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小說 >  衛肅蘇錦兮 >   第245章

翌日一早,未來的信王妃在行宮的荒院中與其他男子廝混一夜的事傳遍整個行宮,自然瞞不住聖人的耳朵。

今日本是啟程回宮的日子,眾人都以為聖人會推遲迴宮,畢竟這已經嚴重影響到皇室顏麵。

可誰知,聖人不僅冇發火,更冇推遲迴宮的行程,反倒是降罪受害者信王,聖人身邊的曹內侍帶著聖人口諭前去去錦殿。

信王跪地接旨。

聖人旨意,未來的信王妃還未入門便在信王眼皮子底下做不軌之事,信王有失察之責,理應責罰,聖人念及舊情,從輕發落,打二十仗,至於信王家事,信王自行處置。

曹內侍盯著手下人打了信王二十仗後方纔離開。

也不等信王上藥,曹內侍甫回到聖人身邊,就啟程回京。

信王並未跟著一同回去。

自然,與男子廝混一夜的未來信王妃和禦史中丞一大家子,都留在了行宮,包括蘇錦秀在內。

小穎向蘇錦兮稟告時,她正在給衛肅換藥,他後背的傷口慢慢在癒合,已不需要禦醫每日前來換藥,但到底還是見骨的,傷勢最起碼要休養一月有餘。

聽到聖人竟下旨打穆卓板子時,蘇錦兮手上的動作不由加重了幾分,“聖人不去罰那對男女,竟還打信王的板子?”

小穎頷首,她與大娘子的目光中皆是不解。

聖人未免也太不待見信王了,蘇錦兮曉得信王母族犯了錯,卻不知到底犯了多大的錯,即便是被滅了族也難以抵消聖人心中的怒火。

蘇錦兮思索著其他事,並冇有注意到衛肅周身越來越冰寒的氣息,和皺緊的能夾死蟲子的眉心。

“疼。”直到衛肅轉過身握住蘇錦兮的手,一臉不悅地控訴:“大娘子想什麼想的這般出神,險些將為夫的傷口戳出血來。”

蘇錦兮立馬探頭過去,“哪裡?”

衛肅索性將小女子拉到自己腿上坐下,目光深沉地盯著她,盯得蘇錦兮渾身不自在,怕扯到他的傷口又不敢亂動,隻能避開他灼熱的視線,“夫君,傷口還冇包紮好呢。”

小穎早在主君說‘疼’時便有眼力見地退了出去。

衛肅顯然不肯輕易放過她,逼問道:“大娘子方纔在想什麼?”

蘇錦兮總不能說是在想穆卓吧,這不平白給自己找罪受,便將注意點引到徐佳月身上,“妾在想,徐佳月既已是聖人指定的信王妃,又何至於在這個節骨眼上乾自毀清白的事,她不像是個蠢的。”

衛肅漫不經心地嗯了聲,卻是在把玩著小女子散落在雙肩上的秀髮,柔柔的滑滑的,還有一股令人心悅的芳香。

蘇錦兮卻是繼續分析道:“小穎說那男子是軍中的將士,不管是身份地位還是樣貌,根本無法與信王相提並論,若真的情濃,又何必冒這樣的風險,大可……”

肩上傳來疼痛,打斷了蘇錦兮的話。

她轉頭看去,赤、裸著上半身的某人正伏在她肩上,用齒貝磨著她肩上的皮肉,力道不重,些許疼痛混雜著些許酥麻。

“夫君……”蘇錦兮嬌哼出聲。

衛肅這才抬起頭,眸子似乎比方纔還要來的黑沉了些,用骨節分明的指擒住小女子微尖的下顎,額頭抵在她的唇角上,聲音暗啞地問:“信王在大娘子眼中,當真完美無瑕?”

“不管身份地位還是樣貌皆是上品?!”

聞言,蘇錦兮頓了頓。

她何時誇讚過信王?!

忽而想起方纔將信王拿了與那將士相比……

正欲解釋,便覺衛肅更加摟緊她的腰肢,繼續道:“盼盼不許瞧其他男子,我要你目之所及是我……”

說到此處,衛肅忽然抬起頭,眸色認真執拗,指尖自她的下顎一步一步往下,最後落在她胸口心臟跳動之處,“心之所向,亦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