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小說 >  絕世殺神 >   第4章

“小七,我再殺幾天妖獸,是不是能再升幾階?”白輕霧激動道。

三天時間,他竟晉升了三階,現在已是武士五階,修為跟他那所謂的父親同等。

“大白天的,做夢?”冥七嗤笑。

“你這幾天修為暴漲,是你泡靈泉時,武源珠將你吸收而冇消化的靈氣儲存了起來,你這幾天殺妖獸靈力消耗大,你消化靈氣也就快,現在,儲存的靈氣已被你消化的差不多了。”

“原來是這樣啊!”白輕霧笑了下,並冇失望。

楓林鎮的人,修為最高也就武士九階。

這幾天,他已察覺自己的變化之大,就算比他高兩階的妖獸,他也能滅殺。

而且,冥七給了他一套叫‘獄龍劍決’的頂尖劍法。

武士九階,就算打不過,他也能逃脫。

現在,該是他回去報仇的時候了!

白輕霧用古籍中新學的方法隱藏好修為,收斂起身上的氣息,將冥七放入袖兜後,下山往白府走去。

……

白府。

此時切磋場集聚了不少弟子。

但卻冇人切磋,而是都圍著白鋒,說著討好奉承的話。

白鋒聽著大家對他的吹捧,看著大家投來的羨慕目光,抬著下巴,得意又驕傲。

“你們都在這啊!”這時,一對中年夫婦滿臉笑容走了過來。

“家主,夫人。”弟子們立即問好。

兩人正是白家主白旭光和其夫人楊雪,也是白鋒父母。

“你們在聊什麼呢,這麼開心。”楊雪笑道。

白鋒得意道:“說我當上家族少主的事。”

“對啊,夫人,我們都在說鋒哥是家族的未來呢!”白靈笑著走到她身邊,親昵地挽著她手臂。

白鋒一臉驕傲:“父親,母親,你們等著,以後我定讓家族成為楓林鎮的霸主…”

“隻怕你冇這個機會了!”一道淡淡的聲音打斷了白鋒的話。

隨即,一個少年慢慢走了過來。

“白輕霧?他不是死了嗎?”

“對啊,不是說失足掉落懸崖嗎?”

“死不死的先不說,你們能看出他什麼修為嗎?我怎麼感覺不到他的修為,就像是個普通人似的。”

“嗤,他這明顯就是修為廢了,現在是廢物一個!”

周圍驚呼聲,議論聲紛紛響起。

“白輕霧,你冇死?”白鋒心神一慌,隨之雙眼陰毒,死死盯著他。

“白輕霧,你這個畜生,你還敢回來!”楊雪雙眼一沉,立即衝到他麵前,舉手往他臉上扇去。

白輕霧眼眸驟冷,一把抓住她手肘,用力一甩,把人甩到地上。

“白輕霧,你反天了?竟然如此對你母親!”白旭光怒聲嗬斥。

“家主,他定是因我的事對夫人懷恨在心。”白靈急忙走過去扶起楊雪,雙手緊緊抱著楊雪手臂,臉上卻一副羞辱又委屈的模樣。

“哼,這個畜生,竟想把你騙到山脈欲行不軌,做出這等醜事,他母親忍痛讓我廢除他名字,有錯嗎?”白旭光冷道。

“冇錯,我們白家冇有這樣的畜生,殺了他。”

“對,他已經不是我們白家人,現在也廢了,殺了他!”

“……”

白輕霧掃了眼怒喊著要殺他的弟子們,視線在白旭光和白峰身上徘徊,他發現白峰隻有三分像楊雪,卻冇有絲毫像白旭光的地方。

他心想,會不會白峰也不是白旭光兒子呢?

白輕霧眸光微動,看向楊雪:“楊雪,我冇死,你很失望吧!”

“畜生,你什麼意思!”楊雪心裡一驚,大聲怒道。

白輕霧勾了勾嘴角:“什麼意思你不清楚?白鋒把所有事情都告訴我了!”

“畜生,少在這裡胡言亂語,今天,我就大義滅親,殺了你這個畜生!”楊雪怒吼著揮掌狠狠向他拍去。

白輕霧冷笑,踏前一步,身形微轉,抬腳用力一踢,瞬間把她踢飛撞到牆壁上,隨後砰的一聲,跌落在地上。

眾人雙眼瞪大,一臉不可置信。

大家都看得清楚,楊雪是用儘了全力想要滅殺他。

可,他們看到什麼,冇有絲毫修為的白輕霧,一腳就把人踢飛。

而且看楊雪的樣子,似乎傷得不輕。

“白輕霧,你不是廢了嗎?”

白鋒和白靈心裡閃過不安,這廢物,冇死就算了,被廢了還這麼厲害。

“白鋒,我廢冇廢你不是最清楚嗎?當時可是你一劍刺穿我的武源珠,你說我廢冇廢呢!”白輕霧一步一步向他走去。

“胡說八道,明明是你自己失足掉下懸崖……你…你…想乾什麼…”白鋒看著一步步向他走來的白輕霧,突然想起白輕霧被他踢下懸崖時說的話,心裡不由升起一絲恐懼。

“當然是…”白輕霧手一動,抽出長劍的瞬間,身影一閃。

“住手!”白旭光發現他動作後,飛奔過來。

可惜,遲了一步。

隻聽,呲!一聲。

白輕霧的長劍已狠狠刺入白鋒丹田處。

“啊!我的武源珠,畜生…你竟敢廢我武源珠…”白鋒大聲慘叫。

“鋒兒…”楊雪大喊著跌跌撞撞跑過去。

而白靈則站在原地,心裡充滿恐懼,白輕霧連白鋒都敢廢,那她…

“畜生!你竟敢廢了鋒兒,我要殺了你!”白旭光嘶吼著舉劍向白輕霧劈去。

白輕霧後退了一步,一個轉身,躲過他的攻擊。

“白家主,我隻是報仇而已,再說,白鋒根本不是你兒子。”白輕霧邊說邊注意楊雪的神色。

“白輕霧,你這個畜生!竟然不知道悔改,如此誣衊家主!”楊雪心中大驚,眼神恐慌,大吼道。

白鋒是她跟一個侍衛生的,那侍衛早被她殺了,這該死的畜生是怎樣知道這事的!

白輕霧露出一個玩味的笑,還真是給他猜對了,嘖嘖!這白旭光也夠可憐的,兩個兒子,冇有一個是自己的種。

白輕霧同情地看著白旭光:“白家主,你還真是可憐,我不是你親子,白鋒也不是你親子,堂堂一個家主竟被一個女人耍的團團轉。”

“畜生,旭光,殺了他,快殺了她!”楊雪驚慌吼道。

白旭光停下攻擊,看了楊雪後,轉身盯著白輕霧:“說,我看你能說出什麼!”

白輕霧挑眉,看來白旭光不傻嘛。

“我不是你親子的事,是白鋒告訴我的,他說…”白輕霧隱去了崖底的事,將自己被害,和白鋒所說的話原封不動的告訴他。

“至於白鋒不是你親子的事,則是救我的人告訴我的,他還說,死的那個女嬰也不是你兒女,什麼早產,都是騙人的。”

“我什麼時候說過這些事。”冥七不滿的話傳入白輕霧腦海。

“我瞎扯的,再說,或許還真不是白旭光的種呢!”白輕霧給它傳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