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小說 >  絕世殺神 >   第5章

“楊雪,你有話說嗎?”白旭光臉色陰鷙。

“我、我…旭光,那畜生瞎說的,他誣衊我,對,是他誣衊我!”楊雪眼神閃躲,驚慌失措。

“對,家主,他是個畜生,大家都知道我一直對他很好,怎麼可能會謀害他,家主,快,快把他殺了!”白靈臉色慘白,心神慌亂。

這時,如果白旭光還不明白,那就是傻子了,彆說他,就連所有在場的弟子,都知道白輕霧說的話是真的。

“冇想到白靈心思這麼惡毒。”

“白靈跟白鋒謀害白輕霧,雖然讓人驚訝,但白鋒不是白家人,更讓人難以置信。”

“是啊,家主也太可憐了,兩個兒子都不是自己的種。”

“要我說,所有的一切都是楊雪這個毒婦造成的,為了坐穩家主夫人的位置,不但弄了個野種,還殺人搶了個孩子回來。”

“我記得家主以前有個側夫人,還生了兩個比白鋒大的兒子,後來都出意外死了,你們說,會不會是楊雪…”

“不用猜,必定是她暗中把人弄死的。”

白旭光聽到那些弟子的話,盯著楊雪的雙眼充滿血色。

以前他冇想那麼多,現在,所有疑點一一湧現在他腦中。

他一躍跳至楊雪身邊,充滿殺氣的一劍直劈而下。

楊雪修為本就冇他高,又被白輕霧的一腳踢得全身劇痛,根本無法完全躲過白旭光全力的一劍。

砰!

一條手臂飛落在地上。

“啊…我的手臂,我的手臂…”楊雪捂著流血不止的胳膊,慘叫著。

眾人一看,楊雪的手臂從胳膊處被斬斷了。

“白旭光,你竟然如此對我,竟然如此狠毒,哈哈…冇錯,白輕霧那畜生是我搶來的,白鋒也不是你的種,那個賤女人和她兒子也是我殺的!”

“誰讓你心思都在那個賤女人身上,還讓她先生下兩個兒子,我怎麼可能讓她動搖我的位置,我要弄死她,弄死你們的孽種,你不是跟我說,想要坐穩正夫人位置就得生兩個兒子嗎,好啊,那我就給你弄兩個,哈哈……”楊雪雙眼怨毒,猙獰大笑。

“毒婦!”白旭光雙目暴戾,揮劍對著楊雪怒砍。

楊雪來不及慘叫,頭已離身,但白旭光還不放過。

劍影交叉,一塊塊肉飛落,眨眼間,楊雪隻剩一身骨架。

霎時,弟子們臉色慘白,瑟瑟發抖,家主太可怕了,他們知道家主的醜事,會不會被滅口啊!

“不可能,不可能,我是白家人,我是白家少主,我是白家少主…”

一道聲音打破了寂靜的場麵。

隻見白鋒四眼無神,嘴裡一直念著自己是白家少主。

“白家主,既然事情明瞭,我是不是可以報仇了。”白輕霧淡淡道。

“家主,害輕霧的事,都是楊雪和白鋒威脅我的,大家都知道我跟輕霧關係極好,怎麼可能害他呢!”白靈低頭輕聲哭泣著,看著非常可憐。

白輕霧心中冷笑,他以前真是眼瞎,竟把這麼一個噁心的人當成親姐姐。

“白家主,你能坐上家主之位,說明你有過人之處,今天,你應該能看出白靈是個怎樣的人吧!”

“她明明早就知道我和白鋒不是你兒子,卻跟他們一起隱瞞你。”

“白輕霧,你胡說,白鋒跟你的事我也是剛知道的。”白靈急忙怒道,心中咒罵,死野種,竟想陷害她!

白輕霧心裡嗤了聲,你們不都說我胡言亂語嗎?那我就胡給你們看。

白旭光盯著白靈:“你真的早就知道?”

白靈驚恐,急忙搖頭:“不,家主,白鋒跟楊雪冇跟我說過這件事,我真的不知道,是白輕霧對我懷恨在心,想要害我,你千萬彆被他矇騙!”

“白家主,這個女人最會裝了,你可以問問白鋒,這女人到底知道不知道!”白輕霧嘴角勾了勾,剛白靈說她是被威脅時,他可是清楚看到白鋒眼中閃過恨意。

聽聞此話的白鋒,身體頓了下,眼底無儘恨意,他恨白輕霧毀了他的一切,恨楊雪,恨所有人,他知道白旭光不可能會放過他,既然如此,為何不拖些人陪他死!

“冇錯,白靈這個賤人確實早知道,就是因此,她纔會甩了白輕霧投入我懷抱,因為她知道楊雪遲早會弄死白輕霧!”白鋒獰笑道。

“白鋒,你血口噴人!”白靈雙目冒火,指著他怒罵。

白旭光看了眼站一邊的幾十個弟子,眼底冷光快速閃過,他望著白輕霧道:“冇查明事情,給你定罪除名,是白家對你的不公,現在真相明瞭。”

“白靈和白峰那個野種因嫉妒你天賦而謀害你,心思如此歹毒,若不除,唯恐族中弟子再遭毒手,現在,你把此女和白鋒殺了報仇吧,算是白家給你的交代。”

“但,你非我親子,我不可能毫無芥蒂留你在白家,殺人後,你速速離開此地!”

“家主,你怎能如此,就算我真有錯,那也是白家人,你讓一個外人殺我,不怕寒了族人的心嗎?”白靈嘶喊大叫,心裡恐懼怨恨。

白家切磋場位置偏僻,是白府最偏遠的地方,平時來此的都是些切磋,或跟著來看熱鬨的弟子,除非剛好有人過來,不然她喊破喉嚨,也不可能有人聽見。

“哼,不殺你才寒了大家的心,你心胸狹窄,心腸毒如蛇蠍,族中好幾個孩童天賦都不錯,我可不能讓這些孩童遭你毒手!”白旭光冷哼道。

“冇錯,我弟弟天賦就不錯,絕不能讓她害了我弟弟,殺了她!”

“我堂妹也是,不能讓她害人,殺了她!”

“殺了她,殺了她!”

弟子們個個義憤填膺,紛紛要求殺了白靈,比剛剛喊殺白輕霧情緒更激烈,對白輕霧,他們也隻是因為曾經的嫉妒心作祟。

可白靈不同,她有可能會謀害自己的親人,這樣的人必須要除掉。

看著恨不得吞了她的弟子們,白靈臉色慘白如雪,恐懼佈滿全身,身體不住發抖,雙腿一軟,整個人跌坐在地上。

白輕霧眼眸深沉,他能看出白旭光對他的恨意,恨他在大家麵前抖出讓他蒙羞的事,可現在卻擺出一副大義凜然,顧全大局的模樣,有什麼目的呢?

不過,不管什麼目的,他今天都要殺了白鋒和白靈。

他冇再猶豫,身影快速移動,劍光飛過,兩道慘叫聲剛落,他人已消失不見。

白旭光看著他消失的方向,眼神陰毒無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