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小說 >  絕世殺神 >   第8章

白輕霧冷哼:“為了保住你的麵子和家主之位,不惜殺了族中幾十個弟子,還把罪名安在一個少年身上,白家主,你說,到底誰是畜生!”

“前輩,晚輩不知道白輕霧怎麼跟你說的,但他這個人從小就善於用謊言來欺騙他人,就像我族的白靈,就是被他騙到山脈…”白旭光看向聽到白輕霧名字就雙眼冒火的三長老。

“對,我孫女靈兒天真單純,掏心掏肺對他好,把他當親人一樣對待,冇想到那畜生竟然將她騙到山脈中欲圖不軌!”三長老怒道。

白輕霧諷刺道:“老夫在白輕霧口中得知真相後,曾暗查過,諸多證據得出,白輕霧並冇說謊,而你那好孫女纔是心思歹毒的畜生。”

“事情的源頭,因為白輕霧淵和白鋒並非白家主的親生兒子……”

白輕霧將事情詳細說了遍,而後加了句:“白家主可能不知道,你殺人時,你們白家切磋場後麵的山上,有個在砍柴的弟子正好看見了切磋場的事,他害怕被你發現,在山上躲了幾天,才偷偷逃出白府,那人老夫已找到,可以找來當場對質。”

白旭光心神大亂,下意識喊道:“不可能,當時我明明探查過,周邊根本冇有活人……”

“我…我……”白旭光發現自己說了什麼時,想收口已經來不及了。

看著震驚又憤怒,滿眼殺氣瞪著他的長老們,白旭光蹌踉後退,頹喪消沉,像是瞬間蒼老了幾十歲。

白輕霧嗤笑:“確實冇什麼活人,隻是老夫隨意炸你的,想不到你竟然這麼蠢。”

“白家長老,現在真相已明,白家主怎麼處理是你們自家的事,老夫隻有一個要求,將事情真相公開,還白輕霧清白,當然,如果你們不願,老夫也不會強逼你們,老夫雖隻是個三級術師,但說的話還是有幾份信度的,一樣能為他討回公道!”白輕霧冷笑道。

三級術師!長老們心中驚恐。

太長老立即惶恐道:“大人,請您放心,我白家一定會公開真相,還白輕霧一個清白,也會把白輕霧接回白家,他從小在白家長大,就算非白家血脈,也是白家人,白家定將他當至親對待。”

白輕霧眼眸一沉,這老不死的,聽到他結識了一個三級術師,在這種時候,還想用養育之恩來利用他!

“據我所知,白輕霧從十歲開始到山脈曆練,五年期間,給白家上繳了無數材料,這些足夠還白家對他的養育之恩,你們既已將他除名,他也不願意回來,以後他跟白家恩怨了斷,再無任何關係!”

“是!”太長老低頭應道。

他也知道讓白輕霧回白家希望渺茫,但不試試,他怎麼甘心,白家死了幾十名弟子,本就損失慘重,白旭光這事一出,隻怕他們需要十多年才能恢複過來。

如果白輕霧能回白家,單是他結識一個三級術師的事,他們家族不但能瞬間回到巔峰,還能成為楓林鎮的霸主。

現在,有這位術師為白輕霧做主,他已不求白輕霧回來,隻求白輕霧彆怪罪白家。

一個三級術師,彆說他們一個小鎮的家族,就是城裡的大家也得罪不起。

白輕霧冇再說什麼,看了眼眾人後,離開了白府,然後到街上賣了些妖獸材料,買了些食物,便直接出發去城都。

“怎麼,捨不得?”冥七看他神色有些複雜,問道。

白輕霧搖頭:“說起來你可能不信,在白家十五年,我認識的人不多,白家那些長老我也就見過幾次。”

“楊雪從小對我非常嚴苛,特彆是在我開始修煉時,總以修煉為主的理由,不準我隨意踏出自己院子。”

“從小到大,跟我關係最好的也隻有白峰和白靈,我一直把兩人當成至親,誰知道……”白輕霧自嘲一笑。

“經過被害和誣衊的事,我已對白家冇任何留戀,他們也無法影響我。”他偽裝成老頭去白家為自己討公道,也是看在白家養育的份上,給白家留一份情麵,從今以後,他跟白家真正的毫無瓜葛。

“你有冇想過,找自己的親生父母。”冥七又問道。

“冇,不管出於什麼原因,既然他們把我丟掉,我就冇打算找他們。”白輕霧回道。

對於這事,冥七不好再說什麼。

它轉移話題,問:“從這裡到國都有多遠。”

“最快也要三個月,去國都首先要經過城都,這裡去城都也要一個月時間!”

“還好,不算太遠。”冥七道。

白輕霧點頭:“嗯,路程倒不算什麼,隻是途中有不少強盜土匪,所以,不管去城都還是國都,基本都是家族帶隊,要不就是跟著商隊或傭兵隊去。”

“你準備跟隊伍去?”

“嗯,前麵的落霞鎮是個驛站鎮,周邊幾個鎮去城都都需從那經過,我看看有冇去國都的隊伍。”白輕霧思索了會說。

“那也行。”冥七點了點頭。

楓林鎮到落霞鎮不遠,隻有幾天的路程。

到了落霞鎮,白輕霧恢複容貌,將修為隱藏在武徒五階。

“喂,土包子,你的小貓本小姐要了。”

白輕霧準備去傭兵工會時,一個姿色不錯,身穿粉裙的少女,攔住他,一臉傲慢地指著他肩膀上的冥七。

冥七心裡暗罵,什麼小貓,它明明是冥獸好不。

“聽到冇,把小貓給我!”少女見他冇反應,伸手想去搶冥七。

白輕霧眼眸一冷,把冥七抱在懷中,微微側身,抬腳正準備踢過去,一個男子突然出現,將少女拉開。

“二哥,快幫我教訓這個土包子,我看上他小貓是他的榮幸,他不給我反而還想打我!”少女抱著男子手臂,怒視著白輕霧,臉上的神情倨傲不屑,宛如看一隻螻蟻。

“小瑤!”男子瞪了她一眼,轉身對白輕霧道:“小兄弟,抱歉,我妹妹從小被家人寵壞了,性子有些嬌蠻,冒犯之處,還請海涵。”

白輕霧冷冷看了少女一眼,抱著冥七轉身離開。

“二哥,這個賤民太囂張了…”

“閉嘴!你性子再不收收,以後怎麼死都不知道!”男子喝訴道。

那少年身上有股丹香味,就算本人不是丹師,能染上丹香的,身邊必定有個二級以上的丹師。

這樣的人,就算他們是城都大家族,也不敢隨意招惹。

被訓的少女表麵一副受教的樣子,眼底卻隱藏著怨恨,心裡暗罵:“小畜生,彆讓我再遇到你,不然定要你好看!”

男子看了她一眼,眉頭皺了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