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綠燈亮起時,司向楠突然按著肚子叫起來,“媽咪,我肚子好餓了,我要去那裡吃東西。”

他指著附近那家“啃的雞”。

這裡仍然有人來往,如果自己硬要拖著孩子走,恐怕會引起注意。

宋海藍心裡煩躁,但仍然耐著性子,用溫柔的聲音說:“媽咪感冒了,有些累,你們都聽到我的嗓音都變啞了吧?回家再吃好不好?”

綿綿比較笨,冇發現不對勁。她小聲地對哥哥說:“哥哥,要不就先回家吧?媽媽多可憐。”

司向楠瞪了綿綿一眼。

這個小笨蛋,如果真跟這個女人走了,到時候可憐的人絕對會變成他們。

綿綿從來冇有被哥哥這麼凶狠的眼睛看著,一時有些害怕,向後躲了一下。

司向楠凶巴巴地說:“我知道,今天哥哥畫的畫比你好,得到老師表揚了,所以你嫉妒哥哥,想跟哥哥對著乾是不是?我就要吃東西,你不許出聲!”

綿綿目瞪口呆。

哥哥好不要臉啊,明明是她的畫被葉瑤老師表揚了,而且她畫得比周軒還好呢!

哥哥真小氣,想在媽媽麵前表現,也不是這樣做事噠!

她馬上說:“媽咪你不要聽哥哥亂說,他肯定是嫉妒我了,我畫畫向來都比他好的。”

宋海藍有些頭疼。

她纔沒興趣知道誰畫得更好,她隻想趕緊把他們騙到對麵的小巷子裡!

司向楠好像更加生氣了,“憤怒”地把綿綿拖到自己身邊來,怒罵:“你這麼笨,怎麼可能畫得比我好?那是我平時讓著你的。”

綿綿從小被誇讚和愛包圍著,哪裡被人這麼凶巴巴的吼過?而且這個人還是自己最喜歡最崇拜的哥哥,她一難過,扯開嗓子就嚎了起來。

可愛的小寶貝哭得傷心,馬上引起幾個路人的注意,紛紛圍過來詢問。

宋海藍心裡發沉,笑著解釋:“冇什麼,是兩個孩子吵架了,我哄幾句就好了。”

司向楠指控宋海藍,“我肚子餓了,媽咪不給我吃的。她接我們放學時,明明說過會帶我們去吃好吃的,她撒謊!”

宋海藍心裡一片陰沉。

她剛纔為了哄兩個孩子跟她走,自然是什麼好話都說了,哪想到這個小屁孩竟然較真成這樣。

路人紛紛勸說,“孩子餓了就讓他先吃點東西,花不了幾個錢,這麼可愛的孩子,做家長的不要騙他們呀。”

宋海藍恨極,都已經在心裡想著,一會要怎麼折磨兩個小屁孩了,但她仍然溫柔平靜地解釋著。

“孩子也不能太慣著,會慣壞……”

司向楠趁著宋海藍不注意,在綿綿耳邊說:“這個是假媽媽,一會我喊三你就跟著我逃跑,知道了嗎?”

綿綿還在大哭不止,聞言驚呆了,哭聲頓時戛然而止,可憐的表情是說不出的呆萌。

司向楠都被萌到了,但這個時候不是安慰的時機,喊了個“三”,拉著她就跑。

綿綿最聽哥哥的話了,雖然不明白髮生什麼事,但還是馬上跟著跑。

宋海藍馬上叫道:“我的孩子跑了,你們快讓開!”

司向楠和綿綿四條小短腿,哪裡跑得過大人?眼看馬上就要被抓到,司向楠突然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朝這邊走過來,眼睛一亮,大聲叫道:“葉瑤老師。”

葉瑤是在學校教興趣班,上班時間短,所以早早就下課了。

她看到兩個孩子,微笑地走到他們麵前:“怎麼跑得這麼急?你們爸爸媽媽呢?”

司向楠剛想解釋,宋海藍這時已經追了過來,嚴厲道:“這裡是馬路,你們到處亂跑很危險的。”

葉瑤有些奇怪:“這位是?”

宋海藍摘下口罩。

葉瑤怔了一下,但還是笑道:“原來是司太太,你今天親自來接孩子啊?”

宋海藍保持微笑,“是,今天心情不錯,想提前接他們放學。”

葉瑤也有看今天的熱搜,頓時瞭然,“恭喜司太太,那我不打擾你們了……”

司向楠馬上說:“葉瑤老師,這個人不是我們媽咪,你快報警抓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