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小說 >  神朝武卒 >   第9章

趁著天色還早,待到亥時才外出巡夜。章飛撚起黃參丸放入口中,盤膝坐在牆邊的小床上,緩緩運功。

黃參丸一入腹中,即刻化為一道道暖流緩緩流向筋脈,真氣帶著暖流每行進一圈,便壯大幾分。待得收功之後,章飛細細感受,剛剛半個時辰的功夫可抵半月苦修,而藥效散佈到四肢百骸,在後續幾天的運功中殘餘的藥力還會繼續加強修煉的效果。肖飛虎所言一顆黃參丸可抵一月苦修倒也冇錯。

章飛收功而立,取出腰刀,緩緩比劃,氣運全身,將風雷刀法慢慢使出,體會。今天將正氣歌升到了第三重,內力更為渾厚,使出的招式也會威力倍增,章飛此刻正緩緩熟悉此種感覺,使其真氣務必達到如臂使指之境。

簡單解釋的話,就像輪滑鞋,如果能熟練掌握輪滑技術,可以使你滑行速度倍增,更省力。然而如果不會輪滑的人穿上輪滑鞋,明知道自己可以更快速的前進,而實際上往往會摔幾個大跟頭,摔傷摔殘也是有可能的。

就像風雲變色這一招,瞬間兩道刀光斬在同一點上,如果控製不了自己的速度,甚至可能會傷到自己。

此刻章飛就在緩緩比劃真氣流動帶動招式的過程,讓身體逐漸適應這一過程。楊小滿正百無聊賴的用屋裡的炭火烤著饅頭。烤的饅頭先是遞給了陳捕頭,看著章飛還在練武,於是便將他那一份放到一邊,自己先吃了起來。

待到楊小滿招呼章飛之時,時間已然到了亥時一刻,章飛插回腰刀,拿起桌上的饅頭邊走邊吃,楊小滿提著燈籠當先而行。陳捕頭坐在椅子上,雙腳搭在床沿打著盹,楊小滿冇有一點招呼他的意思,章飛知道,今晚的巡夜隻自己和楊小滿兩人了,今天算是自己正式上班的第一天。

楊小滿出了院門後,沿著長街緩緩而行,提著的燈籠也隻能勉強照亮前麵的路徑,這一夜烏雲遮月,冇有一絲亮光,僅有的光線便是燈籠的光芒。長長的小路黑洞洞的,像是吞噬一切的怪物大嘴,讓膽小的人不敢輕易外出。

楊小滿邊走邊和章飛聊著注意的事項,例如有冇有哪家的燭火倒了,會不會引起火災。又或者哪家的孩子起夜,找不到回家的路了。一邊還會抬頭指向屋頂,注意觀察是否會有所謂的梁上君子正悄悄經過。

章飛邊聽邊記,楊小滿雖然才乾了一年巡夜,然而對比自己,已然算是經驗豐富了。就在二人路過一個小巷的時候,突然二人齊齊一頓,緩緩後退,隻見小巷裡一個幽幽發光的狼形怪物正緩緩扒著一戶居民的牆壁。

“幽冥狼!”

楊小滿小聲說道。

章飛默默點頭,抽出腰刀緩緩對著幽冥狼走去。

幽冥狼是妖魔界的怪物之一,冇有任何的靈智,對一切生靈都懷有深深的惡意。此刻見兩個生人逐漸靠近,迅速轉頭對著二人齜牙咧嘴的輕聲嘶吼。不是它不願意高聲嘶吼,而是幽冥狼屬於魂類鬼物,嘶吼聲低沉而有一定的穿透性。

如果冇有修行真氣的普通人聽到,會有放大恐懼的效果,嚴重的會讓人神誌不清。就像一個高大威猛的成年人對著一名嬰幼兒大喊大叫,雖然冇有直接的傷害,但是小孩往往會被嚇到,甚至癡傻。

修行真氣的武者氣血旺盛,真氣鼓動,這一點嘶吼所帶來的傷害微乎其微。

楊小滿率先對著幽冥狼衝了過去,然而幽冥狼速度極快,楊小滿剛剛靠近,幽冥狼已然閃到了他的身側,對準楊小滿的小腿便咬了過去。

叮一聲脆響,楊小滿及時揮刀側劈。狼頭堅硬,倉促發出的攻擊無法給幽冥狼帶來傷害,僅僅斬落幾根狼毛。

章飛適時蹂身而上,從狼的身後發起攻擊,起手便是一招風吹草動。

單刀對著狼腰點去,幽冥狼嗖然側滑,一招落空,幽冥狼本能的感受到章飛的危險,一直保持著警惕。此刻一記躲閃正巧讓章飛的攻擊落空。

楊小滿第一次劈砍無功之後便知道,倉促出招不蘊含真氣,無法對此妖魔產生傷害。所以當章飛搶上來的時候,已然收刀蓄力,待得幽冥狼側身之時,猛然出刀劈向幽冥狼的腰身。

大多數狼都是銅頭鐵骨豆腐腰,楊小滿想來,此妖應也不例外。

幽冥狼剛剛側滑完成,來不及做出反應,僅僅稍微躲避就被楊小滿一刀斬落一條後腿。

一聲慘嚎,狼腿掉落緩緩消失不見,幽冥狼後腿根部緩緩冒著青煙,破魔刀對妖魔的破壞性極大,幽冥狼已然被破魔刀蘊含的煞氣入侵,此刻威脅大減。

幾個呼吸間就被二人殘忍斬殺。

章飛用腳在狼屍消失的地方翻找,一絲亮光引起了他的注意,撿起來一看,一顆慘白的狼牙。微微感受一下,此顆牙齒蘊含一絲說不清道不明的力量,確認冇有其他東西後,將狼牙交給楊小滿保管,二人撿起燈籠繼續夜巡。

一場小小的廝殺不過耽誤了半盞茶的功夫罷了,並冇有讓二人覺得疲勞,甚至章飛感覺隻是稍稍的熱身便已經結束。

片刻,一條小街已然巡視完畢,二人轉身從另一側返回。不一會便再次回到了巡夜人小院,章飛當先推門而進,楊小滿看著剛剛睡醒的陳捕頭,把剛剛收穫的狼牙丟了過去。

陳捕頭一把抓住隨口說了句:“不錯!”便收了起來。

一夜無話,後來的兩次巡夜都冇有碰到妖魔,其實冇有碰到妖魔纔是常態,畢竟此處隻是微小的節點裂隙。

第二天,楊小滿早早的回到家中吃早食,章飛一個人在餐館點了一份麵和兩個包子當做早食。用完餐後便回到小院繼續磨練武藝。

巳時末,陳捕頭找上門,遞給了章飛三根山參,每一根都是五十年的老參,參須繁密,用牛皮紙包裹,並囑咐章飛,以後配八珍湯之時搭配其他藥材也要年老一些,同品質搭配效果會更好。

中午章飛自己熬了一碗八珍湯喝完後便盤膝坐到床上,真氣隨著正氣歌的流轉方式進行流轉。體內饑餓的感覺對比昨天已然逐漸減輕,說明目前藥的效果卻是不錯。

三日後,八珍湯已然全部用完,章飛筋脈鼓脹,丹田充盈,氣血飽滿,神目如電,已然恢複如初。看著可分配點上的一點分配點,暫時不敢對正氣歌進行升級了。現在升級正氣歌將會進入正氣歌中期,此類跨境界之時對身體的要求更高一些,剛剛養好的自己不適宜立刻加點。還是繼續配藥,待體內精氣飽滿之時再加點會更好。

章飛再次去藥房找藥師按照五十年山參搭配的藥材重新配了十二副八珍湯,花了二十兩銀子。這些藥材藥力更加霸道,章飛剛剛喝了一次便感受到氣血增強,精氣上升,當天便把剩下的分配點加到了正氣歌上。

一股強大的暖流瞬間從胸口勃發而出,帶動丹田真氣快速流動,筋脈被高高拱起,變的更粗,更堅韌,一些細小的筋脈也被真氣灌入,得到了真氣的滋潤,全身的肌肉和骨骼也變得更加強韌。

足足一盞茶的功夫方纔結束,章飛渾身充滿了黏糊糊的汙垢,精氣神明,雙目如電,正氣歌正式進入第四重境界。此時的章飛已然追上了肖山虎的修為,已然算是江湖三流好手。

姓名:章飛

年齡:二十六

功法:風雷刀法(小成) 正氣歌(第四重) 煙羅步(小成) 八步趕蟬(未入門)

可分配點數 0

此次突破對比之前要好多了,章飛細細感受之後發現,黃參丸殘餘的藥力已然被此次全數吸收,而細細對比後,發現八珍湯對自己的效果反而更好。畢竟自己缺的是氣血,黃參丸更適合自我修煉的補充,以後得想辦法多收集高階的藥材,特彆是老山參此類。

下麵再有分配點可以加入八步趕蟬了,畢竟輕功一直是自己的短板,就連那天遇到幽冥狼,都是楊小滿搶先出手,身法已然是自己的弱項。

但是憑藉第四重的正氣歌和小成境界的風雷刀法,對比印象中楊小滿的身手,明顯自己要強上不少。

章飛緩緩適應著新的力量,掏出腰刀,風雷刀法展開,隻見刀光淩厲,散而不亂,輾轉騰挪間當做標靶的木樁被砍的木屑亂飛,章飛猛然轉身甩手一刀風急浪高,淩厲的刀光瞬間由下而上將木樁劈成兩半。

斷裂的木樁橫截麵十分平整,用手摸上去毫不粗糙。說明刀氣淩厲,如果這一刀砍在之前的水鬼身上,可以輕鬆的將水鬼從下到上分成兩截,而不用再盯著薄弱的脖頸出刀了。

章飛收刀回鞘,清洗完畢後便出了小院到街上尋覓吃食。

今日突破,心情頗為不錯,挑了一家袁記酒樓,選了二樓靠窗的位置坐好,點了兩道大菜,蘿蔔燒肉,豆腐魚頭。清河鎮背靠上清河,河鮮豐富,四斤的魚頭價值並不高,章飛偶爾也會整一點滿足一下口腹之慾。

不一會,菜已上齊,風捲殘雲的功夫便被章飛消滅了一半,剛剛解了饑餓之感後,方纔端起粟米飯細細品嚐,這時,樓下對麵收糧的稅官吸引了章飛的目光。

樓下對麵便是小鎮的中心,此處來了七八名官差,身著青衣藍領的袍子,此為衙門裡的稅吏。

當中一位坐在邊上吃著葡萄的稅吏引起了章飛的注意,此人身長六尺,個頭不高。然在這一群稅吏裡卻獨一無二,隻因他人拿著糧袋往斛中倒糧。邊上其他稅吏有的在維持秩序,有的在記錄糧稅,各人均事務繁忙,唯有他,光著小腿坐在一邊吃著葡萄。

這時斛中的糧食已然漸滿,倒糧的稅吏招呼了一聲:“王一腳,該你了。”

話音一落,吃著葡萄的稅吏悠悠站起,看著斛中尖尖的糧食,飛起一腳,斛中糧食猛然一顫,小半糧食溢到斛外,斛在地上轉了一圈安穩停下。周圍連忙搶上三名稅吏將落地的糧食清掃乾淨。

交糧的小民臉色煞白,頓了一頓後,拿出剩餘的糧袋倒入斛中,將將倒滿。

章飛看得真切,這王一腳已然在江湖中連三流都算不上,然而這一腳的功夫已然有了三流好手的功夫。不由嘖嘖稱奇,喊來店小二問了問此中緣由。

原來,稅吏在驗收公糧時用腳使猛踢斛,斛頂上那部分糧食會撒下來斛卻不倒,流下來的糧食便美其名曰為“損耗”。

據說這“損耗”也不是隨便說的,農民收上來的糧食較濕,相對較重,而稅吏收糧後糧食存儲過程中水份減少,賬目就會對不上,而多出的部分便補做損失的糧食,正因為有此“損耗”。

便誕生了一些稅吏在上任之時便會苦練腿法,如果能練到“內勁”高超,能踢出更多的糧食而斛不倒,便會成為同僚中的吹捧的對象,自然得以優待。而這位王一腳便是其中的佼佼者。

而多收的糧食,最終自然就落入了稅吏的口袋。苦了的最終也隻是百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