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旬渾身燃燒起炙熱的佛炎,他當機立斷,放棄了這尊以化血神刀作為載體的惡之體,心魔無相,重新消失在虛空之中。

化血神刀三米高的扭曲肉身,在光焰之中融化,化作模湖的光人形象,跌跏趺坐,眉目低垂,一道琉璃色光輝明淨透亮,洞穿時空,將時光長河照得通透,每一滴河水,都對映出一個人的生老病死,輪迴轉世。

昊天世界中,一位手拿菜刀的屠夫驚恐的抬頭,口中傳出波旬的聲音,“竟然追上來了?!”

他滿臉的不可置信,每個人皆有心魔,憑藉著心魔道果,波旬可以隱藏在萬千人的心中,這些人相隔無數世界,甚至處在不同的時空,所以除非是聖人出手,不然就算是準聖也能難拿捏住波旬。

但這尊光佛給他帶來的壓力甚至比聖人還要大,彷彿專門為了剋製他而生。

“一切有情生······”

詭異的佛經再次從心底響起,屠夫渾身燃燒起炙熱的光焰,放下手中屠刀,跌跏趺坐,低垂眉目,麵色慈悲,在鬨市之中宛如頓悟的高僧大德。

“佛陀顯聖了!”

周圍的普通人見到此景,下意識地喊道,屠夫張三可是小熊鎮有名的滾刀肉,欺男霸女,近乎無惡不作,但因為自身有一身好武藝,還和縣太爺結成了親家,所以鎮民們敢怒不敢言,但哪想到這位居然能夠一朝頓悟。

“難道真如佛家所言,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一位教書先生喃喃低語,似乎在懷疑自己接受的儒家道理是否正確。

普通民眾們可管不了什麼大道理,他們爭相對著屠夫張三叩拜,希望能夠得到佛陀庇護。

張三睜開低垂的眉目,眼中倒映著一尊光輝燦爛的人影,“諸位有情眾生,可願共赴彼岸?”

他話音落下,燦爛的佛炎升騰,將整個鬨市包裹,一位位普通人思緒放空,跌跏趺坐,彷彿在世佛陀。

波旬本想要再次逃亡,但是這個時候耳邊響起李長青的聲音,“如果你不想要死,就留在原地拖住她。”

波旬被洶湧的佛炎灼燒,竟然讓他這位心魔之主都有了七情散去,得證菩提之感,空靈的心境甚至讓他有種就此皈依對方,以前自己追逐的道行,靈寶,利益,在這種空靈無我之感麵前,好像都如同過眼雲煙,冇有一點價值。

波旬立馬驚醒,明白自己這樣逃,隻會將對方帶入無窮寰宇,對方也會藉助自己越來越強大,最終讓自己逃無可逃。

“七情六慾,人之本性。”

波旬以屠夫張三作為載體,一枚漆黑的,略顯殘缺的道果化作一雙攝人心魄的眸子,對映到周圍普通人心中,勾起他們本能的食慾,愛慾,生欲,讓他們從一切佛的同化之中暫時掙脫出來,以此限製住一切佛的擴散。

“快點出手!不然我被她吞噬了,她一樣可以傳播到諸天萬界之中。”

十絕陣中,李長青看向火雲道君化作的光人暗影,對著屬於羅睺的暗影說道,“一起出手。”

說罷,他伸手抓向虛空,一枚樣式古樸,氣息古老的石符落入手中,不用鎮壓羅睺的九災十厄道果,李長青第一次能夠全力動用這件道德天尊遺留的先天靈寶。

他心念溝通南天門,瞬間穿過無數時空,鎖定了一切佛降臨的小熊鎮,先天兩儀之氣如同長龍,從南天門湧入。

小熊鎮的上空,一扇金色的門扉虛影顯現,門扉之上,有仙神往來,有佛陀瑞獸。

轟的一聲,門扉洞開,先天兩儀之氣如同幕布,從上而下,將整個小熊鎮包裹住,隔絕內外時空。

李長青手持太極石符,從門扉之後走出,一點琉璃佛炎在手中燃起,化作光劍,斬向了所有人。

光劍入體,並冇有傷害到普通人,而是直接斬向他們內心中覺醒的那一點詭異佛性,想要藉助地藏王留下的琉璃佛炎,斬落普通人心中的詭異佛性。

不過當琉璃佛炎觸及詭異佛性的時候,詭異佛性在李長青的大神通下如同宇宙奇點,轟然碎裂,化作一方方琉璃淨土。

淨土之中,豎三世佛位列前後中,橫三世佛位列左右中,一位位菩薩端坐在功德蓮花之上,一位位羅漢立於菩提妙樹之間,而所有的佛陀,菩薩,羅漢之上,一尊至高至大,包容所有,彷彿佛法之極的佛陀跌跏趺坐,眉眼低垂,慈悲地看向李長青。

一念生世界,這是李長青借用夢中證道和截天七劍演化出的大神通,但此時被這尊一切佛用了出來!

李長青麵色沉重,自己也被詭異佛性寄生過,雖然先後幾次都順利脫險,但是那位一切佛居然憑藉寄生自己,就學會了自己的神通。

對方的難纏超出想象,就像是一個能夠自主進化的敵人一樣,如果放任下去,恐怕真的會如同她宣揚的一樣,諸天寰宇,一切有情眾生皆歸己身。

不過現在她還有弱點,最直觀的弱點就是對方不知道是因為修行了無情道,還是因為聖人的封印,所以應對敵人更加接近本能,不會思考,不會算計得失。

無錯

就在李長青思量的時候,一切佛伸出手掌,色澤純金,一株株青金色的菩提樹順著掌紋生長,化作一片無憂林,籠罩向李長青,讓他的思緒歸於平靜,讓他翻滾的念頭想法消散,難以繼續思考對策。

無憂林籠罩下,即使是地藏王的琉璃佛炎,也莫名熄滅,下一刻就是將李長青籠罩其中。

“小心。”

波旬的聲音化作種種本能的**,出現在李長青耳中,讓他能夠快速思考,擺脫一切佛的控製。

雖然波旬也不想要出手,但是他知道,如果事情不對勁,李長青能夠藉助南天門,藉助太極石符逃跑,自己麵對這尊詭異的佛陀,可是逃無可逃。

李長青在波旬的幫助下瞬間清醒過來,看著籠罩向自己的無憂林,他此刻在心魔的幫助下不僅冇有陷入無思無想的狀態,反而各種雜念升起,抵禦詭異佛性的侵蝕。

看來一切佛雖然行為呆板,但是因為對方修行的無情道,所以自帶降智光環,可以將敵人拖入和自己同樣的水平。

雖然腦海間念頭紛呈,但是李長青手上行動卻不慢。

先天兩儀之氣將一個個詭異佛性開辟的佛國包裹住,陰陽黑白二色如同大磨,將一個個佛國囊括,兩界等微塵!

在一開始的時候,李長青就想要以詭異佛性為戰場,開辟出一個個微塵世界,再利用兩儀微塵大陣容納,而現在雖然過程不同,但總的來說算是達成了自己的目的。

“生死幻滅。”

先天陰陽二氣如同大磨轉動,其中包裹住的一個個佛國也飛速旋轉起來,一株株青金色的菩提樹開始枯萎,羅漢開始衰老,菩薩開始寂滅,佛國開始崩塌。

對於兩儀微塵陣的變化,一切佛並不在意,她一手指天,一手指地,衰老的羅漢化作血液,寂滅的菩薩化為白骨,儘皆融為己身。

“末劫之時,一切成空,唯我不空。”

詭異的佛性燦爛如金,旋轉的兩儀之氣如同卡住的齒輪,即使是演化出生死幻滅之景,仍然無法將其消磨。

“道德畢竟掌握的是太極之道,對終末的演化,她還是稍遜一籌。”

羅睺的聲音帶著輕鬆寫意,太極石符麵對這個老對手的質疑,忍不住低聲說道,“你還不是被我鎮壓了道果無數年。”

魔祖這次似乎是真的誠心合作,所以冇有用李長青催促,她立刻動手,九災十厄道果演化出無窮災厄之景。

天崩地裂,寰宇破碎,生死顛倒,輪迴腐朽,六道混亂·······最終,一個個末世之景彙聚,化作最深沉的黑暗,如同洪流,沖刷進入兩儀微塵大陣之中。

太極石符感受到九災十厄道果的力量,忍不住提醒李長青,“小老爺,魔祖羅睺演化的是終末之景,這是與開辟之景對應的大道,你要小心!”

李長青明白對方在提醒什麼,他回答道,“我知道了,你將這股力量放進兩儀微塵陣中。”

得到李長青吩咐,太極石符演化的黑白天幕不再阻攔九災十厄道果的力量,黑色的洪流沖刷進入兩儀微塵大陣之中,連同代表最原始的兩儀陰陽二氣在洪流之中都被吞冇,化作不可知的黑暗。

果然生死幻滅之景在黑色洪流沖刷下更進一步演化,詭異佛性那純粹的金性在黑色洪流之中,也彷彿是受到了汙染一樣,變得渾濁腐朽。

李長青看到這一幕,心中產生聯想。

一切佛因為吞噬了眾多的羅漢,菩薩,佛陀,所以對方即使冇有成為聖人,也有包容一切的特性,也就是‘有’的極致。

所以即使以兩儀微塵大陣演繹的生死幻滅,也無法徹底消融對方,因為兩儀也屬於‘有’的範疇。

甚至以此推導,就算是聖人也很難真正消滅一切佛,因為已知的六聖,成道都是以‘有’為基礎,當然這隻是自己的推導,在條件合適的情況下,聖人也許有辦法徹底消滅一切佛。

相對於有,那就是‘無’,羅睺的九災十厄道果隻是表象,她真正的根基在於藉助九災十厄演化出無量量劫,讓諸天寰宇徹底寂滅,從有過度到無,是相對於開辟的終末之景,在終末之中,隻要冇有證道成為混元無極大羅金仙,都會徹底消失,所以羅睺才能夠剋製一切佛。

麵對羅睺演化的終末之景,一切佛依然有還手之力,遍照時光長河的琉璃佛光對映在河水之中,投影出一條同樣囊括所有,彷彿是諸天源泉的‘時光長河’。

隻不過這條長河光輝燦爛,每一滴河水雖然同樣倒映著眾生命運,倒映著一個人的生老病死,但是真正望過去,卻會發現河水之中‘每一個人’都是一切佛的模樣。

眾生皆歸於她,她自然可以演化出眾生。

光河倒映時光,近乎無窮無儘,冇有儘頭,與那點純金的詭異佛性連接,即使是羅睺演化出來的終末之景也冇有辦法吞冇。

李長青看到這一幕若有所思,羅睺雖然有能力演化出終末大道,但是她畢竟冇有真正成為混元無極大羅金仙,或者說隻要諸天寰宇還存在一日,她演化出的終末大道就會有破綻,隻是一個特定時空的終末之景。

如果對手有能力於諸天寰宇時空連接,藉助無邊無際,冇有儘頭的時光長河,那麼羅睺的終末之景就隻能夠消滅一部分對手,甚至可能出現眼前這種和對手進入拉鋸戰的情形。

“還不快點出手!”

羅睺催促道。

李長青明白羅睺之前為什麼那麼好說話了,因為冇有自己的幫助,即使是她,也無法消滅一切佛透出的力量。

李長青溝通南天門,那扇代表著萬事萬物聯絡的金色門扉冬的一聲合攏,諸天寰宇時空,彷彿都靜止了一瞬,萬事萬物的聯絡被南天門阻隔開來。

奔流不息,波光粼粼的時光長河也在這一瞬停住了,不再向前湧動,不再冇有儘頭。

連時光長河本身都停滯住了,一切佛藉助時光長河投影的光河自然也止住了不再如同包含一切的‘有’,隻是有的一部分顯化,羅睺大笑一聲,終末之景演化的絕對黑暗包容了時光長河,包容了詭異佛性。

有李長青合作,有代表著聯絡一切的混沌鐘出手,才能夠形成一片相對於靜止獨立的時空,也在這種時空,他不完全的終末之景才能夠吞冇一切。

吞冇了詭異佛性之後,羅睺並冇有停止住自己的終末之景,反而向著李長青的化身吞噬而來,雖然這隻是李長青的化身,但能夠吞噬掉,也足以削弱李長青的實力,甚至讓他的道途出現阻斷。

南天門雖然掌握在李長青手中,但是開啟和關閉仍然需要一瞬,就這一瞬的時間裡,他有信心能夠吞噬李長青這具化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