,我這院還算寬敞,住你一個人還會可以的。”李東生眼睛轉了轉“至於給你治病的藥,我也其實也不懂,隻是看你快不行了,囫圇吞棗一堆藥都給你灌下去了,你能活下來,其實也是你運氣好。”到時候藥的事情全推給樓府,他就還是曾經那個普通的龍套。“至於說報答的事.........”嗯,我到底該怎麼說出口呢?李東生心中犯難。

“十...公子,他一個病人,能幫我們什麼忙啊?”許是怕李東生跟這個凶惡分子來往不清,春草急道:“況且他現在這個樣子,給點錢在外麵自己找客棧住也是行的呀。”

李東生頗為意外的看著春草,我去,我咋冇看出春草你有這一麵。得虧我李東生不是個妹子,這我要是你家大小姐,你這丫就是妥妥的反向助攻了呀。老實告訴我,當初柳三複那個坑,春草你是不是也“鼎力相助”了。。

果然,李東生看著麵色為難的連慎,當他再次把挽留的話說出口後,連慎的感激之情都要溢位百會穴了。

嗯,所以,情感已經調整到位了,李東生想著,我接下來該怎麼壓榨人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