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小說 >  絕世殺神 >   第2章

隨著契約的完成,白輕霧身體生機快速恢複。

他睜開雙眼時,正看到一顆大蛋飄落到他身側,心裡驚愕,跟他契約的是一顆蛋?

想起身看看,但全身的劇痛卻讓他無法動彈。

“契約之術隻能救回你的命,你身上的傷勢,要等我幫你重朔武源珠後,才能恢複。”大蛋滾了滾道。

“重塑武源珠?你的意思是,我武源珠能恢複?”白輕霧心中激動。

“可以,但過程有些痛苦,你必須全程保持清醒,一旦中途陷入昏迷,不但重塑失敗,將永無恢複的機會,你要重塑嗎?”

“要!”白輕霧堅定回道,如果他無法修煉,彆說帶冥七回上界,就連報仇都是奢望。

大蛋滿意地搖晃了下,隨即飛到白輕霧上方旋轉著。

慢慢地,大蛋發出一道道彩光飛入白輕霧身體。

金光入體的瞬間,白輕霧原本劇痛的身體更是痛到至極。

特彆是丹田處,像是被熊熊的烈火焚燒,又像被無數的野獸瘋狂地撕咬。

巨大的劇痛衝刺他全身,衝擊著他的靈魂。

白輕霧感覺自己就像被一股股毀天滅地的力量摧毀,洗刷著。

大蛋旋轉的速度越來越來快,湧入白輕霧身體的光芒越來越強。

“啊…”白輕霧痛到在地上打滾大喊。

時間不知道過了多久,在白輕霧就要堅持不住時,一股暖流突然湧向全身,劇痛瞬間消失。

他正想檢查自己身體時,身邊響起一聲哢嚓的聲音,坐起身一看,一隻巴掌大小的白色小貓,慢慢從大蛋中爬了出來。

白輕霧愣了下,拎起看了看,他雖然冇聽過冥獸,但這明明是隻小貓好不。

“乾嘛,快放我下來,我要收蛋殼。”小貓掙紮著,奶聲奶氣凶他。

白輕霧笑了笑,放下它幫它一起收蛋殼。

“我叫白輕霧,你以後叫我哥哥吧。”

“我叫冥七,你武源珠雖然恢複了,但修為需重新修煉,那邊有個靈泉,能讓你快速提升修為。”冥七邁著小步往一個方向走去。

白輕霧心中驚喜,立即起身跟著去。

冇走多久,一個散發著濃鬱靈氣的池子出現在眼前。

白輕霧剛跳下去,腦中傳來一套修煉法決。

“這是頂級法決,你隻有一個月時間,一個月後這裡的妖獸將會甦醒,我們必須在妖獸甦醒前離開。”

“據說,就連武師掉下來都無法活命,難道是因為那些妖獸?”

“算是吧,這個懸崖不大,卻有上千的妖獸,因靈泉的關係,等級基本在三級,相當於修士的武師境界,此地的妖獸,每百年會沉睡一個月,你很幸運,妖獸昨晚剛沉睡你就掉下來。”

“在妖獸沉睡的一個月中,這裡會出現一種詭異的力量,這些力量會吞噬人類的靈魂。”

“你靈魂能完整留下,是我及時救了你,跟我簽訂了契約,也不用擔心被吞噬。”

“所以,你以後要對我好點。”冥七驕傲地抬下小腦袋。

“遵命,小七恩人!”白輕霧笑道,心裡卻驚駭斷魂崖的詭異和恐怖。

冥七哼了聲,跳到靈泉邊的一塊石頭上,閉目修煉,它現在體內冇有絲毫妖力,如果不快點修煉,到時就無法用秘術開啟傳送陣出去了。

白輕霧搖頭笑了笑,也開始修煉。

……

眨眼間,一個月時間已到。

“小七,我已經武士境二階了。”白輕霧激動道,他竟然輕易突破了武士,還晉升到二階。

“哼,有頂級功法和靈泉,一個月才武士二階,有什麼好得意的。”冥七冷哼。

白輕霧笑容一僵,他這樣的修煉速度,冥七都嫌棄,那他之前修煉了十年才修煉到武徒九階,在冥七眼中,不就是個廢物?

“妖獸馬上甦醒,我們快走。”冥七快速向一棵大樹跑去。

白輕霧立即跟上。

他看到冥七跳到樹上,這蹦幾下那蹦幾下,隨後身上發出一道道彩飛向它蹦過得地方,霎時,樹下出現了一個帶著彩光的傳送陣。

而傳送陣剛出現,光芒卻慢慢消失。

“快走!這傳送陣隻能開啟一次,消失了我們將永遠被困在此。”冥七大喊。

白輕霧迅速將冥七抱在懷中,衝入傳送陣。

幽冥山脈某處。

一道淡光從天而降。

隨之,地上出現一個衣袍破爛不堪的人,正是抱著冥七的白輕霧。

白輕霧望向白家方向,雙眸冰冷陰鷙,呢喃著:“白鋒,白靈,我白輕霧回來了!”

“前麵有人,你還是先去看看能否能找套衣服穿吧。”冥七爪子勾了勾他身上的破布,語氣頗為嫌棄。

冥七不知道自己在深崖困了多久,從它意識醒來到現在,已經上千年,掉下懸崖的人無數,就算它在妖獸沉睡的時間才能動彈,儲物袋也是撿到不少,空間戒指也撿到好幾個。

可它隻留下些覺得有用的東西,其它的都丟了。

白輕霧現在穿的還是他掉下去時的破爛衣袍。

“行,正好找些妖獸練手。”白輕霧抱著它向前奔去。

前麵不遠的地方,幾個少年圍坐在一起休息。

“…白鋒少爺真是幸運啊,要是白輕霧還在的話,少主之位根本就輪不到他。”

“是啊,白鋒少爺修煉天賦是不錯,但跟白輕霧比還是差多了。”

“你們還提白輕霧那個畜生乾嘛,白靈小姐對他多好,他竟然把人騙到山脈,欲對其不軌,幸好遇到白峰少爺,不然…”

“冇錯,我之前還覺得兩人挺般配的,冇想到白輕霧竟是個人麵獸心的畜生。”

“那畜生可能自己也想不到,報應會來的那麼快吧,他想把白鋒少爺推下斷魂崖殺人滅口,自己卻失足掉下去,真是報應啊!”

“是啊,就是可憐家主夫人了,那畜生做出那樣的事情,為了給三長老一個交代,不惜忍痛大義滅親,求家主將他名字從族譜中廢除。”

其中一個容貌普通的青袍男子,陰冷道:“這樣的人就該把他剝皮抽筋,碎屍萬段,跌落懸崖真是太便宜他了…”

唰!

劍光閃過,一聲慘叫聲後,一截斷臂掉落在地上。

“把誰剝皮抽筋,碎屍萬段?”白輕霧身影出現在青袍男子麵前,盯著他的雙眼冰冷至極。

這個人,叫白樹,一個小管事的兒子,因地位低下,經常被族人欺辱,有次差點被人打死,是他把人救下並將其收到身邊。

給予他資源修煉,讓曾人人欺辱的人,成為大家巴結的對象。

他有赤陽草的事,無意中給白樹知道了,他曾告誡對方,切記不能透露出去。

冇想到隔天白鋒白靈就知道了。

當時他就曾懷疑過白樹,可白樹隱藏太好了,直到白峰對他下手時,他才確實是白樹出賣了他。

因為白峰刺他的那把劍,就是他送給白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