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上,江白燕為他介紹了仙門的大致情況。

六道仙門共有四支,一座主峰,三座次峰,而江白燕所在的天仭峰,便是其中一支次峰。

鐘庭跟在後麵,問道:“江姑娘,咱們峰人很少嗎?”

方纔江白燕說了,自己是小師弟,鐘庭有些困惑,按理說,一支宗門內,弟子應該是眾多的,輩分也是分明,而同輩之中,人應當是不少的。

小師弟這種稱呼,一般是一個師傅僅收幾個徒弟,師門內,師兄弟們之間的稱呼。

他一路走來,看到路上有許多人,因此判定六道仙門並非是尋常小宗門,這樣的話,就不該存在什麼小師弟的話。

江白燕聞言一笑,道:“你說的不錯,四大峰,其餘三峰弟子至少都是上千,而唯我天仭峰,僅有五人,如今你來了,便是六人了。”

“這麼少?”

鐘庭困惑。

“少了不好嗎?”江白燕反問。

鐘庭略微思襯,道:“也不是不好,人少了,安靜,是非少,而且資源多。”

江白燕聞言一笑,道:“小師弟很聰明呢。”

“你說的不錯,不過有一點卻錯了,是非可並不少哦,準確來說,是你的麻煩近日應該會有點多。”

鐘庭蹙眉,疑惑,道:“為什麼?”

江白燕解釋:“咋們峰人少,人均資源多,必然是仙門中許多人羨慕的啊。”

“你想,且不說你你不用通過考覈,直接進入仙門,可直接進入天仭峰,這便說不過去了,這一看就是走後門的,偌大的宗門,其他人又怎能服氣呢。”

“不過這也是我們天仭峰弟子的殊榮,已經是默認的了。”

江白燕笑盈盈的:“如此一來,你剛入峰,必然會有許多人得知訊息,而後登門拜訪。”

“要比試?”

鐘庭問。

江白燕點頭,“冇錯,這也是成為天仭峰弟子的要求,除了大師兄,其他幾位師兄都是這麼過來的。”

鐘庭這才明白,原來還有這麼多麻煩等待著自己呢。

不過這種麻煩比之外界的,太容易不過了,畢竟鎮靈司那幫人,出手都是要命的。

六道仙門中,大家都是同門弟子,應當冇有那般慘烈吧。

鐘庭想,然後道:“比試有幾場?”

他想,既然其他弟子不服,自然會有人前來挑戰,隻是不知道,自己做到什麼地步,才能獲得認可呢。

江白燕道:“在你入峰後,第二日便會有人前來挑戰你,你隻要在十日內,累計擊敗一百人就可以,或者十日過後,無人再來挑戰你,也算通過。”

“那輸了呢,會不會被逐出仙門?”

“那倒不會,頂多你以後很難再見到我。”

鐘庭摸了摸鼻子,道:“要去其他峰?”

“是的。”

江白燕笑著,似乎毫不擔心他即將到來的考覈,道:“你知道我為什麼專門去九江郡找你嗎?”

鐘庭搖了搖頭。

這也是他想問的問題之一,之前江白燕僅是漏出生靈玉,告訴為何能找到他,卻並非說出原因。

“上麵有人下令,命我前往九江尋你,生靈玉,隻是感應到你方位的器物而已。”

江白燕娓娓道來:“你在城隍廟夢到了一個人,一條大蛇對吧。”

“是的。”

鐘庭點頭,道:“那條大蛇與你的那位朋友長得很像。”

“哈哈,佘元嗎,你夢到的與看到的,都是他。”江白燕笑語。

嘶嘶。

走在前方的大蛇聞聲轉過頭,吐出信子,表示問候。

鐘庭睜大眼睛,擠出笑容還禮,同時疑惑問道:“城隍廟前他不是…”

他記得,鎮靈司高手之一的陳顓與大蛇交手,後者不敵,灑血染地,無比慘烈。

“那隻是一尊傀儡,包括你眼前的這頭,依然是。”

江白燕似乎知道鐘庭會無比驚訝,道:“我可冇有本事使喚他老人家,這些都隻是他煉製的傀儡,我們天仭峰還有好幾頭,存有一絲神識罷了。”

鐘庭深受震撼,僅是一具傀儡,便如此厲害?那煉製他的人,該有多強?

難以想象。

“那麼敢問,是誰命令江姑娘找我呢?”

鐘庭還是困惑,他覺得這一切都莫名其妙,“還有,既然你知道我在城隍廟經曆的事情,我想知道這些究竟是為什麼?”

他有著太多的疑惑。

“第一個我冇法告訴你,具體以後再說,而第二個,我可以大致說一下。”

江白燕已然來到一座山頭,然後帶他進入一座大殿,殿中上方擺放五座雕塑,都是人。

她走到最後一座雕塑,停下。

鐘庭也看去,儘管是雕塑,但依舊可以看出此人眉目溫和,正氣凜然。

隻是這雕塑,似乎有些眼熟,但卻記不起來在哪兒見過。

“這是我峰上一任峰主,宋禱。”

江白燕了一炷香,跪拜,然後為鐘庭介紹,“你見過的。”

“?”

“宋禱?!”

鐘庭一愣,隨即震驚,怪不得眼熟,原來百孝城隍宋禱,竟然是六道仙門天仭峰上一任峰主。

可宋禱不是舉人麼,怎麼又成為修行者呢?

驚喜真的是太多了,他一時難以消化。

江白燕知無不言,道:“你看到的,的確是峰主,但那隻是他的一道神魂轉世修行,經曆紅塵,那並非真正的他。”

“那他老人家現在在何處?”鐘庭問。

“我也不知道,這些都是三師兄說的,其實我根本就冇有見過他本人。”

江白燕有些無奈。

說到這裡,鐘庭纔算是撥開雲霧,徹底明白,隻是不知道,下令讓江白燕找自己的那人又是誰。

“時候差不多了,我先帶你去住處休息,其他事以後再說,說不準你還要搬去其他峰呢。”

“……”

江白燕打趣道:“隨我來,先給你拿好東西。”

二人來到了一處小殿,進入其中,一股濃鬱香味撲鼻而來。

“是丹藥…!”

鐘庭很熟悉這種味道,以前冇少吃。

江白燕點頭,然後從一鼎丹爐中取出兩枚丹藥,塞給他,道:“拿好了,這是凝元丹,對身體大有裨益,一會便服用一枚吧,原本隻該給你一枚的,但我怕冇了師弟,另一枚就當師姐賞你的。”

“明天給我好好努力,可彆丟人。”

江白燕鼓起小拳頭。

鐘庭靦腆一笑,點頭應承:“放心吧江……師姐。”

他順理成章地改口,道:“師姐明天來看我比試吧。”

“行呢。”

江白燕笑道:“走了,去住處。”

——————

江白燕帶他到一處靜院,然後講了一些無關緊要的事便走了。

他看著院落,整潔簡致,很符合他的審美,心道師姐就是懂我。

呂曜早已到達,趴在院子裡大口吃著東西,也不知道是哪裡來的。

鐘庭問道:“阿驢,你何時來的?”

“嗬嗬,你有你的師姐引路,我不能有我的大哥?”

呂曜話音落下,隔壁有一條大蛇應聲抬頭。

“……”

鐘庭心中不屑,呂曜好冇骨氣,第一天來就找大哥了,“軟骨頭”

他不再管這廝,進入房間後,睏意襲來。

已經好幾天冇有睡覺了,雖然修行者對睡眠要求不高,但連續三天未閤眼,他屬實有些累了。

睡了一覺醒來,天色已經昏暗。

天仭峰專門有人送飯,是雜役弟子,對方恭敬地叫他師兄,放下飯菜便離去了。

“這待遇實屬不錯。”

鐘庭感慨,簡單吃完後,歸納這幾日的經曆,從白承屹到青兀,再到丁阮三人,幾乎一路都是被追殺。

他想不明白,自己做錯了什麼,這個世界如此對他,太過凶殘了,隻有白承屹是對他好的,如今算上師姐,這是他可以感受到的,雖然相處時間不長。

“也不知那位失意官員如今過得怎麼樣。”

鐘庭感慨,不知為何,鎮靈司似乎對自己有著莫名的執著,希望不會牽連到白承屹吧。

撇開這些心思。

他拿來斷劍,這一路上小稔出奇安靜,桃薑也是無言,他曾試圖溝通,但都無果。

由於一路上危機太多,他也就放下了此事,如今閒下來,不免有些好奇。

鐘庭將神識探入斷劍。

下一瞬,他便被眼前的場景震驚了。

隻見一朵朵桃花盛開,蝴蝶漫天,桃林之中,有數一人提著木桶為林木飲水,旁邊還有一本大書漂浮在空中。

這一幕,讓鐘庭恍惚。

曾幾何時,他與那人也曾桃林遊行,那時意氣風發,人人稱頌,何其浪漫,可如今再想起,心中卻隻有殺意與憤恨。

“她如今,應該過得很好吧……”

鐘庭撥出口氣,眼中戾氣一閃而逝,調整心情,新的一世,他會好好珍惜的。

桃薑也感受到有人來,抬頭見是鐘庭,放下木桶,前來,莞爾一笑,頷首作禮,道:“見過陰君。”

鐘庭聞言有些不適應,道“桃薑,不必多禮,你叫我名字就好。”

“那怎麼行,你是陰君,地位尊貴,不能亂了輩分。”

桃薑堅持。

“陰君先且坐下休息,我為您取來茶具。”

“不必了……”

少女卻已然移步。

鐘庭無奈,桃薑真是太體貼了,可惜自己真不是陰君,他不禁有些愧疚,心道:“以後找機會說清楚吧。”

“小稔,你這幾天在做什麼?”

他將目光投向一旁的粉色大書。

嘩啦

書頁響起,小稔道:

【學習。】

【玩家玖玖六號,新手入門期已過,小稔不再主動服務,有事自行查閱即可。(注:翻閱權限由聲望值決定。)】

書頁嘩啦啦地響起,閉合。

鐘庭這下才明白,小稔這是要暫時下線了。

他看著眼前粉嫩的大書,歎了口氣,心道:“這是為什麼呢,難道是自己太煩了莫?”

他冇有多逗留,簡單同桃薑聊了幾句便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