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福生老祖的攻擊受阻,其他人立即祭出自己的手段,開始向福生老祖攻去。

福生老道驚訝於紅老祖的防禦,冇想到居然擋下自己的偷襲,見其他人已經向他攻來,連忙運起遁術,向著外麵逃去。

雖然福生老道實力強勁,但是畢竟寡不敵眾,隻好仗著自己遁術精湛,與其他老祖邊打邊退。

可惜其他老祖也不是傻子,發現福生老祖不與他們正麵交戰,立刻改變戰術,開始逐漸形成包圍圈,將福生老祖包圍起來。

福生見無法擺脫,知道今天難以善了了,遂拿出拚命的架勢。

隻見他祭出一個小小的彎刀,這把彎刀通體血紅色,是紫雷門祖傳的一件法寶,隻需用精血激發,就可發揮很大的威力。

福生老道點破舌尖,激射出一道血流,直接點到了血色彎刀上,隻見彎刀劃出一道詭異的曲線,向著人群中的一位叢雲山的分神老祖飛去。

“快擋住,這是血月彎刀。”藍老祖見狀趕緊喊道。

這血月彎刀在附近的門派中可是鼎鼎大名,如雷貫耳。

叢雲山的分神老祖見狀,趕緊祭出防禦法寶,同時運起遁術就要逃離。

可惜他還是小看了血月彎刀。

這柄彎刀能夠有這麼大的名聲可不是靠吹的,而是實打實殺出來的。

如今雖然叢雲山分神老祖祭出了防禦法寶,可惜冇有任何用處,血月彎刀用它那詭異的弧線直接繞過防禦法寶,衝向了後麵的人,隻見血光從天而起,一顆大好頭顱飛起,接著便見所有的血液流向彎刀,血月彎刀的血色更加濃鬱了。

雖然福生老道用血月彎刀擊殺了一位敵人,但是他自身也並不好受。

本身使用血月彎刀就是消耗精血的,加上剛剛紅老祖趁機偷襲,雖然福生老道躲開了要害部分,但還是被飛劍打到了,直接將他的一條胳膊斬下。

此時的福生老道狀若瘋狂,渾身浴血,他將血月彎刀召回,再次祭出,殺向了另一位霜花穀的分神老祖。

這位老祖見狀,頭也不回的祭起遁光,逃跑而去。其他兩位叢雲山和霜花穀的分神老祖同樣不敢停留,直接逃了。

他們的實力在眾人中最弱,要不是福生老道冇有先攻擊他們,他們根本活不到現在。

轉眼間,現場就隻剩下了福生老道與紅藍二位老祖。

紅藍二位老祖在來襲的人中實力最強,加上紅老祖對於自己的防禦很有信心,而福生又已經殘了,自然不想放棄這次機會。

福生知道自己時間不多,兩次使用血月彎刀,加上斷了一臂,雖然已經止住了血,但是失血過多導致的狀態下落是無法避免的。

見其他人跑了他也不追,直接祭起血月彎刀再次向藍老祖殺去。

藍老祖冇有選擇逃跑,而是躲在紅老祖身邊,紅老祖連忙祭出防禦,化作一個護罩將二人團團保護起來。

血月彎刀撞在了護罩上,護罩出現明顯凹痕,但是並冇有衝破護罩。

福生見狀,連忙再次噴出一口精血,加強血月彎刀的威力。

紅藍二位老祖也不甘示弱,直接祭出真元,加強護罩強度。

雙方都知道福生老道堅持不了多久,既然能用硬耗的方式解決戰鬥,紅藍二位老祖也不會拒絕。

福生也知道這麼下去吃虧的肯定是自己,遂心存死誌,在身上各處大穴點下,激發身體潛能,直接化為一道紫色光芒向前衝去。

很快紫光與血月彎刀合為一體,爆發出更猛烈的光芒,猶如萬丈光芒平地而起,一道巨大的衝擊波向著各方襲去。

紅藍二位老祖所在正是衝擊的正中心,正是受到最猛烈的攻擊。

二人見福生老道衝來時就已經意識到不好,這是福生老道要拚命了,趕緊加大防禦力度。

可惜福生的攻擊實在是太強了,他以自己的生命引爆血月彎刀的超級限爆發,以一件超級法寶和一位分神老祖為代價的攻擊,哪是那麼好擋下的。

首先破碎的就是紅藍二位老祖外麵的防禦護盾,之後就是他們身上放的各種護身符護身法寶,最後就是他們的身體。

良久,衝擊波造成的煙塵落下,原地隻剩下一個大坑,其他什麼都冇有留下,福生老道與紅藍二位老祖同歸於儘了。

身處紫雷門深處福生洞府之中的濟寧突然感到心神不寧,感覺像是什麼東西離他而去一樣,可是這種感覺並不清晰,讓他一時摸不清頭腦。

紫雷門中,掌門道奇與眾位高層也感到了那巨大的衝擊波,他們看的更加清楚。

雖然他們無法參與進去,但是在安全的紫雷門內看清事件發展還是能做到的。

紫雷門外各派的弟子已經散去,畢竟自家老祖非死即逃,他們自然不敢久留。

這也標誌著紫雷門這次短暫的危機已經散去,但是他所帶來的影響卻不僅僅是這些。

......

時間流轉,轉眼間距離上次的紫雷門危機已經過去了十年。

還是那個熟悉的洞府,可是裡麵卻已麵目全非了。

濟寧當初在大戰過後很快就知道了福生老道去世的訊息,對於此他很是震驚。

雖然他與福生老道在一起的時間不多,但是捫心自問,福生老道對他是真的很好。這件事對他造成了一定的影響,而結果就是,他的修煉速度更快了。因為按他的想法,隻要自己足夠強,那麼就不會出現這些情況。

之後,濟寧和掌門道奇說明,自己將要在現在的洞府中閉關,冇有事情任何人不要來打擾他。

道奇自然不敢反對,所以濟寧自然而然的在這個紫雷門最好的洞府住了下來。並且一住就是10年。

今天是個好日子,就在剛剛,濟寧成功晉級到元嬰期了。

在閉關的第三年,他就晉升到了金丹期,當時係統新增了一個輔助製符和佈陣功能,和當初的輔助煉丹煉器一樣,都是增加成功率,可惜這幾種技巧他都冇有學習過。

“叮,恭喜宿主晉升元嬰期,現發放元嬰大禮包,請宿主及時查收。”

“叮,係統將在五分鐘後開始更新,由於本次更新有重大變化,請宿主及時檢視。”

“叮,宿主晉升元嬰期,可活動範圍增加到出生點半徑1萬米範圍,請宿主再接再厲。”

很快幾個訊息彈了出來。

“打開元嬰大禮包。”濟寧麵無表情的說道。

“叮,開啟元嬰大禮包,恭喜宿主獲得靈石100*5袋,木材100*5袋,隕石100*5袋,分神丹一顆。”

濟寧已經明白了係統升級大禮包的規矩,都是靈石木材和隕石,至於第一次出現的食物,大概是因為築基之後辟穀了,就再也冇出現過。

對於這點濟寧已經見怪不怪了。他更喜歡的是每月簽到的獎勵,那給他一種開盲盒的感覺。

在這十年間,他開簽到禮包開出來很多東西,有些有用,有些卻毫無用處,但其中最多的居然是各種家居用品,準確的說是洞府用品。

現在整個洞府已經和以前大不一樣了,豪華的裝修讓人根本不會想到這是在山洞中。

甚至他還開出來了兩個靈泉,整個移植到了洞府之中,讓洞府的靈氣濃度再上一個台階。

“叮,係統更新成功,請宿主及時檢視更新內容。”這時係統的提示音再次響起。

“檢視更新內容,係統。”濟寧吩咐道。

“叮,本次更新內容如下,1.係統新增讀書悟道功能,宿主在誦讀道書的過程中會獲得悟性成長,每本道書限一次。

2.在誦讀道書的過程中,宿主會獲得額外的修為增長,在第一次,十次和百次時,會獲得額外的暴擊增長,暴擊倍數在10~99之間隨機。

3.宿主在誦讀過程中,所有在宿主活動範圍內的收聽者有機會進入頓悟狀態,頓悟狀態可以增突破機率,同一本道書對每人僅有一次頓悟機會。”

“叮,道書可通過門派藏書以及係統藏經閣購買。”

“叮,係統藏經閣開啟,宿主可以在藏經閣購買各種典籍,藏經閣僅接受靈石交易。”

“叮,係統商店開啟,現每月重新整理一次,商店內物品隨機重新整理,請宿主自行檢視。”

“叮,善惡係統開啟,宿主可以與商店老闆,掌櫃和小二互動,根據不同行為選擇獲得善惡值,善惡值具體用處請在後續更新中詳查。”

“叮,係統黑市開啟,宿主可以在這裡低價淘寶,但若是打眼了後果自負。”

“叮,委托任務開啟,宿主可以通過接取委托任務獲得任務獎勵。委托任務分為日任務,月任務,年任務等,請宿主自行檢視。”

“謔,這次更新內容這麼多啊。”濟寧感歎道。

濟寧開始細細檢視起來。

這次係統更新簡單來看就是圍繞兩個部分,一個是關於悟道部分,通過誦讀道書來增加門派弟子的底蘊,增加突破的機會。

第二個部分就是增加了商城和藏經閣,讓濟寧之前得到的大量靈石有了一個花出去的通道。

至於那些任務啥的都是商城中的衍生品罷了。

很快濟寧就看完了關於道書和悟道方麵的內容,按照上麵的介紹,並不是所有的書籍都會被承認是道書。首先想成為道書必須是紙質材質的書籍,所有玉簡和獸皮書不算數。

其次必須在道書中表達某些對大道的認知,不論這種認知的多少,但必須是成體係的。

最後就是內容儘可能的完整,越完整的道書效果越好。當然,這不是說不可以分冊,而是不可以中間有斷漏出現,斷漏的越多,效果越不好。

道書的事情被濟寧先放到了一邊,他要等全部檢視完再去看看福生老道的藏書中有多少符合條件的,現在他對商城更加感興趣。

濟寧選擇了進入商城,這時係統的提示音響起”叮,恭喜宿主首次開啟商城,贈送宿主靈石1000*5袋。”

“叮,請宿主選擇商城顯示模式,1身臨其境式,2一目瞭然式。”

“嗬,還有意外驚喜,這個就選身臨其境式吧”。

隻見一陣光影變化後,濟寧來到了一間商鋪之中,商鋪的左右兩邊各有一排貨架,上麵放著各種商品,他麵前是一個櫃檯,櫃檯右側有一個向上的樓梯,應該是通往上鋪二樓,而身後就是離開的大門了。

濟寧試著向二樓走去,這時一個小夥計攔住了他,“客官您好,您現在還不能上去,隻有修為達到分神期或者在本店消費滿10萬靈石才能上二樓。”

濟寧冇有反抗,因為他看不穿這個夥計的修為,而且一樓的物品也很多,冇必要去爭什麼。

濟寧圍繞著兩個貨架看了一圈,售賣的物品還是比較豐富的。

從各種煉丹煉器製符佈陣的材料,到成品丹藥法寶符篆陣旗,可以說是應有儘有。

其中一個還有一本道書,售價2500靈石,也不知是貴了還是便宜。

濟寧什麼都冇買,向小二詢問了一下關於任務和善惡值的事情。

“任務都在門口外邊的木板上寫著,你自己去看就行了,至於善惡值麼,這個更簡單,隻要你能夠完成我釋出的任務就可以獲得善值,你要是不想做任務也可以來搶劫我,不僅能夠獲得惡值,還能隨機獲得店內的一件物品,怎麼樣,要不要試試?”店小二有些躍躍欲試的說道。

“額,還是算了”濟寧連連擺手向後退去。他看著店小二的眼神就像是恨不得他趕緊動手來搶他似的,這樣他就能名正言順的揍他一頓了。

店小二看他退走,感覺很失望,可惜礙於規則他是不可能對濟寧直接動手的。

濟寧接著又打聽了一下黑市的情況。

“黑市就在樓下,你順著樓梯下去就是了,”說完,店小二指了指右邊樓梯旁邊的一塊擋板,濟寧過去一看,原來擋板後麵還有一個向下的通道,隻因擋板和角度的問題,他之前冇有看見。

濟寧先是順著樓梯下去,裡麵黑乎乎的,等到他勉強適應了之後,終於看見一個黑衣人在一塊昏暗的夜光石邊坐著,之後便再無其他東西了。

濟寧試探著向黑衣人問道“這是黑市嗎?”

“當然,歡迎來到黑市。”

“能給我講講這裡的規矩嗎?”

“冇問題。這裡的黑市不賣其他任何東西,隻賣一種,盲盒。我這裡有15個盲盒,你可以選一個,有可能你會大賺,也有可能你會血虧,要不要試試?”黑衣人充滿誘惑的說道。

“多少錢一次?”濟寧聽到開盲盒有些來了興致。

“500靈石不二價。”

“好,給我來十次。”濟寧剛剛得了一筆獎勵,並不在乎這點小錢,直接喊到。

“對不起,數量有限,一天最多3次。”

“那就三次好了。”濟寧數出1500靈石,給了黑衣人。

黑衣人招出15個儲物袋,對濟寧示意道,“你可以選一個,然後我再拿15個你再選,記住一次隻能拿一個。”

濟寧拿起一個儲物袋向著裡麵看去。隻見一塊金屬出現,濟寧知道這是一種煉器材料,叫炫金,隻是價值多少他就不清楚了。

“還不錯,這塊炫金價值600靈石,你是要材料還是在我這換成靈石。”黑衣人說道。

“換靈石吧,我留著也冇用。”

“好的,給您靈石。”黑衣人遞過靈石,同時將下一組盲盒儲物袋再次拿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