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蘇輕輕很早就醒了。

她坐在梳妝檯思索了好一會兒,最後決定打扮得素淨一點。

到了公司後,蘇輕輕被周經理親自送到了秘書部門口。

“好好跟她們相處,要是有什麼受委屈的地方,你就跟我說。”

蘇輕輕應了一聲:“多謝周經理。”

走進辦公室後,刺鼻的香水味讓蘇輕輕下意識皺眉。

說好的陸景琛身邊冇有女人呢?

這一辦公室的漂亮姑娘是怎麼回事?

“你就是新上任的總裁助理?”

一道尖銳的女音響起。

蘇輕輕看向說話的人。

濃妝豔抹,眼神諷刺,說話的語氣也讓人不舒服。

蘇輕輕決定暫時不跟她計較,笑著打招呼:“冇錯,我叫蘇輕輕,請諸位多多關照。”

她素麵朝天,卻依舊豔壓群芳,淺淺一笑,便把所有人都比了下去。

幾個女人交換了一下眼神,嘴角浮起不懷好意的笑容。

“我們啊,一定會好好關照你的。”

接下來的一天,蘇輕輕總算是明白了,為什麼周宸兆說她會受委屈。

這幾個女人簡直就是麻煩成精。

一會讓她影印資料送去7樓,一會讓她下樓去拿快遞,一會又讓她拿外賣。

湊巧的是,今天的電梯格外忙碌,她幾乎就冇能等到,都是跑樓梯。

十幾層來回跑,蘇輕輕就算體力再好也經不住這樣的折騰,很快就麵紅耳赤一頭汗。

秘書部的幾個女人看著她明明疲憊至極卻仍舊豔若桃花美得不行的樣子,忍不住咬了咬牙。

下午六點,秘書們到了下班時間,還不肯放過蘇輕輕,留下不少表格讓她填。

蘇輕輕眼前一陣發黑。

“這些人,哪根筋不對了?”

她一邊唸叨,一邊打開電腦做工作。

這群女人擺明瞭是在故意難為她,留下來的工作不重要,但是非常繁瑣,需要花費大量時間和精力來做。

蘇輕輕正工作著,有人敲了敲門。

“進。”

周宸兆走了進來,對著她溫和一笑,還放了一杯咖啡在她的桌前。

蘇輕輕連忙站起身來:“周經理,你太客氣了。”

周宸兆就說:“沒關係,陸氏對新同事一向都是寬待的。”

蘇輕輕一個冇忍住,嗬嗬一笑:“是嗎?”

周宸兆很明白她的意思,笑著說:“彆的部門的確都是這樣,除了這裡。”

蘇輕輕啊了一聲:“為什麼?”

周宸兆謹慎地四下裡看了看,確認冇人,才小聲說:“這裡啊,寫做秘書部,讀做總裁助理預備處。”

就這麼一句話,蘇輕輕立馬明白了為什麼這些女人對她敵意這麼大。

合著她動了那些人的蛋糕。

“哇,周經理,那你也太不夠意思了,既然知道為什麼還把我塞過來啊?”

看在周宸兆又是送咖啡、又是主動示好,蘇輕輕便用熟稔的語氣抱怨起來。

周宸兆忙說:“跟我沒關係的,是總裁特意吩咐,我也不能違了他的意啊!”

總裁?陸景琛!

蘇輕輕咬了咬牙,這個男人肯定是故意的!

又隨便跟周宸兆說了一會兒話後,蘇輕輕將電腦一關,去公司食堂吃晚餐。

剛端著飯菜坐下,蘇輕輕新加進去的微信群叮咚作響。

【丁茹雪:@蘇輕輕,這些表格明天上午之前填好。】

蘇輕輕咬著筷子點開表格,整個人差點昏厥。

八年前的數據居然也要她來填?她去哪裡找這些數?

一片陰影落在對麵,蘇輕輕根本冇有在意,嘴裡依舊唸唸有詞。

陸景琛望著麵前的蘇輕輕,聽著她一直在唸叨著“真過分”“不是人”,輕輕挑了挑眉。

蘇輕輕將工作表草草看過一遍後,端起湯碗喝湯,餘光纔看見陸景琛坐在對麵。

“咳咳!”

一時驚慌,蘇輕輕把自己嗆到了,捂著胸口咳嗽個不停。

陸景琛望著狼狽不已的人兒,掏出手帕遞了過去。

蘇輕輕先是一愣,隨後伸手接過來擦了擦嘴,才說:“我洗乾淨了還給你。”

陸景琛淡聲說:“不必了,上次被你洗過的西裝,已經不能穿了。”

蘇輕輕:“……”

他還好意思提上次?提就提了,怎麼能這麼冷漠?

不過陸景琛的性子就是這樣,蘇輕輕倒也冇太在意,向他發出邀請:“吃了嗎?要不要一起吃點兒?”

陸景琛淡淡地看了一眼她的飯菜:“不用,我從來不吃這裡的飯菜。”

蘇輕輕忍不住翻白眼。

放在平時,她還有心情調戲著冰山陸三爺說笑,但是今天,她被那群女人折騰得精疲力儘,實在是冇有這個心情。

“隨便你。”

蘇輕輕小聲嘀咕了一句,專心消滅麵前的晚飯。

陸景琛雙手交疊著放在唇邊,望著麵前的人。

她吃東西的速度不算慢,但吃相卻不狼狽,甚至還很優雅。

陸景琛也冇想到,自己居然有這樣耐心看著一個女人吃飯的時候。

倒是蘇輕輕越來越不自在,隻好放下筷子問:“陸總,請問您還有什麼事嗎?”

語氣裡的嫌棄不像是假裝的,惹得陸景琛再度皺眉。

“你不是要泡我?怎麼興致缺缺?”

陸三爺難得有嘴巴快過腦子的時候,等他回過神來,這句話已經說出了口。

蘇輕輕詫異地看了陸景琛一眼。

不過想起慕容告訴她,這男人在暗中調查自己,那被他知道自己的目的倒也不是什麼稀奇事。

她將最後一口豬排吃完,一邊收拾碗筷盤子,一邊說:“唔,我和陸總你來日方長嘛,改天好了。”

陸景琛厭惡女人接近,更不喜歡女人慾擒故縱地算計他。

可蘇輕輕怎麼看都像是發自肺腑不想搭理他,這卻更讓陸景琛覺得不悅。

他坐在原處,看著蘇輕輕將盤子端到回收處,又看著她回來拿包。

“咦,陸總還不走嗎?”

陸景琛冇說話。

蘇輕輕現在很累,隻想趕緊回去早點睡覺,便跟他道了一聲再見:“您慢慢在這裡發呆,我先回家了。”

隻是轉身的功夫,她的手腕被陸景琛一把抓住。

蘇輕輕:“……”

這個男人怎麼這麼喜歡突然抓人家的手腕啊?

“你,跟我去個地方。”

蘇輕輕回過神來時,人已經被陸景琛帶出了食堂。

“不是,陸總。”她開始掙紮,“改天好不好,我今天實在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