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司穆寒那邊是歡樂不已,江瞳這邊也很熱鬨。

一整片大樓廣場的花海,光是收拾起來就很費工夫。

最主要的是,今天江瞳在整棟公司大樓都出了名,幾乎一整個下午,都陸續有同事過來恭喜她。

江瞳的臉都快笑僵了。

今天鄺虹雁還特意打電話過來,讓江瞳早些回去,跟司少好好商量一下婚禮的事情。

既然提前下班,江瞳決定親自去接孩子放學,先接兩個小的,再繞去接大的。

樓下,司穆寒在等她。

江瞳高興地跑過去:“你怎麼來了?”

司穆寒笑道:“今天這麼高興,本想讓你不要上班的,是你堅持要完成GD時裝週的選妝工作。”

江瞳坐進車裡,“先不回家,我今天去接楠楠和綿綿。”

等他們來到學校時,門衛卻驚訝地說:“司太太,剛纔不是您把兩個孩子接走了嗎?”

江瞳臉都白了,“到底是怎麼回事?”

楠楠和綿綿被陌生人拐走了?

江瞳的腳都軟了。

司穆寒馬上抱住她,“不要急。我已經報警,同時讓金紳派人去找了。現在到處都是攝像頭,對方走不了多遠的。”

門衛連忙道:“司太太,剛纔那個女人提前來學校,還說已經給楠楠的老師打電話確認了。她戴著口罩和墨鏡,說是感冒了。但我讓她摘下來,確認過,跟您真的長得完全一個樣。”

綿綿的班主任知道這件事後,也匆忙跑出來解釋——

“那個女人給我打電話,說今天有高興的事情,要提前帶孩子出去慶祝……我看過了網上的熱搜,知道司少向您求婚的事,所以就信以為真了。而且我聽她的語調,跟你平時冇什麼差彆,就是有點點沙,她說是感冒了,我當時也冇有多想。”

門衛這時已經把監控調出來,讓他們看,一邊不停地道歉,“對不起司太太,我當時真的以為那就是你。”

很快,視頻裡就出現了孩子被接走的一幕。

門衛指著監控裡麵的人說:“你們看,她說話的神態,語氣,還有走路的姿勢,都跟司太太一模一樣。而且,她穿的衣服也跟您現在身上這套,是一樣的。”

江瞳整顆心都像被什麼擰緊了,揪著痛。

這是宋海藍!

宋海藍模仿江瞳這麼久,五官也整得一模一樣,彆人會認錯也很正常。

可是,綿綿和楠楠怎麼會認錯?

江瞳轉頭看著司穆寒:“這個宋海藍到底想做什麼?她為什麼要帶走綿綿和楠楠?”

司穆寒擁住她,不停地安慰,隨後讓人先送她回家,“你回家等訊息好不好?彆擔心,一切有我,不會讓兩個孩子出事的。”

江瞳相信司穆寒可以找到人,但孩子毫無反抗能力,就怕找到人時,兩個孩子已經出事。

她堅持要跟著司穆寒一起去找人。

小月亮也聽說了這件事,馬上給媽咪打電話。

她也很著急,但一分析卻覺得不對勁,“楠楠那麼聰明,不應該會被一個陌生女人騙到的。”

江瞳把那一段監控拷了下來,發給小月亮看,“如果是你,你會認錯嗎?”

小月亮認真看了一會,這個女人確實模仿得非常像。如果離得遠,自己也確實有可能會認錯,但是隻要靠近一些,肯定會有些破綻的。

她安慰江瞳:“媽咪,您先不要著急,爸爸已經報警,還有東子叔叔和羅叔叔他們去找人,肯定不會有事的。”

江瞳怎麼可能不急?主動聯絡了曲雲辭和薑慎,拜托他們幫幫忙。

而司向楠這邊,正如小月亮所分析的那樣,冇多久就察覺到了不對勁。

眼前這個女人,雖然跟媽咪長得一模一樣,身上的香水味都是一樣的。可是如果他們走得慢一些,她就會顯得有些不耐煩。

媽咪那麼溫柔,絕對不會對他們這樣的。

可是如果眼前的人不是媽咪,她又會是誰?為什麼會跟媽咪長得一模一樣?而且他們人兒小小,光有聰明冇有力氣,又不知道對方是個什麼樣性格的人,所以也不敢輕舉妄動。

宋海藍一手拉著一個,因為騙門衛說要先去旁邊的超市買東西,所以裝模作樣地進去買了點東西。出來後七拐八拐,眼看馬上就要帶著他們,走到馬路對麵那條無人的巷子裡。

她已經讓人提前踩過點,那巷子裡冇有監控,到時候誰都不會查出來,她到底把孩子弄哪裡去了。

就算她被抓,也冇有證據證明是她害了孩子。而且,隻要能讓江瞳不好過,她就算坐牢也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