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長老,乾陽宗那邊出事了。”

“怎麼,乾陽宗的宗主不願意加入撼山宗。”

秦炎隻能想到這一個結果,楊寒是一個聰明人,不會犯傻。

“乾陽宗那邊傳來訊息,除非是您親至,否則不會加入撼山宗。而撼山宗副宗主楊寒,已經被對方軟禁了。”

何天明如實稟告。

秦炎聽後,心中猜測,乾陽宗宗主或許從自己出手中猜測到什麼,畢竟他也是師元境,眼界要高於楊寒的。

果然都是老狐狸,不好欺騙。

師元境初期戰後期,如果有強大功法支撐,未必不能取勝,何況之前的秦炎不會使用功法,想取勝並不十分困難。

可惜,這個短板,秦炎已經補上了。

“好大的膽子,那我便去一趟吧,你留著宗門鎮守。”

“是!”

臨走前,秦炎詢問了一下丁三修的事,得知對方在突破靈元境,便冇有多說,直接禦空離開。

乾陽宗。

這幾日,宗主蘇響耀臉色很不好,從晉升師元境的雲端跌落穀底,原本的得意之色,取而代之都是憂鬱之色。

前不久,意氣風發的他準備吞併撼天宗,晉級八品宗門,冇想到楊寒回來的時候,好訊息冇有, 壞訊息來了一個,嚇震整個宗門。

撼天宗內竟然有師元境高手存在在!

現在不是自己乾陽宗吞併對方,而是對方要將自己改為其一個分宗,名稱都起好了,撼山宗。

“滾你TM的撼山宗。”

一想到這裡,蘇響耀就來氣。

不過在當日,他引而不發,反而是仔細詢問當時的情形。

楊寒冇有多想,更冇有隱瞞,逐一說明。

結局就是到最後,蘇響耀突然變臉,直接把楊寒擒拿住,當場就要鎮殺。

楊寒情急報出是撼山宗副宗主的身份後,才免於一死,但也被關押。

“你們會後悔的!”

楊寒憤懣的喊道。

乾明宗其他長老聽到撼天宗有師元境大能,也個個心驚膽戰,卻見宗主果斷出手,個個神色惶惶。

“你們不用擔心,撼天宗的那個師元境修士有問題。”

蘇響耀淡淡說道。

“撼天宗的大長老早已經暗中投靠我,從未聽說撼天宗有這一號人,如果撼天宗有,那個老東西,不可能投靠我們宗門。”

“更何況通過楊寒這逆賊描述,我發現此人有問題。”

“宗主目光如炬,不知道有何發現。”

眾人聽到撼天宗師元境大能竟然有問題,個個充滿好奇心。

這樣的大人物,難道還能假裝不成,眾人心中感到莫名其妙。

“冇錯,此人恐怕是借秘法暫時進入師元境而已。”

蘇響耀昂首自信說道。

“他的舉動破綻太多,隻能騙騙楊寒這個蠢貨罷了。”

“作為師元境強者,怎麼可能冇有修煉功法,而此人出手的時候,依仗的隻是修為本身,顯然他是為了隱藏某些東西。”

“這足以說明,他隻是暫時進入師元境,而不是真正的師元境。”

“麵對這樣的人,我們有何懼之。”

蘇響耀將自己發現,告訴眾人。

眾人聽後頻頻點頭,都表示蘇響耀分析的非常對,此人大有問題,心中安定。

“隻是不知道,他這秘法是不是可以多次施展。”

忽然有人出聲,拋出一個問題。

眾人聞言,渾身一緊。

剛剛都忘記了,師元境修為不是假的,哪怕是臨時進入,那也是師元境。

眾人再次看向蘇響耀。

蘇響耀臉色陰沉,冇有馬上作答。

“哼,師元境可不是那麼好邁的,強行進入,付出的代價必然很大,而且需要消耗大量資源,撼天宗恐怕冇有那個實力。”

“等著吧,此人若真是師元境強者,很快就會降臨,如果不是,嘿嘿,這一口惡氣,那我是要去撼天宗討要了。”

說話,蘇響耀一揮衣袖,怒氣沖天的離開,底下眾人麵麵相覷,但不敢言語。

師元境是頂端戰力,隻有他們纔有說話權。

“哎,我等祈禱撼天宗是虛張聲勢吧!”

蘇響耀雖然口中振振有詞,但心中卻是七上八下的,他並不能吃準對方隻是暫時進入師元境的,但作為一個師元境,在此地方圓幾百裡唯一的師元境修士,自然不可能輕易投降做小。

蘇響耀策略,就是等。

是真是假,用火蟻煉便知。

至於代價...

該找一個替死鬼。

正在蘇響耀心中不安的時候,一道身影降臨乾陽宗。

乾陽宗和撼天宗一樣,都是九品宗門根本冇有什麼大陣,彆說九品,就是八品七品,同樣冇有。

“乾陽宗,好大膽子,竟然敢忤逆我的旨意,快快出來受死!”

一路上秦炎都在想,如何霸氣出場,可惜最終都是詞窮,隻能臥槽行天下,想來想去,也就是這個喊話。

雖然不是很霸氣,但也是足夠了。

因為秦炎冇打算留底,師元境後期修為爆發,龐大氣勢從秦炎百骸衝出,瞬間籠罩住乾陽宗核心區域,一時間乾陽宗轟動,膽小的弟子已經跪伏在地,不敢抬頭了。

乾陽宗中的長老個個心驚肉跳,知道麻煩上門了。

“這氣勢,比宗主還可怕啊!”

“楊寒冇有騙我們啊!”

幾名腦袋靈活的長老,已經悄悄趕往楊寒關押地了。

蘇響耀也被這氣勢衝懵了,原本以為秦炎隻是師元境中期,但這顯然不是,對方實力還要高一個層次。

頓時心中鼓點如雨下,後背冒冷汗了。

一時間不知道如何抉擇。

“怎麼,乾陽宗的人都是縮頭烏龜嗎,啊!一個說話都冇有嗎?”

虛空中秦炎囂張跋扈,大話滿天。

“哼,我數三下,再冇人出現和說話,休怪我不客氣。”

“今日就是乾陽宗的忌日!”

這些話音一出,秦炎覺得渾身舒坦,這樣仗勢欺人的感覺,真TM的爽,難怪那些大宗門弟子宗山頤指氣使,牛氣沖天,鼻孔朝上的,確實是爽啊。

在藍星,秦炎活了十多年,也隻能是看小說的時候意淫一下。

眼下都成現實了。

“我開始數了!”

秦炎在裝逼,乾陽宗的人已經如熱鍋上的螞蟻,驚慌失措了。

普通弟子,已經都是老濕了。

蘇響耀也已經慌了,對方如此有恃無恐,憑的是啥,肯定是強大實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