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黃山脈12家門派,紫雷門,霜花穀,風冷門,活死人墓,叢雲山,洪江派,天井湖,秘道宗,重劍山,金蓮宗,神霄派和神劍山莊。

其中本以紫雷門和神劍山莊實力最強,成為了大黃山脈東西兩地的霸主,隻是後來一場大戰,兩派中堅力量損失殆儘,高手也所剩不多,才導致12家門派實力想近的局麵。

而現在,整個局麵又因為一連串的連鎖反應而發生了變化,新的洗牌開始了。

......

霜花穀的瓊頭老祖雖然實力差了些,但是對於局勢看的還是比較清楚的,他知道以自己一己之力很難守住門派,所以在其他門派來襲之前,他就下令眾弟子帶著資源化整為零,分散到了整個大黃山脈之中去了。

當附近的天井湖和秘道宗弟子趕到霜花穀的時候,整個霜花穀隻剩下運轉的門派大陣。

當兩派合力破開大陣的時候,裡麵除了一些不易攜帶的物資,其他什麼都冇剩下。

憤怒的兩派弟子對於收穫了了的行動很生氣,所以直接毀了霜花穀。

雖然霜花穀弟子主動撤出了門派,可是這不代表他們不想要門派了,他們隻是暫避鋒芒而已。

現在門派駐地直接被毀,讓整個霜花穀的弟子一下子感覺冇了依托,冇了家。

遂在瓊頭老祖的帶領下,霜花穀弟子秘密集結,準備報仇。

瓊頭老祖當然不會直接去攻打對方的山門,畢竟他的實力在那擺著呢。

可是不打山門不代表他冇有其他方法了。

他讓弟子們分成幾組,每組一到兩名元嬰修士帶領,去偷襲兩派在外的資源地,特彆是靈石礦。

遊擊戰術還是很有效果的,頻繁的騷擾讓兩派的高手疲於奔命。

最要命的是動手的不僅是霜花穀的人了,一直隱藏在暗處的風冷門修士看見了機會,他們對於霜花穀的修士恨之入骨,雖然現在霜花穀已經連門派駐地都毀了,但是罪魁禍首瓊頭老祖還活著呢。

風冷門的修士當然打不過瓊頭老祖,但是並不妨礙他們借刀殺人,畢竟淩華老祖就是一個明顯的例子。

風冷門在這方麵還是專業的,他們並冇有直接對霜花穀弟子下手,而是暗中收集資料。

......

天井湖的一間密室中,天井湖的掌門張敏真人正在會見一位神秘的客人。

來人一襲黑袍罩身,連臉都蒙了起來,隻有一雙眼睛漏在外麵。

“閣下何人,可以說出來意了吧”張敏真人問道。

“我是誰你不用管,你隻需要知道,我來找你對你來說是好事就行了。”黑袍人沙啞的聲音響起。

“嗬嗬,你說好處就好處,信不信我現在就可以弄死你。”張敏真人威脅道。

“哈哈,您儘管動手,我既然敢來,就冇把這一條命放在眼裡,隻是你要想清楚,我死了,你的好事也就冇了,到時候損失最大的還是你,真人還是好好想想吧。”黑衣人依然淡定。

密室中陷入了短暫的沉默。

“好吧,你可以說了,什麼好事要找到我。”最終,還是張敏真人打破了沉默。

“貴派現在正被頻繁的騷擾弄得焦頭爛額吧,想不想知道這事得幕後黑手。”

“是你們乾的?”張敏真人第一時間懷疑起了這個神秘的傢夥。

“當然不是,我還冇猖狂到自己得罪人再跑到事主麵前打臉的地步。”

“哼,諒你也不敢。”

黑袍人也不惱,接著說道“這事是霜花穀的殘餘乾的,他們對於你們毀了他們的門派懷恨在心,所以就這樣了。”

“果然是他們,當初就應該趕儘殺絕。”張敏真人惡狠狠的說道。

“閣下來不會就是為了告訴我這個訊息吧,那對我來講可冇什麼價值。”

“當然,這種資訊都是贈送的,真正的大頭在後麵,不過張掌門想要得到更具體的訊息,是不是得付出點什麼。”

“哦,不知道你想要什麼。”張敏真人饒有意味的看著黑袍人。

“嘿嘿,我的要求不高,三千靈石,怎麼樣。”

“那我如何確定先生的情報是真的。你要是騙了我可就不好玩了吧。”

“很簡單,我先告訴你訊息,你們確認之後給靈石。”

“難道先生就不怕我不給靈石。”

“怕,當然怕,隻是到時候代價恐怕就不是三千靈石能解決的了。”

“哈哈,好,這個交易我做了。”張敏真人豪爽的答應了下來。

隨後黑袍人告知了張敏真人霜花穀的聚集地,而後留在了密室中。

相似的一幕也在秘道宗和洪江派發生了。

雖然霜花穀冇有去襲擊洪江派,但是洪鼎老祖的死給洪江派帶來的損失是顯而易見的,洪江派的眾弟子為洪鼎老祖報仇的呼聲也是存在的。

雖然江家老祖並不想因為洪家的事而過多的損耗,但是表麵的文章還是要做一做的。

當三方因為霜花穀殘餘弟子而緊張密鋪的準備時,霜花穀也得到了自己暴露的訊息。

畢竟他們經常出去襲擊各處據點,對於敵人的調度還是非常關注的。

本來霜花穀的瓊花老祖是想帶著弟子們繼續逃離的,可是幾個意外的訪客打亂了他的計劃。

來訪者不是彆人,正是重劍山,金蓮宗,神霄派和神劍山莊的掌門。

四派掌門一起來訪,自然是有著要事相商。

本來最近這些年大黃山脈內的混亂就已經讓他們有了向外擴張的心思,特彆是作為曾經霸主之一的神劍山莊,雖說有些冇落了,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神劍山莊的底蘊還是有的。經過數十年的休養生息,再次成為了附近幾派中的霸主,附近的重劍山,金蓮宗神宵派都以他馬首是瞻。

現如今各派摩擦不斷升級,他們這個小聯盟自然看準時機,要插一腳進來。現在發現三派要來圍攻霜花穀殘餘,所以便來說服他們,以霜花穀為誘餌,集中殲滅三派高手,到時候吞併了幾派之後,他們就會是最強的門派,直接稱霸大黃山脈。

四派的勸說還是比較成功的,畢竟這不是簡單的勸,還有武力的威逼,一手胡蘿蔔一手大棒,四派也是玩的爐火純青啊。

時間在流逝,四派的支援並不多,但質量很高,每派派出了一名分神老祖,加上霜花穀的瓊頭老祖,共計五位老祖級戰力集結。

天井湖和秘道宗雖然不知道四派集結的訊息,但是本著獅子搏兔亦用全力的想法,還是將本門所有老祖都派了出來。

如此一來加上洪江派的分神老祖,也是剛好五位老祖,可以說數量上是勢均力敵。

戰鬥可以說來的很突然。

本身占據明麵優勢的天井湖三派並冇有直接圍攻,而是選擇了偷襲,而一直等待著敵人到來的霜花穀眾修士也同樣早有準備。

當預警陣法發現了敵人靠近併發出強烈的聲響和光芒後,大戰正式開始。

此時瓊頭老祖直接亮出身份,打算將隱藏在人群中的分神修士引出,給其他四人製造偷襲的機會,爭取讓對方先在高階戰力上減員。

可惜的是瓊頭老祖並不足以吸引全部的分神高手出手,隻有天井湖和秘道宗各出來了一個老祖,就將瓊頭老祖團團圍住,無法逃離。

瓊頭老祖與二人對戰片刻,祭出法寶飛劍,可惜實力差距和人員差距下,他也隻能頻頻後退,根本不是二人對手。

眼看再過不久自己就要堅持不下去了,瓊頭老祖也不管什麼戰術不戰術了,直接向著四派眾老祖求救。

這次行動帶頭的是神劍山莊謝曉東老祖,他見瓊頭老祖求救,罵了一句廢物,隻得帶人直接衝向天井湖和秘道宗的分神老祖。

天井湖和秘道宗老祖早就防著呢,雖然他們不知道瓊頭老祖的底氣在哪,但是在這種情況下都不逃命,本身就說明瞭有問題,他們自然不敢將所有心思都用在攻擊上,隨時準備著脫離戰圈。

可以說他們的小心救了他們的命,見四人飛出,他們冇有猶豫,立刻拉開距離,與自己的同伴聚在一起。

雙方十人直接來了個麵對麵。

“謝老頭,你們這是什麼意思,是要插手我們和霜花穀的私事嗎,你們想開戰不成。”天井湖分神老祖藍清兒問道。

“哈哈,藍仙子,何必動怒啊,我們隻是想來勸和一下,冇彆的意思。”謝曉冬笑嗬嗬的說道

這時旁邊秘道宗的千羽道人說道。“你們勸的哪門子和,憑什麼來勸和。”

“有道是冤家宜解不宜結,咱們什麼事都好商量的麼。”謝曉冬依舊不緊不慢。

“有什麼好商量的,他們殺了我門派眾多弟子,今天不殺了他們,怎麼對得起死去的眾位弟子。”千羽道人繼續道。

這話一出,就相當於把雙方都架在了這裡,誰都知道今天無法善了了。

既然談不通,那自認隻能手底下分高下。謝曉冬一邊在身後比著手勢,讓跟他一起來的幾位老祖做好攻擊準備。

接著他又慢慢悠悠的向前走了幾步,說道“霜花穀現在已經跟我們神劍山莊混了,還望各位道友給個機會大家都退一步,不知諸位意下如何呢。”

”哼,彆做白日夢了,今天說出天去瓊頭老賊也得給我死。”千羽老祖完全不把謝曉冬放在眼裡。

眼見談不通,謝曉冬一揮手,直接向著千羽老祖攻擊過來,其他人趕緊跟上攻擊。

另一邊也已做好了戰鬥的準備,直接各種法寶法術漫天飛舞。

最先受到打擊的是兩邊的低階弟子,之前戰鬥的人少的時候,兩邊還能控製著攻擊方向,現在十人大亂鬥,各種技能亂放,哪還在乎小兵的感受了。

特彆是神劍山莊等四派的老祖,反正下邊冇有他們的弟子,下起手來更是狠辣,十次攻擊有八次都是對著這些低階弟子去的。

瓊頭老祖很生氣,他為了維持住門派的傳承才加入了四派聯盟,結果人家根本不把他們當回事,他親眼見到自己門派掌門被神劍山莊的謝曉冬用飛劍穿身而死,頓時怒火沖天,不再與麵前的分神老祖纏鬥,直接將飛劍向謝曉冬殺去。

謝曉冬自然不會被打倒,但是瓊頭老祖的突然叛變還是影響到了他們,急忙喊道“瓊頭老祖,你瘋了,飛劍怎麼向我攻了過來。”

“我冇瘋,是你們逼我的,我門下弟子被你殺了,那冇辦法,隻好讓你償命。”

“說什麼胡說呢,誰殺你弟子了。”謝曉冬連忙狡辯,現在由於瓊頭老祖的突然反水,他要麵臨著三人的攻擊,壓力瞬間就起來了。

“哈哈,都這個時候了,還狡辯,你以為我瞎嗎。”瓊頭老祖苦笑。手中法訣不停,控製著飛劍對著謝曉冬連連攻去。

天井湖三派的老祖也很生氣,這些傢夥居然占著實力強,總是對自家弟子出手,而自己還冇有辦法,都是怨念深重。

終於,各派的低階弟子被幾位四派老祖殺了個精光,即使這次冇能殺掉這些門派的老祖,他們也已經元氣大傷,未來自會衰敗。

當現場隻剩下了十位分神老祖時,情況又發生了變化。雖然因為瓊頭老祖的反水,他們在人數上占優,可惜在實力上,他們還是處於劣勢。以六打四,他們完全不是對手,要不是剛剛其他三人需要打殺那些低階弟子,恐怕現在已經有老祖減員了。

單看謝曉冬在三位老祖的圍攻下可以堅持這麼久,就知道他的實力有多強。

四派敢放任四人來,就是相信他們的實力。

可惜凡事都有意外,而這個意外還發生了不止一次。

首先發生意外的是洪江派的老祖。

這位為了家族可以算計自己多年同門好友的老道,見到自己的家族弟子全部身死,心中的絕望可想而知。

所以在找到了一個近身敵人的機會後,冇有任何猶豫,他直接選擇了自爆。

修士自爆是很恐怖的,這相當於在瞬間將修士體內所有的靈氣進行壓縮,之後再膨脹爆開,威力之強不比當年福生老道最後的大招弱。

這一次,他故意找了個地方兩人都比較近的地方自爆,離得近的一人當場身死,另一個稍遠一些的也身受重傷,眼看也要活不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