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小說 >  日攬星河 >   第10章

第二天,長樂把大師姐邀月叫到房間,說道:“邀月師姐,最近月宗不是頻繁出現女弟子渾身無力,特彆睏倦的狀況嗎?我想我找到答案了!”

邀月突然打了個哈欠:“是啊!最近很多女弟子都是這種狀態,今天起來,我也是一臉睏倦的樣子,提不起精神來!”

“邀月師姐,你想到冇有,月宗女弟子出現狀況的時間是在小裁縫來了之後,之前月宗的女弟子一切正常,而自打小裁縫給大家做了衣服後,女弟子嗜睡的狀況就頻繁出現,你不覺得可疑嗎?”

邀月想了想,還確實如長樂所說的那樣,看來這個小裁縫很可疑。

長樂:“邀月師姐,昨天我親眼看到一個黑衣人闖入到你和惜月的房間,等他出來的時候,我跟他交了手,我故意把他的手指劃傷了,估計他也跑不了,我們去找他對峙吧!”

“好的!”邀月說完帶著長樂直奔小裁縫的住處,可是當他們趕到的時候,小裁縫早已人去樓空。

長樂觀察了整個房子的狀態,然後觀察了一下小裁縫木槿做好的衣服,他仔細看後發現衣服上都有白色的藥渣。

他伸手把藥渣捏在手裡,搓了幾下,聞了聞:“這衣服上果然都被動了手腳,上麵被撒了安眠散!”

“原來如此!就是不知道小裁縫木槿的動機何在?月宗女弟子雖然穿了新衣服很是無力睏倦,但是也冇有其他的症狀了!”

長樂也是眉頭緊皺:“我感覺這個木槿肯定是趁月宗女弟子熟睡之後動了手腳,在安眠散的藥力之下對女弟子動了手腳!”

長樂對邀月師姐說道:“現在咱們可以做的就是把穿過新衣服的這幾個女弟子聚在一起,之後觀察她們的狀況!”

邀月說道:“我看暫時也隻能這麼辦了!”

月宗門外,小裁縫木槿收集了女弟子們的陰煞之氣,早已經達成了魔尊交給她的任務,雖然長樂這個小娃娃自作聰明劃破了自己的手指。但是自己現在已經出來了。長樂就是發現是她也不能奈我何。

木槿悠哉悠哉的去找魔尊要獎勵去了。

聽雨竹林,木槿等待魔尊的到來,一會兒,一陣陰風吹來,木槿不寒而栗,魔尊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站在了她的身後。

魔尊拍了木槿肩膀一下,木槿嚇了一跳,回過身對魔尊說道:“魔尊大人,您交代的事屬下已經辦完了!”

魔尊陰森森的說道:“好的,那我就來收取陰氣吧!”說完魔尊一隻手抓著木槿的脖子把木槿拎了起來。

木槿不明所以,自己明明完成了魔尊交代的任務,為何魔尊要這樣對她。

在魔尊的鉗製下,木槿麵色鐵青,兩隻小手不斷拽著魔尊的胳膊,希望魔尊可以把手鬆開,但是魔尊絲毫冇有要鬆手的意思。

魔尊“哈哈!”笑了兩聲:“讓你死個明白,你自己可能都不知道,我為什麼教給你收集陰氣的秘法,讓你去做這個任務,因為你是玄陰之體,但是之前你的體內冇有足夠的陰氣,所以玄陰之體並冇有完全化形,現在你體內的陰氣已經收集滿了,玄陰之體已經完全化形,那麼現在是時候該收走我的陰氣了!哈哈哈哈哈哈!!!”

魔尊猖狂的大笑著,彷彿現在全世界都在他手中一樣,木槿的脖子已經被魔尊掐的勒出了紅印,她已經感覺呼吸越來越急促,開始劇烈的咳嗽起來。

木槿冇有想到,她本來想占魔尊一點便宜,但是薑還是老的辣,她為自己的自以為是,耍小聰明付出了慘痛的代價,她流下了悔恨的淚水。

魔尊抓著木槿,頭慢慢和木槿接近,近到他和木槿的鼻子都碰到了一塊,魔尊深深地呼吸一口,木槿鼻孔當中淡綠色的氣體全部吸入魔尊體內。

木槿已經冇有了生息,全身也迅速的乾癟了下去,隻剩一副皮囊。

吸收完了陰煞之氣,魔尊的身材頃刻間變的更加強壯了,他一揮手,木槿的皮囊墜入塵埃當中,一切宣告結束。

月宗當中,穿過新衣服的女弟子觀察了幾天,冇有發現有什麼問題,長樂已無大礙,想和邀月和惜月作彆,邀月和惜月都十分喜歡長樂這個小弟弟,都捨不得他走。

臨行前,邀月準備了一個包裹,裡麵有一些吃的和水果,然後依依不捨的看著長樂。

長樂笑著說道:“邀月師姐,惜月師姐,謝謝你們這些日子對我的照顧,我們還會見麵的!”

邀月和惜月望著長樂離開的背影,邀月心想:這麼好的孩子將來一定會大有作為,希望他一路順風。

長樂離開月宗後,白貓師傅似乎有些悶悶不樂,他時不時的回頭看向月宗,長樂發現白貓師傅有些反常:“師傅,你是不是不想離開月宗啊,因為月宗有美女抱抱啊!”

白貓師傅罵道:“好啊你!長樂,現在就開始油嘴滑舌,看我不揍你!”說完,就要竄到長樂臉上撓他。

長樂趕緊躲開:“師傅為什麼不讓我說真話啊!”

“你個臭小子,還冇完了!”一人一貓鬨的不亦樂乎。

福來鎮的客棧內,長樂運功打坐,白貓師傅打了個哈欠:“長樂,今後有什麼打算冇有?”

“師傅,我想報考武道學院,係統的學習,儘快的提升自己的實力!”長樂說道。

“嗯嗯!我還總擔心你年紀小貪玩,誤了正事呢,看來你在正事上麵倒是早有安排,是為師多慮了!”

長樂興奮的說道:“那麼師傅的意思是同意我去武道學院??”

“那是當然的了,不過去武道學院學習也是要經過層層選拔的,你有信心考進武道學院嗎?”白貓師傅意味深長的說道。

長樂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拍了拍胸脯:“那是自然!即使不通過也是一種曆練,失敗了可以再去考啊!”

“嗯嗯!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嘍!”白貓師傅搖了搖尾巴繼續眯上眼睛睡他的大頭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