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人被突然的自爆嚇了一跳,雖然他們的距離較遠,但還是受到了一些衝擊。

這次的自爆好像打開了新世界的,在謝曉冬還在感慨瘋子的時候,又一聲自爆聲響起了。

這次自爆的是天井湖的修士,他已經有些抵擋不住對手的攻擊,所以直接選擇了與對手同歸於儘。

瞬間戰場上就四死一重傷,形勢再添變化。

瓊頭老祖已經心存死誌,看見之前的兩次自爆,給了他很大的啟發,現在他完全不顧謝曉冬的攻擊,直接向他飛去,想要給他來個同歸於儘。

“滾,給我滾遠點,不要過來,你這個瘋子。”謝曉冬邊逃邊用飛劍攻擊,可惜都被其他人擋住了。

大家都已看出了瓊頭老祖的目的,自然給他製造機會,攔下了謝曉冬的所有攻擊不說,還逼迫謝曉冬的走位,讓他去到瓊頭老祖附近。

很快最後一個重傷的老祖也被殺死,圍攻謝曉冬的老祖變成了四個。

瓊頭老祖還是那麼瘋狂,隻是不斷靠近謝曉冬,對此,謝曉冬毫無辦法,隻能不斷的破口大罵。

可惜罵人是不能解決問題的,終於謝曉冬還是被瓊頭老祖近身了。

轟的一聲巨響,瓊頭老祖自爆了。謝曉冬距離最近,自然受到的攻擊最大,可是其他人為了逼迫謝曉冬的走位,同樣距離不遠。

煙塵散去,裡麵的人行漏了出來。

“哈哈哈,我冇死,你個死瘋子,自爆也殺不了我,哈哈哈。”

謝曉冬身上的寶物還是很多的,作為昔日霸主,強力的防禦法寶救了他一命。雖說這次防禦法寶已經搖搖欲墜,但是擋住了就是擋住了。

謝曉冬在防禦護罩內洋洋得意,可惜很快他就笑不出來了。

隻聽見一聲巨響再次傳來。

原來是剛剛在爆炸中身受重傷的一位秘道宗老祖。他冇有猶豫,見謝曉冬還活著,直接選擇了自爆襲擊。

這一次,謝曉冬的護罩冇能全部防禦下來,但恐怖的自爆經過防禦護罩的削弱後,還是讓他堅持了下來。

“都是瘋子,一個個都是瘋子。”謝曉東大喊著就要逃離,可惜現實很殘酷。

兩次自爆冇能炸死謝曉冬,反而讓剩下的兩位藍仙子和千羽老祖狀態下降的厲害,他們知道,要是不趁著現在弄死謝曉冬,那麼他們將永遠冇有機會。

最終,二人對視一眼,從兩邊撲向謝曉冬,進行了最後的攻擊。

這次的自爆比以往兩次還要強烈,在煙塵散去後,原地隻剩下了一個大坑,不論是謝曉冬還是二人,全都化為灰灰了。

一場大戰相當的慘烈,可以說所有的參與者全都死了,根本無一活口。

訊息在半個多月後才被傳開,而這時可以說整個大黃山脈12派,僅僅就剩下了五位分神老祖,其中四位來自神劍山莊等四派,而最後一位就是當年逃走的叢雲山老祖了。

當年叢雲山老祖被福生老道嚇住,直接跑回門派閉關,絕對不再出去浪了。結果這一躲,反倒是在這場大亂中活了下來。

戰後雖然神劍山莊四派也有老祖死亡,但畢竟根基還在,而其他參加大戰的門派可以說是損失慘重,可以說是名存實亡了。

神劍山莊很快就向殘存的門派發出了警告,要麼投靠他們,要麼斬草除根。

眾派弟子敢怒不敢言,部分弟子選擇了投靠,還有一些弟子選擇了逃跑,躲入大山之中,偶爾出來偷襲一下神劍山莊在外的產業或者落單的人員。

神劍山莊也是不堪其擾,舉行了多次圍剿行動,可惜效果寥寥。

無奈之下,神劍山莊隻好加強各地的保護。

而各派餘部也逐漸聯合了起來,形成了一個反神劍聯盟,共同對付神劍聯盟。

從實力上來講,自然是神劍山莊方麵更強,可惜反神劍聯盟就是一群屬老鼠的,躲起來騷擾,而且神劍山莊等派擁有的資源點太多,分神老祖不可能一一照顧,雙方可以說陷入了長久的拉扯之中。

......

紫雷門,由於山門緊閉大陣開啟,可以說他們對外麵發生的事情一無所知。

弟子們沉浸在修為提升的快感中,每天努力修煉。

而濟寧也在此期間多次進行講道,給眾弟子帶來感悟的提升的同時,也增加著自己的修為。

這一日,紫雷門上空突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靈氣漩渦。靈氣漩渦越來越大,轉動的越來越快,一場小型的靈氣風暴開始在紫雷門中形成。

靈氣風暴帶來的靈氣暴動,使得門派的低階弟子們都難以進行修煉,隻得來到廣場上看情況。

靈氣漩渦的旋轉速度還在加快。很快一條通道連接到了下方的一處洞府之中。

“是掌門師兄。”元嬰長老道風說道。“看來掌門師兄要突破到分神了啊。”

“是啊,還是掌門師兄快了一步,我還以為我能先晉升呢。”旁邊的道淑笑著說道。

“就你,你還差的遠呢。”旁邊的道風也笑道。

是的,道風就是當年調侃道淑的那個大漢 ,也就是她現在的道侶。

“你們兩個夠了啊,專心看著,看看能不能有所啟發。”邊上的一位師兄看不下去了,淡淡的說道。

“是,二師兄。”二人嘴上答應著,可是並冇有做什麼實質性的動作。

“二師兄,其實也冇啥好看的了,估計過不了多久,我們這些人都要經曆一次了,前路已經掃平,冇有障礙的修仙路還真是毫無樂趣啊。”老三道星說道。

“那也給我老實看著,我可告訴你啊,要是我冇突破你就敢突破,那我就對你不客氣。”老二道鬆對於自己三師弟的話也不生氣,畢竟這麼多年的師兄弟了,大家都是什麼性格誰還不瞭解誰啊。

道奇的晉升很順利,畢竟他本身資質就很好,資源也不缺,加上他這些年聽道提升了悟性,打破了修行路上的障礙,自然是更加的順利。

不僅是道奇,可以說整個紫雷門的弟子,現在突破就冇有困難的,突破的屏障可以說在濟寧的講道下,全部掃蕩一空。

天空中的靈氣漩渦開始緩緩下降,並通過連通於道奇身上的靈氣通道,開始向他的體內壓縮。

道奇此時也在不斷地運轉功法,壓縮靈氣,他的元嬰在紫府之中,小小的元嬰同樣在打坐,隻是元嬰的頭頂不斷地滴落一滴滴靈液,再融入到元嬰之中。

剛開始,元嬰的吸收速度還是很快的,可惜隨著靈氣漩渦帶來的大量靈氣注入,靈液的滴落速度越來越快,漸漸的元嬰的吸收速度已經有些不夠了。

這時元嬰不再用打坐的姿勢,而是站了起來,仰起頭,直接將靈液吞入腹中。

元嬰小人隨著靈液的吞入,身體一點點的膨脹,很快,元嬰小人的身體就大了一圈。

靈液還在不斷的滴落。

終於,元嬰小人的身體似乎膨脹到了一個極限。

元嬰小人的身體不再膨脹,他的表情開始變得扭曲,似乎很痛苦的樣子。

靈液還在不斷地滴落,雖然元嬰小人已經有些吸收不了了,但是滴落的靈液可不管這些,填鴨似的往裡麵灌。

終於,元嬰小人達到了極限。

無法再膨脹的元嬰小人身體上出現了一條條裂痕。

裂痕一點點蔓延,很快就佈滿了元嬰小人的全身。

元嬰的異像道奇當然知道,可是他卻不能阻止,因為這是一道劫,渡過了自然大道通途,渡不過身死道消也冇什麼可說的。

元嬰的異象還在繼續,終於,一道金光從元嬰小人的頭頂冒出。

一道和道奇一樣的元神出現了。

元神的出現,也標誌著晉升的成功。

靈液又找到了一個新的方向,放過了殘破的元嬰,湧向了新生的元神。

新生元神的第一次靈液注入可以說是最重要的。靈氣的量如果不夠,就會導致元神吸入靈氣不足,就會造出來一個先天不足的元神。最終的結果就是修士的前途坎坷,晉升無力。

道奇的晉升還是很順利的。畢竟他的基礎很紮實,而且作為門派掌門,他閉關的地方靈氣自然充裕,所以冇有任何問題。

眾多紫雷門弟子見自家掌門突破的異象結束,靈氣漩渦散去,也都不再圍觀,回去各自修煉。

道奇真人也冇有出現,畢竟剛剛突破,不但要穩定修為,還要治療元嬰的傷勢。

元嬰的傷勢不是那麼快就好的,如果冇有對症的靈丹妙藥,那就隻能靠時間慢慢恢複了。

紫雷門又變得平靜下來。

就連道奇都已經晉升了分神境,那麼我們的主角豈不是修為更高了,可惜幸福來得有點晚。

在道奇晉升之後,濟寧纔得到係統的提示。

“叮,恭喜宿主完成晉升任務,成功晉升分神境。”

“叮,恭喜宿主晉升分神期,獲得分神大禮包。”

“叮,恭喜宿主晉升分神境,宿主本體活動範圍增加到出生點半徑10萬米。”

“叮,恭喜宿主晉升分神境,係統更新將在五分鐘後開始,請宿主及時檢視更新內容。”

濟寧看著自己的晉升,外表如此的悄無聲息,內心卻是波濤洶湧。

濟寧本身早就可以晉升分神境了,畢竟經過這麼多次的講道,彆的不說,修為經驗增加的可是一點不小。可惜,就當他滿心歡喜的要晉入分神期的時候,係統卻提示他說,隻有完成晉升任務才能晉升。

當時係統給了兩個選擇,一個是他自己成功煉製出分神丹,隻要湊齊10顆分神丹,他就可以直接晉升了。

另一個就是門派中有其他人晉升分神,這樣他也能直接晉升分神。

這麼多年,他努力研究煉丹技術,可惜,這煉丹就不是光研究就可以的,還需要大量的實際操作。

可惜紫雷門已經封山,現存的靈藥也就夠門派日常使用,根本冇有太多的靈藥來給他練習。

雖然他通過係統的禮包和開儲物空間得到了很多係統出產的靈藥,可惜一直冇有得到係統的藥方,而紫雷門的丹方中,很多的靈藥和係統給的靈藥又不同。這就導致濟寧雖然將大量的時間放在了煉丹上,但取得的成果很少。

相反,他在利用一些閒暇時間進行的煉器活動,反而取得了不錯的效果。

這次,他終於藉著道奇的晉升,成功的晉升到了分神期,他還是很興奮的。

“叮,係統更新成功,請宿主及時檢視。”

“檢視係統更新。”濟寧吩咐道。

“叮,本次係統更新如下內容。

1.宿主晉入分神期,宿主可以研習分神之術(分神之術可以在商城中機率刷出)。

2.宿主可以研習傀儡之術。

3.宿主可以培育分身,分身初始修為為空,需要宿主自行修煉,不可享有係統加速。宿主可以將自己的記憶和感悟與分身共享,分身死亡時會將記憶自動帶回給宿主。”

“謔,這次居然更新出來分身了,那我豈不是可以離開了麼。”

“叮,提醒宿主,您可以派遣分身離開,但是您的分身是擁有自己意識的單獨個體,並不能代表宿主離開了這裡。”

“那就是說我和分身是兩個人是麼。”

“叮,根據係統查詢得知,在本世界,判斷一個人是否為同一人,應按照靈魂印記來確定。宿主與宿主分身的靈魂印記不同,所以並不是一個人。”

“那這還是我的分身?”濟寧很驚訝“有冇有辦法讓我和分身是同一個人。”

“叮,根據係統查詢,想要實現分身與本體為同一人很簡單,隻要將靈魂碎片放入分身就可以。但是提醒宿主,係統設定的分身與宿主為不同人的目的是為了保護宿主,因為有很多方法可以通過追溯靈魂印記來對宿主攻擊,所以希望宿主認真考慮。”

“嗬,還能追溯靈魂,那是得小心一些了。”濟寧還是很從心的,聽到了係統的警告,直接放棄了原先的想法。

“哎,還是先看看商城裡有冇有分神之術吧。”

濟寧打開了係統商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