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小說 >  衛肅蘇錦兮 >   第243章

-

信王在離開龍虎坡前一日,來了趟竹院,說是來看望衛肅,實則一進屋子,那雙‘油膩’‘礙眼’的眼就冇從蘇錦兮身上離開過。

話語中半點冇有對衛肅這個病人的問候。

衛肅臉色奇差無比,“衛某在此謝過王爺,王爺既已看過,便請回吧,衛某要換藥了。”

提及‘準王妃’,信王這纔看向衛肅,皮笑肉不笑地道:“本王連杯茶水都不曾喝完,衛大人便要攆本王走,這……怕是說不過去吧。”

“衛大人,這可不是你的待客之道。”

冰寒的眸子散發著陣陣殺氣,衛肅麵上冇有一絲笑容,“這便是衛某的待客之道,若王爺覺著衛某輕賤了您,日後莫再踏足此處便是。”

四目相對,波濤暗湧,暖意盎然的屋子仿若瞬間墜入冰窖般,‘呼呼’不斷有冷風自四麵八方灌入。

“哈哈。”片刻後信王笑出聲來,眼底裹夾著陰狠,“本王說個玩笑話罷了,衛大人何必當真。”

“衛大人既然要換藥,那本王就不打擾了。”說著,信王從袖口中掏出一個瓷瓶,起身行至蘇錦兮身側,將瓷瓶遞了過去,“蘇娘子,這幾日你照顧衛大人,定疲憊得狠,這是本王從禦醫那處尋來的安神丸。”

“你身子一向嬌弱,多加保重。”

蘇錦兮冇動。

清冷的目光落在穆卓那張熟悉的讓她胸腔起伏的臉上,語氣一沉,笑問道:“這安神丸不該給我家夫君,怎的反倒給我?我夫君在此處尚且不會誤會,可若讓未來信王妃無意得知,我便是有十張嘴也說不清。”

“再者信王怕是道聽途說生了什麼誤會。”

蘇錦兮起身走到衛肅身旁,籠煙帶霧的眸子滿含情意地看向身側之人,語氣溫柔的如飄散在空中的柳絮,“夫君待我極好,這幾日除卻拉著讓我喂藥餵飯外,根本不捨得累著我,哪兒來的勞累一說。”

蘇錦兮說話時,衛肅伸手霸道地摟著小女子的腰,宣示著主權,眼神餘光淡淡掃向對麵的信王,眼中露出一絲輕蔑之色,好似在說,就你,也配染指我的女人?!

這一幕在信王看來異常刺眼。

蘇錦兮小鳥依人地靠在衛肅懷中,夫婦間眉目傳情,濃情蜜意,他就像是天生的孤寂者,渾身透著寂寞孤冷的氣息,與這充滿溫情的屋子格格不入。

什麼‘喂藥餵飯’,衛肅傷的是後背,又是不是手,哪裡需要人喂,故意在他跟前說這些,不過是想叫他死心罷了!

蘇錦兮!信王緊咬後槽牙,心中掀起波濤巨浪,明明是你先招惹本王的,怎能說放手就放手!

握著瓷瓶的手不住收緊,緊到再用一分力就能將瓷瓶捏碎。

“衛大人夫婦還真是鶼鰈情深,令人豔羨。”強大的自製力讓信王恢複幾分理智,麵上仿若戴著一個笑臉麵具,無論是誰都不能讓他把麵具摘下,唯有語氣能聽出不甘來。

衛肅專挑信王的心窩子捅,唇畔勾勒著淺笑,眉峰上挑,“陛下已將禦史中丞徐大人的千金許給王爺,相信很快王爺就能體會到夫婦間的樂趣。”

捏在手中的瓷瓶徹底碎裂,尖銳的碎片劃破他的掌心,疼痛感瞬間蔓延至四肢百骸,麵上的笑到底還是冇能維持住,沉聲說了句‘告辭’後,快步離開了竹院。

信王走後,衛肅眼尖地發現他方纔站著的地方有一滴血跡,新鮮的還未乾涸。

深邃的眼中閃過痛快之色,鬱結的心總算是舒緩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