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小說 >  大宋編外皇子 >   第10章

少華山西起少華峰,東至蟠龍山,南依秦嶺主脊,東接西嶽華山,地域六七百裡大。

趙元在時空門那邊時去過華山和少華山,體味到兩處都是險要之地,屯兵藏銳最為理想。

趙元的原身打柴的地方就是少華山,但他進入的是淺穀並非深山。

趙元極力挖掘原身的記憶,濾出了一條通往少華山的道路,帶領大家向前走去。

通向少華山的主道上官府設有崗哨盤查,趙元挖掘原身的記憶濾出來的上山通途是一條鮮為人知的暗道名叫石板道。

石板道隱藏在灌木叢中,沿石板河逶迤而上。

官兵多次圍剿忠義軍不成,在山前山後層層疊疊設立了關隘哨卡,試圖隔絕山裡和山外聯絡,將史斌和忠義軍困死山中。

但石板道一直暢通,官兵的陰謀詭計難以得逞。

石板道饒石板河蜿蜒而上,穿過幾道溝,翻過幾座梁,能到達蓼兒澤。

趙元濾清了進山的暗道,腦子裡又浮現出月牙城、蓼兒澤、飛鳴鏑酒館諸多地理圖像。

這是原身記憶細胞被啟用的反應。原身儘管失去性命,可腦細胞並冇有消弭,經趙元一挖掘,重新活泛起來,成為腦細胞的新成員。

趙元饒有興趣地回味著,默默唸叨起來:“月牙城!蓼兒澤!飛鳴鏑酒館!蓼草蘆葦蕩!藍天白鷺鳥!”

月牙城、蓼兒澤、飛鳴鏑是地名、和酒館名,聽起來有點怪,但和水泊梁山有異曲同工之妙曼。

水泊梁山有宛子城、蓼兒窪。

少華山有月牙城、蓼兒澤。

後者顯然是仿照前者而為。

這也難怪,誰讓史斌是梁山泊宋江的屬下?

宋江被朝廷招安後賜毒酒死在蓼兒窪,為紀念馳騁沙場的兄長,史斌在少華山建構月牙城和蓼兒澤顯得宋江後繼有人。

澤和窪都是水集聚的地方,史斌攔截六岔溝溪水彙成蓼兒澤,其匠心、雄心窺一斑可觀全豹。

趙元心中想著,大步流星向山中暗道走去,他爹趙世牛突然喊了一聲:“狗娃,你將咱家的大黑豬帶上給史大郎遞個投名狀,好讓他收留我們!”

趙元一怔:爹爹知道投名狀?娘識文斷字,看來他倆不是普通人……

趙元回看爹爹一眼,佇立遐想,趙世牛催促道:“狗娃你冇聽見?爹讓你帶上大黑豬作投名狀……”

“聽見啦!聽見啦!”趙元忙不迭地說著,回敬一句道:“爹你這個主意好!史大郎寬宏大量,送他一頭大黑豬做投名狀,他一定會收留我們!”

趙元邀上四個青杠木小夥去家裡的地坑院,將大黑豬捆綁起來抬上,向少華山一路趕去。

一行人進入山間的暗道行走一個時辰,便見一汪湖水攔在前麵。

趙元欣欣然道:“大家看,那就是蓼兒澤,坐船劃過蓼兒澤,便可進入少華山忠義軍營寨!”

徐溫打住腳步向前看去,隻見一座大湖瓦藍瓦藍,一眼望不到邊。

不禁驚詫不已,道:“弘毅老弟你說前麵的大湖叫什麼來著?”

趙元把手向前指著道:“蓼兒澤啊!”

“怎麼能叫澤?明明是座大湖啊!”徐溫不依不饒道。

趙元略作停頓,嘿嘿笑道:“澤和湖都是聚集水的地方,少華山這座湖之所以叫澤,可能是對應梁山泊宛子城,蓼兒窪的緣故!”

楊良大惑不解地問了一聲:“少華山蓼兒澤為何對應梁山泊蓼兒窪?”

不等趙元回答,趙柳氏莞爾一笑道:“梁山泊是宋江起事的地方有800裡水域,水中生長著一種植物叫蓼草,才叫了蓼兒窪這個名字!”

徐溫和楊良見趙柳氏滴水不漏地解答,不禁瞠目結舌。

趙元訕訕而笑,道:“我娘解釋得對!蓼是一種水生植物,就像少華山蓼兒澤中生產的蘆葦,當然也有蓼草。為了拉近和梁山泊的距離才叫了蓼兒澤這個名!”

徐溫碎碎念念道:“鄙人常念少華山,但上來還是第一次,哪想到山中還有湖有澤,水麵渺茫無際!”

趙元更進一步解釋道:“這恐怕就是史大郎的高明之處!”

他想給徐溫和眾人講述梁山泊,宛子城、蓼兒窪和《水滸傳》的故事,但現在是北宋政和年間施耐庵還冇出生。

便將宋江在梁山泊起事,殺富濟貧的壯舉粗略描述一番。

徐溫驚詫不已道:“弘毅兄弟小小年紀咋能知道宋江起事被朝廷招安又被毒害的事?”

“聽我娘說的!”趙元直言不諱道:“我娘識文斷字訂有邸報,從邸報上看到大宋朝的逸聞趣事,講給元子來聽!”

徐溫、楊良慌忙上前給趙柳氏躬身施禮,徐溫道:“柳姨識字?晚輩冇有想到,我倆打打殺殺認不了幾個字,還望柳姨教誨……”

眾人邊走邊說話,近到蓼兒澤跟前,見一座城池依水而建很是氣魄,但像初三初四的月牙兒,故叫月牙城。

月牙城向縱深靠近蓼兒澤的地方有座酒館,酒館屋頂上挑出一麵旗幌,上麵寫著“飛鳴鏑酒館”五個大字。

趙元原身來山上打柴時,常和飛鳴鏑酒館老闆井前衛見麵。

井前衛是少華山管接待四方賓客義士的頭目,在月牙城以開酒店為名招攬天下俠客投奔少華山。

井前衛和《水滸傳》中梁山泊第92位好漢朱貴角色等同。

林沖雪夜上梁山在蓼兒窪宛子城酒館吃酒,適逢大雪飛揚,林教頭想起自己被高俅欺淩陷害,鬱悶煩惱,提筆在粉白牆上作詩一首:

壯義是林沖,為人最樸忠。

江湖馳聞望,慷慨聚英雄。

他年若得誌,威震泰山東。

朱貴從外而入,見牆壁題詩中林沖的名字,慌忙從後麵將他抱住,發令箭召喚來小舟,送林沖前往梁山泊。

林沖入夥後朱貴支援他火併王倫,推舉晁蓋為寨主,執行晁蓋起義路線,反對宋江投降招安。

史斌效仿梁山泊在少華山建構蓼兒澤、月牙城、飛鳴鏑酒館,委以井前衛重任招募天下好漢,雄心壯誌不可小覷。

趙元原身在山中打柴的活動範圍不越過蓼兒澤,蓼兒澤向南的崇山峻嶺中是史斌忠義軍的營寨。

要進入營寨必須經過井前衛發射令箭給蓼草蘆葦蕩中的船擺渡過澤,通過六彎十八崗方能進入。

少華山防守何其嚴密?怪不得官兵多次攻打難能取勝。

井前衛見趙元原身一年四季來山中打柴,知道他是窮人家孩子,每到飯點便招呼他上酒館用餐,還時不時地給些銅錢接濟。

趙元帶著大家走進月牙城,見裡麵屋舍、馬廄、遊廊、窯洞應有儘有。

大家在月牙城轉了一圈,來到飛鳴鏑酒館跟前,肩膀上搭條白毛巾的小二站在門口招呼:“客官裡麵請”。

趙元回過店小二,說他們不吃飯,想見酒館老闆井前衛。

店小二把手往澤裡指指道:“老闆下澤裡去了!”

趙元見說,招呼大家來到蓼兒澤岸邊極目遠眺,隻見望不儘的蓼草蘆葦蕩,風吹草動,令人心曠神怡。

澤中波光粼粼,藍天倒映,一行白鷺從空中飛過。

魚兒在水中露頭嬉戲,吹幾個水泡,蕩幾圈漣漪。

蓼兒澤深處,有成片的蓼草蘆葦與小島,把澤麵分隔成大小不等的水域。

有的水道悠長狹窄,有的水麵寬闊,有的曲曲折折,迂迴盤旋。

飛鳴鏑酒館後麵建有一條遊廊,遊廊直通澤麵上的水亭,水亭建築奇巧,趙元讓鄉親們在酒館周圍的台階上坐下來歇乏,他則和徐溫、楊良三人通過遊廊走到澤麵上的水亭中去。

水亭紮在湖水質中,周圍有小魚遊動,不遠處的淺灘上幾隻敗露邁動著長腿正在覓食。

趙元凝視著景色秀麗的蓼兒澤正出神,一個洪亮的聲音突然響起來:“狗娃兄弟怎麼是你?哦!還抬頭大肥豬……”

說話的是井前衛,井前衛在蓼草蘆葦叢中給小嘍囉安排事情,見酒館旁邊的站著幾十個人還抬著一頭大肥豬,而澤麵的水亭裡麵站著三個人,覺得蹊蹺,便讓兩個小廝劃船帶他急急趕來,老遠裡看見站在水亭上的趙元,便就興奮不已呼喊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