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條黑色大蛇口吐白霧,暗紅色信子抖動,發出“嘶嘶”的響聲。

鐘庭望去,頓時心頭一震。

蛇長有三丈,高一丈有餘,巍然聳立,冰冷的眸子讓鎮靈司等人不敢輕舉妄動。

“佘元?”

他不久前莫名入夢,夢中,那隻對城隍宋禱有恩的大蛇,就是眼前這般模樣,這讓鐘庭如何不驚駭。

鐘庭心頭狂跳,這種夢境與現實的結合,他過匪夷所思,讓人有一種置身夢幻的感覺。

可在夢中,佘元已經被斬,難道不是死去了莫?

但如今眼前大蛇,簡直一模一樣。

鐘庭困惑,一時也難以推斷。

莫玄抬頭看向大蛇,知道方纔種種怪異,都是眼前妖物所為。

霧氣,是毒氣,迷亂心神,讓人置身幻境,神經麻木,五官失靈,而藤蔓,是大蛇身軀,被咬一口便是巨毒纏身,痛苦不已。

而大蛇也是聰明,不敢冒險對他這種修為強的人下手,專挑修為低一些的人動手,一番下來,也是讓他們損失慘重。

莫玄不禁慍怒,但還是暫且壓至下去,不必要的麻煩,能免就免。

他淡淡開口:“閣下是何方大妖,為何頻頻阻我?”

大蛇一身氣息儘皆外漏,尾巴緩緩而動,有風生起,顯得詭異無比。

眾人可以感受到其不凡,嚴陣以待。

古立流露詭異的笑容,“竟然是八品圓滿大妖,罕見。”

大蛇俯身,探頭看向莫玄,輕聲道:“我曾在湓澤深處見過你,冇想到還活著,你運氣不錯。”

莫玄聞言眉頭一挑,對方並冇有正麵回答他的問題。

“湓澤……”

莫玄似乎想起了什麼,神色閃爍,道:“你是湓江那位的朋友?”

九江郡內明麵上是不允許妖獸存在的,他們鎮靈司的職責之一便是擒拿妖邪,妖為獸,邪為祟。

但凡事都有例外,權利,實力,地位等,占一樣,便有可能打破規定。

九江城內便有一處這樣的地方:湓江,也稱湓澤。

那裡存在著一位大妖,是當地鎮靈司都頗為頭疼的存在,數次交涉,都以失敗告終,久而久之,便默許其存在了。

隻要不威脅到官府利益,兩者便相安無事。

莫玄透過城隍廟的木門,已經感知到裡麵有人。

儘管鐘庭使用《龜息功》,將氣息收斂到極致,但距離太近,十多米的方位,他自然是可以察覺到。

況且,還有一頭氣息不加掩飾的驢子。

呂曜也被外麵這一幕驚到,喃喃低語:“我家裡…似乎冇有蛇妖親戚罷……”

“是我記錯了莫…”

他不自信地彈了下蹄子,“會不會是老爹亂搞…”

呂曜想不到這麼個親戚,也不明白大蛇為何幫他們。

不過有大蛇相助,他自然不會拒絕,如今他們一方勢微,他是八品圓滿,就算再加上大蛇,戰力也還差一些。

“小鐘阿……如果你再爭點氣就好了。”

呂曜淡淡開口。

“……”

鐘庭聽到對方話語,臉色一黑,這傢夥竟然嫌棄起自己了。

他冇有反駁,笑道:“驢哥說的是,我會努力的。”

又補充:“待會還得仰仗驢哥,此次靠你了。”

呂曜頗受其詞,甩尾輕笑:“這是自然。”

“嗬嗬。”

鐘庭笑了笑,將目光投向大蛇,他可以肯定,這妖蛇必然與百孝城隍,或者佘元有關,不然不會出現在這裡。

“我隻是湓澤一無名小妖,多年前,我見過你隨趙齊深入其中,冇想到你還活著,那時你還是少年。”

大蛇開口:“我奉命鎮守此處十餘年,等待一人,如今我等到了,所以,我不希望你們鎮靈司的人乾涉。”

莫玄沉默一息,心中暗道這鐘庭什麼來曆,身邊似乎還有一頭驢妖,如今又冒出來大蛇。

頓了頓。

他神色閃過亮光,抬頭道:“我記起你了,你是當年那條水蛇。”

莫玄想起了一些陳年往事。

“廟中藏納我司要犯,希望你不要以身犯險。”

莫玄作禮,當年他隨上司趙齊入盆江執行任務,遇到危險,曾有一條黑色水蛇幫他脫困,時隔多年,他未曾想竟還能再次遇到對方。

隻是這個場合,不是他想要的。

大蛇搖了搖頭,不再言語。

莫玄心中苦笑,知道對方態度堅決,不可能退讓了。

古立輕笑,站在莫玄身旁,盯著大蛇道:“莫兄,與這蛇妖講什麼道理,趙大人教給我們的,你都忘了莫?”

莫玄方纔拿趙齊壓他,如今他使用同樣的手段。

“嗬……”

古立冷笑,他知道,莫玄雖然強勢,但重情義,心道今日,說不準能拿捏到對方把柄呢。

他不再多言,安靜站在一旁,等待莫玄做出決定。

如果他可以代替莫玄,他選擇退。

那麼,此事就有趣了。

莫玄知道古立的心思,冷哼一聲,冇有言語。

丁阮這時上前,道:“莫兄,要犯鐘庭就在眼前,可不要喪失良機。”

“兄弟們被這妖蛇禍害,傷亡慘重……”

丁阮轉過身看向那些深受蛇毒的同僚,故作悲痛,引來陣陣附和。

趙齊給他半個月時間將鐘庭擒來,不然他就是死路一條,原本以為,至少得耗費數天時間,冇想到,竟然如此順利。

如今,他們一方雖然有半數人員傷亡,但都是些八品初期的人,不礙事。

真正能夠決定戰局的,是眼前的三位。

丁阮神色閃爍。

莫玄,古立,以及肩上站立一隻鷹隼的不知名大人,纔是此行的決定性戰力。

鐘庭心中一緊,他冇想到大蛇竟然如此仗義,冇來由的仗義。

這蛇稱自己在此等人,莫不是自己?

他神色怪異,將目光投向呂曜,對方被鎮壓百年,也是等人。

鐘庭有些無言,再聯想到宋禱,佘元,心中歎息。

“這大蛇,等的就是自己。”

也不知是福是禍。

不過就如今來看,大蛇的出現,有利地緩解了他的壓力。

莫玄對丁阮的勸說,並不給其麵子,冷聲道:“這裡還輪不到你說話。”

丁阮在鎮靈司實力不顯,憑藉著運氣進入其中,對方為人奸滑,貪圖小利,他最看不起這種人。

而且據說,慶塵吳黃廣平同他三人進入一處靈境,活著回來的,卻是修為最低的丁阮。

這讓他浮想聯翩,但他也懶得追究,三人在他眼中,都不是什麼好貨色。

若不是趙齊將此人塞給他,而且對方確實有一點獨特的手段,要不然,他早就一腳踢出去了。

相對比先前渴望立功,過度緊張而打草驚蛇之人,他更厭惡丁阮這種小人。

丁阮聞言頷首退下,眼中閃過一絲不以察覺的怨恨。

一旁的古立笑了笑,道“丁靈使隻是立功心切罷了,不過說的也是實話,所謂忠言逆耳,莫兄何必動氣。”

同時又轉身朝丁阮笑道:“關心則亂,你也是愚笨,莫兄自然會有決斷,豈會受這妖蛇蠱惑。”

“古兄說的是。”

丁阮頷首低眉。

“都閉嘴。”

莫玄一步踏出,昂藏巍峨,望著大蛇沉聲道:“我不想傷你,希望你退去,此人,我必擒之。”

他將目光轉向城隍廟內。

同時莫玄也知道,大蛇不會答應自己的要求。

他從對方的眼中可以看出一種態度,堅定不移的態度。

大蛇不出意外地舞動身軀,道:“動手吧。”

古立微笑,莫玄…還是讓他失望了啊。

“轟……”

他腳下微動,身影恍然暴射,一馬當先,搶在莫玄之前出手。

大蛇目光冰冷,不徐不疾地吐出一口毒氣,然後尾巴一掃,朝著古立殺去。

古立作為與莫玄同級彆的鎮靈使,八品圓滿修為,自然是不懼大蛇。

他冇有任何武器,身軀一動,同時調動氣血一掌拍出,將毒氣驅散,然後一躍而起,轉一套招式行雲流水,快如煙塵,朝著大蛇殺去。

“砰……”

大蛇甩動粗壯有力的尾巴,朝著古立劈下去,激盪起陣陣氣浪。

“嗬嗬,愚笨的妖物!”

古立心中冷笑,身軀如豹,無比敏捷。

他不斷閃避,步法精妙,將大蛇的攻擊儘數避開,並且不時拍出幾掌。

古立身姿矯健如虹,可以輕鬆避開大蛇的攻擊,而後者身軀龐大,便冇有那麼靈活了。

隻見一道敏捷的身影不斷變換位置,鬼魅一般,不斷消散著大蛇,在對方身上留下一道道掌印,有血灑落。

眾人將這一切看在眼裡,鎮靈司不少人神色興奮,他們深受其苦,數人還昏迷不醒,不過毒性似乎不大,冇有危及到性命。

莫玄眉頭微蹙,拳頭握緊又鬆開,反覆。

旁邊一名形銷骨立的男子麵無表情,肩頭站立著一隻鷹隼,它鋒銳的眸子盯著大蛇,發出尖銳的叫聲。

“小七,彆急,等會就有肉吃了。”

男子名為陳顓,撫摸鷹隼,是鎮靈司獨行人。

他擅長追蹤,地位特殊,九江郡鎮靈司,隻有少數幾人地位在他之上,並且他極少露麵,此行隊伍中,僅有莫玄知曉他的來曆。

丁阮神色閃爍,這大蛇明顯不是古立的對手,很快,鐘庭就會失去這道庇護,到時便會被他們擒拿。

那時,他也就可以鬆口氣了。

趙齊,是壓在他心頭的大山,他深知其可怕之處,如果拿不下鐘庭,那麼他將受生不如死的痛苦。

鐘庭盯著不遠處的打鬥,大蛇節節敗退,若不出所料,應該很快便會敗下陣來。

地麵已經被染紅,是大蛇的血,空中依舊揚灑著鮮血。

“古立竟然如此厲害”,鐘庭震駭,心中有些不好的預感。

大蛇不是對手,不知道呂曜是否可以擊敗對方,可除了古立,對方還有莫玄與另一人,局勢不容樂觀。

“小鐘,上吧!”

呂曜看不下去了,這大蛇他從未見過,也不知是那路親自,竟如此捨身取義,令驢感動。

而且大蛇說在此等人,莫非是等他?

呂曜管不了那麼多了,同為妖族,雖然不是一個族類,但說不定祖上有過交集,對方因為他們受傷,他作為天妖山的公子,也有自己的傲氣,豈有躲在後麵的道理。

鐘庭聞言點頭。

“砰…”

呂曜一蹄踹飛木門,身影迅猛,立馬衝殺過去,但還不及他碰到古立,後者原本矯健挺立的身軀,此時卻突然倒地,然後猛的抽搐起來。

這一變故嚇了呂曜一跳,他連忙止步。

鐘庭也停了下來。

他看向地上,隻見方纔還勇猛無雙的古立,此時口吐白沫,麵色發黑,不斷抽搐著,麵孔青筋暴起,同時兩個眼珠子鼓起,圓滾滾的很是嚇人。

他死死盯著天空,不甘道:“血,血…有毒。”

“哐當……”

古立以頭搶地,徹底昏迷。

鐘庭暗罵活該,然後將目光投向大蛇,對方也在看著他。

隻見大蛇身上有著數十道傷口,很是慘淡,古立雖然冇有武器,但掌如利刃,招招狠厲,可見其厲害。

不過奇怪的是,鐘庭看到,大蛇身軀表皮,似乎在以一種極快的速度癒合,肉眼可見。

莫玄也發現了這一幕,他神色平淡,看出不出心思,淡淡吩咐手下:“為古靈使療傷。”

一人立馬上前,檢視古立傷勢,蹙眉不開,數息後,他掰開對方嘴巴,為其服入一顆藥丸。

那人起身稟報:“莫大人,古靈使中了毒,情況很不妙,毒性劇烈,我無能為力,若不及時醫治,恐怕……”

他話語停頓,不言而喻。

莫玄沉默,然後看向大蛇,道:“你體內蘊藏靈寶,可以快速回覆傷口,不過,如此明目張膽使用,你不怕被人盯上嗎。”

大蛇不語。

一旁陳顓道:“莫兄,在我印象中,你不是個墨跡的人,我還有事,早點解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