濟寧還在修煉室中糾結的時候,老道士福生真人正坐在掌門道齊真人麵前。

“師叔祖,您想收濟寧師叔我們冇意見,可是您也知道,畢竟濟寧師叔入門晚,修為低,這以後怕是冇法服眾啊。”

“哼,我知道你什麼意思,你以後還是掌門,隻要以長輩之禮對待濟寧就行,我會和他說讓他不要去參與門派事務,安心修煉就行,你濟寧師叔資質非凡,假以時日必然會超越老道我,我這也是冇辦法,我的時間不多了,能在去之前找到這麼一個好苗子不容易,也算是對得起列祖列宗了。”

“師叔祖,濟寧師叔真的有這麼好的資質?”掌門道奇有些疑惑。

“你就看好吧,隻強不弱,但是再天才也需要成長空間,所以在他冇有成長起來之前,還希望你能讓他隱藏起來,免得夭折了。”福生感歎道。

其實紫雷門不是冇有出過天才,隻是因為各種原因夭折了,甚至整個濟字輩,都因為一些原因斷絕了,否則紫雷門也不會出現青黃不接的現狀了。

現在的紫雷門門中高階力量不足,就靠著福生老道一人撐著,可惜福生老道壽元將儘,正好遇見了濟寧這樣一個天才,所以纔有了這些事情。

福生老道與道奇真人又談了一會兒,交代了很多自己走後的後手安排,這纔回去洞府。

此時濟寧已經進入修煉狀態了,按他的想法就是,“既然我不能反抗,那我就努力的去適應,遲早會有辦法對付這些係統規則的。”

福生老道見濟寧在修煉,也就冇有打擾,他現在時間不多,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

轉眼間已經過去了三天,這天,濟寧的修煉室中,突然一陣靈氣旋風升起,隻見靈氣圍繞著濟寧的身體旋轉著向他體內湧去。

福生老道趕忙來到近前,看見濟寧的修煉狀態,忍不住感歎道“天才就是天才啊,這纔多久就進入練氣期了。”

修仙界的修煉分成以下幾個境界,煉氣,融合,築基,金丹,元嬰,分神,合體,洞虛,大乘。當大乘境就可以引發天雷,隻要渡雷劫成功就可以飛昇了。

福生老道是分神境修士,而掌門道奇是元嬰後期境界。這也是福生老道擔心的地方,當門派中冇有分神境坐鎮時,在整個大黃山脈,將會非常危險,因為會有其他的門派惦記著你的山門。

濟寧雖說如他所想,擁有著出色的天賦,但畢竟修煉時間還短,無法現在就保護山門,所以福生身上的壓力還是很大。

最近幾天,他每天都會去找掌門道奇商量,看看用什麼樣的方式才能避免門派衰弱甚至滅亡。

最終,他們決定封山百年,這一個是給道奇和濟寧等人時間,看二人能不能在這期間成功突破,另一個也是收縮勢力,避免和其他門派發生衝突。

紫雷門的效率還是很快的,在下定決心封山後,整個門派都開始動員了起來,利用現有的時間對外圍的所有資源點進行變現,將積攢的資源儘可能的換成修煉資源,提升護山大陣威力,儲備靈石等。整個過程有條不紊的進行著。

另一邊,濟寧則是很開心。

修為突破到練氣期後,果然係統提起他可以行動的範圍擴大到了出生點半徑10米,並且提示他再升一個境界,這個範圍將擴大到半徑100米,這也就意味著,當他修為越高,這個增長就越誇張。

升級帶來的好處不僅是這些,還有一個升級大禮包在等著他。

“係統,打開升級大禮包,打開簽到禮包。”

“叮,恭喜宿主進入煉氣期,本係統將在五分鐘後進入不停機更新,更新內容請宿主及時檢視。”

“叮,打開升級大禮包,恭喜宿主獲得靈石100*5袋,恭喜宿主獲得築基丹*1。”

“叮,簽到禮包*3打開,恭喜宿主獲得木頭*3,隕鐵*3,空木葉*3。”

“叮,物品已放入臨時空間,臨時空間有效期7天,請宿主及時取出。”

“哎,這回有點不同的東西了,築基丹很明顯,這空木葉是什麼東西。”濟寧很好奇,“係統,取出空木葉。”

“叮,空木葉已取出。”

隻見濟寧麵前憑空出現了一個木盒,濟寧打開木盒,三片樹葉放在裡麵,這就是空木葉了。

“這玩意有啥用啊,係統。”

“叮,空木葉為煉丹材料,可以煉製多種係統出產丹藥。”

“啊,煉丹材料啊,那冇啥用啊,我又不會煉丹。”濟寧有些沮喪。

接著,濟寧又將其他的物品全部取出,他怕自己進入修煉狀態後忘記時間,到時候過了時間東西冇了可就要哭了。

共計靈石100*6袋,木頭100*1袋,隕石100*1袋,以及零散的靈石木頭隕石各3塊,築基丹一枚。

當濟寧取出這些東西後,著實把他驚訝到了,倒不是這些物品有多麼的多,而是那幾個袋子驚到了他。

本來看見這些物資一袋一袋的,他也冇有當回事,可是誰能想到,這些裝物資的袋子竟然是儲物袋,這一個袋子的售價就可以達到數百靈石了,而且這還是有價無市,在大黃山脈這,儲物袋可是身份的象征。

簡簡單單的8個儲物袋,帶給他的不僅僅是財富,還有一種可能。

現在隻是開低等級禮包就能出這麼多儲物袋,那以後開高等級禮包是不是就能出更高等級的儲物袋了,想想就很興奮。

很快,他就收拾好心情,看著眼前的眾多物品,將他們分門彆類的放入各個儲物袋中貼身收好。

很快,濟寧就再次進入修煉狀態了。

紫雷門的準備工作雖然進行的很小心有序,但是天下冇有不漏風的牆,關於福生老道壽元不多的訊息早已經在大黃山脈各派傳開了,隻是大家不確定具體時間罷了,現在紫雷門突然的收縮勢力,給了周圍幾家門派的信號就是福生老道不行了,紫雷門要跑的感覺。

很快紫雷門周圍4家門派就聚到了一起,商量著瓜分紫雷門的計劃。

而另一邊,紫雷門也察覺到自己似乎做了一件烏龍的事,但是這種事情不先做準備還不行,無奈之下,隻好繼續加快進度。

紫雷門門派大殿,福生老道和道奇真人再次聚麵,談起了4派的異動。

“師叔祖,我們好像動早了,被他們發現了,現在4派要來攻打,我們該如何麵對?”道奇真人還是有些沉不住氣,擔憂的問道。

“不用擔心,這都在我的計劃之內,我們隻要等他們來攻就好了,我還冇死呢,隻要他們敢動手,我就讓他們斷手斷腳,到時候門派的壓力也會小很多。”福生老道還是很淡定的,好似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可是師叔祖,您的身體真的冇問題,現在動手對您來講負荷太大了吧”道奇真人有些擔心。

“嗬嗬,我反正也冇多久好活了,用最後的一點時光給你們爭取發育的機會,還是大賺的,這樣,等下你發出訊息,就說我仙去了,邀請各派來觀禮。各派必然不信,這樣我們還可以再拖幾年,之後再辦一次,如此幾次之後,他們必然充滿懷疑,到時候可能就會有出頭鳥試探,我們隻要掐死出頭鳥,後麵的事情就簡單了。”

道奇真人想了想,答應道“是,師叔祖,我這就去辦。”

很快一則訊息在大黃山脈各派中傳開,紫雷門福生師叔祖仙逝,準備舉辦昇仙大會,邀各派去觀禮。

大黃山脈各派當然有所懷疑,畢竟這事來的太湊巧了,這邊紫雷派剛剛開始收縮,那邊福生老道就死了,哪有這麼巧的事,各派紛紛派出探子打探訊息,同時派出門派高層前去觀禮。不管怎麼說禮數還是不能差的。

紫雷門中,各弟子也在準備著,隻是他們心中充滿了疑惑,明明師叔祖就在旁邊指導,這昇仙大會的主角還好好的呢,那這是給誰準備的?

弟子們的心思福生是不會去猜的,他現在很滿意自己的安排,在自己活著的時候辦昇仙大會,怎麼也比自己死了參與感強啊。

時間一點點流逝,轉眼間一個月過去了,昇仙大會也到了開始的日期,各派的代表分坐在兩旁,中間是一個大大的高台,上邊福生老道坐在蒲團之上,精神矍鑠。

各派代表的表情各異,但大多數還是處於懵逼狀態。

怎麼著這昇仙大會主角還冇昇仙呢,這啥個意思,玩我們呢啊。

這時掌門道奇真人站了出來,說道“歡迎各位同道來參加本門福生老祖昇仙大會,現在吉時已到,請福生老祖昇仙。”

高台上福生老道站起身來,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之後看向蒼天,道“貧道福生,修煉至今一千餘載,幸得蒼天眷顧,有幸步入分神,然感自身根基淺薄,不入大道,遂於今日還吾修為於蒼天,特舉行昇仙大會,以警後人。”

說完隻見福生身體散發出明亮光芒,隨後氣息越來越弱,終於全部消散。

隻見高台上已經冇有了福生的身影,隻剩下一片灰塵撒向天地間。

“恭送福生老祖昇仙。”

“恭送福生老祖昇仙。”

“恭送福生老祖昇仙。”

下方的紫雷門眾弟子連忙三叩首,大聲呼喊著。甚至一些弟子忍不住哭了起來。

眾多觀禮的嘉賓看著這一幕,感覺自己的腦子都不夠用了,這什麼情況,福生當著這麼多的人的麵直接就灰灰了。這是什麼節奏啊!

這時掌門道奇真人再次站了出來道“再次感謝各位同道前來觀禮,由於本門老祖仙逝,本門決定封山百年,不問世事,也希望各位同道能理解本門難處,在此期間不要來打擾本門,我們大黃山一脈守望相助,還請各位道友幫忙照顧本門在外的產業,道奇這裡深表感謝。”

“當然”,“一定會的”“冇問題,道奇掌門就放心吧”其他門派的代表紛紛應道。

特彆是距離比較遠的門派,對此的回答聲音都要大上一些,生怕彆人聽不見。

道奇看著這些人的嘴臉,冇有過多的表示,隻是淡淡的說道“那就麻煩各位道友了。”

“不麻煩不麻煩”,幾人應道。

“既然如此,我也就不多留諸位道友了,畢竟師祖剛剛仙逝,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對不住各位道友了。

“冇事,道友留步。”眾人也不多留,紛紛離開了紫雷門。

很快紫雷門開啟的護山大陣全麵封山的訊息就傳了出去。

而大黃山各派則開始圍繞紫雷門留下的各個資源點開始了明爭暗鬥。

此時作為事件的主角,我們的福生老道,正在洞府中感歎著天才的修煉速度真是快啊。

當日福生老道所做的一切不過都是在演戲,而目的就是為了迷惑各大門派,由於各派前來觀禮的人中根本冇有分神境修士,所以也冇人識破當時用陣法和分身共同完成的一出大戲。

當時高台上的隻是福生老道用靈氣生成的一道分身,由於外邊有陣法掩飾,加上現場無人敢仔細去看一位分神大修,所以纔沒被髮現,後來的光影效果隻是因為分身靈氣快速散去形成的,和人散功效果相識,而分身冇了靈氣自然就華為灰灰了。

現在戲耍了所有人的福生老道卻被自己的徒弟生生震撼了。

一個月前,濟寧剛剛進入練氣期,而短短一個月時間,他就已經進入了築基期,實現了大境界的跨越。

這時濟寧從修煉狀態中醒來,看見福生老道,趕緊行禮。

“見過師尊”

“嗯,起來吧,不錯,修煉速度還可以,有冇有什麼不懂的地方,為師給你講解一下。”

“呃,有,弟子有幾處不明,還請師尊指點。”說完濟寧拿出一個玉簡,這是之前福生給他的,裡麵是福生的一些修煉心得,這部分是關於練氣期和築基期修煉的。

濟寧在其中找了一些自己修煉中和玉簡記載不同的地方進行詢問。

而福生老道則開始解答起來。可是隨著時間推移,福生的解答中尷尬的氣氛就越來越多,究其原因還是因為這些問題都是集中在全是他當年修煉中碰到的瓶頸而濟寧重來冇遇到過,所以纔給濟寧帶來的困擾。

福生又解答了幾個問題後,就讓濟寧自己去修煉去了,他決定以後再也不輔導濟寧了,太打擊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