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小說 >  在諸天尋道 >   第1章

炙熱的太陽毫不留情的在照耀著整個大地,整個世界彷彿成為了一個巨大的熔爐,一眼望去彷彿整個世界都在扭曲,那是因為溫度太高所形成的視覺錯覺。

在這樣的天氣之下,人類或者說是所有的生物都會找一個陰涼的地方或坐或躺等待著高溫的離去。

一般在這個時候就算是曾經最為嚴厲苛刻的奴隸主都不會讓自己的奴隸在這樣的天氣下乾活,因為在這個天氣下奴隸們就算是拚了命也是會達不到自己想要的效果,就算是再怎麼用鞭打懲罰也是一樣,甚至還有就此在夏日中勞作染上重疾死去,平白損失上一筆財富。

可就是在如此炎熱的天氣之下,卻是有三十幾個十六七八歲的少年少女們在操場上圍繞著操場奮力奔跑,每一個人身上的衣物都緊緊的貼在身上,一滴滴的汗水順著額頭向下流去,剛出現一滴流下,緊接著就會出現第二滴。

當汗水流淌而下遮擋住視線的時候,男生們會粗魯的撐起自己衣服的下襬低頭用力把臉上的汗珠抹去,然後繼續奔跑。

女生們自然不會如同男生這般粗魯,而是用自己事先準備好的手帕把自己頭上的臉上的脖頸上的香汗一一拭去。

這群孩子們隻是在安安靜靜的跑步,冇有意料之中的那種嘰嘰喳喳起的聲音出現,並不是因為他們的素質有多高,而是因為他們現在感覺到自己說話都嫌累,而且還有個彆的同學已經開始“呼哧”“呼哧”的喘起了粗氣,顯然身體素質已經跟不上同學們,顯出疲態。

一圈又一圈,一個又一個的女生或體質較差的男生開始跟不上整個隊伍的速度開始掉隊,當然其中肯定有一些想要偷奸耍滑或是想要偷個懶的人在其中。

在這炎炎夏日奮力奔跑是因為這群孩子都是初三的中考在考生,為了能夠讓對每一個人進行成績摸底,和完成老師所謂的“當天環境如果也是這樣”的理由而奮力奔跑。

當然那些對自己完全放棄了的人和一些家中早已打點好上下所有關係的人來說,壓根就冇來參加摸底訓練,這個時候正坐在樹蔭下和老師一起說說笑笑好不自在。

當然那些偷懶的學生基本上都是不敢明目張膽的反抗老師的命令又不想老老實實完成,隻想著自己少跑兩步吊在後麵一會混在一般的人群裡順勢完成任務。

這些偷懶的人慢慢的掉出了大部隊,看著從自己麵前艱難跑過的一個瘦小男孩眼中閃出不屑。

一個纖弱的身軀吃力的跟在隊伍的最後,嘴中早已喘著粗氣,渾身早已濕透,步伐開始淩亂,可以想象不一會這個身影就會掉隊,離開第一階梯隊伍,成為第二階梯,第三階梯,越來越遠,距離第一階梯的差距會越來越大。

一圈。

兩圈。

三圈過去了。

然而這個纖弱的身軀還是緊緊的咬著第一階梯的尾巴,死不鬆口!

這個身影的主人早就已經體力透支,他的雙眼已經模糊,模糊的看著身前的一個身影,一道更加纖細的身影,一雙模糊間泛著白光的**,一頭黑髮順流而下直到臀部,這是一個美麗少女的身影,彷彿隻要能繼續看見這個身影,不管是多少米他都不會掉隊,都會奮力追逐跟上她,隻為能夠看見她的影子。

模糊間,最前方的那道影子回頭看了看,隨後慢慢的降低了速度來到了他的身邊,看著他的情況,心中出現了一絲震撼,然而更多的卻是心痛,然後小聲的對這道身影的主人說了些什麼,大意是勸他就這樣吧,放棄吧。

身影的主人冇有說一句話,他隻是頭部輕輕的一搖。

少女還想繼續勸說,但是卻被少年的一個眼神製止了,少女看到這個眼神之中透露著堅持與倔強,固執和執著,不由得歎了口氣隨即加快速度追上隊伍迴歸原位,再次成為了這少年的引導。

少年艱難的抬起頭看著眼前這個模糊的身影,心中猶如五味雜陳。

他和她從小就相識,他從小就身體不好不能劇烈運動,一旦運動過量就會直接缺氧昏迷。

他知道自己已經快要達到極限了,他知道自己就算再繼續堅持下去,也不能堅持到最後,他知道自己會再次躺在病床上用幾天來休養身體,他知道自己再怎麼努力也追不上眼前的那道身影,他知道自己始終追不上她。

他知道!自己無法陪她到最後。

他知道!自己和她的區彆有多大!他知道!他知道!他知道!

如果非要來形容的話,那麼她就是眾神之王宙斯的女兒,繼承了來自神的美貌和智慧以及眾神的祝福。

而自己就是那對平凡的夫婦的兒女,還先天殘疾、體弱多病。

她是天之驕子,而他就是一個路過瞻仰天人的凡人。

凡人對天人是那麼的憧憬,是那麼的渴望,是那麼的崇拜,是那麼的期待!

但是他不想放棄!他也不能放棄!因為那就像是自己在經曆了上帝的拋棄之後又被上帝的兒女再次拋棄一般!哪怕無法追上,哪怕無法並肩,哪怕最終還是無法超越。

“我隻要能看到你的身影就夠了。”少年嘴唇動了動看著眼前的那道模糊的身影無聲的說道。

一圈又一圈,少年感覺到自己的視線越來越模糊,身體越來越沉重,意識也越來越少,“我的極限又要到了麼?”少年看著眼前那道絲毫不知疲憊的身影無奈地低聲喃喃。

當意識快要全部失去的時候,少年忽然感覺到一絲涼意從上空襲來,他抬起頭來看著晴朗的天空,頭上連一朵的雲彩都冇有,也無法判斷是不是自己的錯覺。

少年忽然察覺,起風不起風和自己有什麼關係?無非是起風了之後更加涼快一點,但是還是無法改變自己即將昏迷倒下,然後被眾人像是參觀動物園的猴子一樣,被一起圍觀和嘲笑的命運。

忽然少年像是受到了什麼影響一樣,第一次停下了一直奔跑的腳步,抬起頭。

一直偷偷注意少年的少女,看到了終於停下了的少年偷偷的鬆了一口氣,但是眼神之中卻不自覺的產生出了一抹她自己都無法察覺到的失望。

就在少年抬起頭的下一秒,狂風驟起,剛纔還豔陽高照,現在卻風起雲湧,少年不自覺的說了句,“起風了。”

然後整個天空狂風呼嘯,天上一朵巨大的烏雲出現,下一秒烏雲就像是被什麼東西打穿了一般,從中央射下一道光線,這道光線直直射下正好照射在了在操場上的少年身上。

緊接著,下一秒,在那光線之中出現了一個黑色的小點,這個黑色的小點對著下方急速射下,少年看著這個黑點,忽然感覺像是一個人。

然而冇有那麼多的時間讓少年思考,下一秒,黑色小點所帶動的巨大的風壓出現,整個操場上所有的人都被強行吹倒在地上,隨後一顆顆大樹被吹倒,一座座房屋被轟塌。

強烈的風壓壓在每一個人的身上,少年彷彿聽到了自己骨頭碎裂的聲音,少年忽然間猛的瞪大雙眼向著之前少女的方向看去。

她同樣被風壓吹倒壓在地上,隻是冇有其他人那般狼狽,她居然還在試圖站起身來,要來到自己的身邊,最後強大的風壓不得不讓她的想法隻是成為想法,隻能狼狽的在地上艱難的向著少年的地方爬來。

少年看著少女的動作,忽然感覺,原來我們之間的差距是這麼大,原來,一直她都在照顧我,原來,她是如此的堅強,原來,我也不是那麼不重要。

“咚咚!”正在胡思亂想的少年忽然感覺到自己心臟受到了劇烈的壓迫,有什麼東西想要從自己嘴裡出去。

“咚咚!”少年感覺到自己的心臟彷彿在下一秒就要破碎了一樣。

“咚咚!”少年忽然感覺自己眼前的一切都放慢了,他甚至能夠看到天空上一片樹葉被狂風從自己的眼前吹過,甚至開始看到了從小到大和她在一起的那些幸福瞬間。

“咚咚!”少年感覺過了很久,自己的心臟再次劇烈的跳動,在反抗那強大的壓力。

“咚砰……”少年的耳邊彷彿出現了一聲玻璃碎了一般的聲音,然後感覺自己眼中的世界變得通紅,一道影子用極快的速度從眼前劃過。

少年嘴角溢位鮮血,雙眼通紅,用最後的一點力氣向著那道自己魂牽夢繞的身影望去。

隻見她身上此時居然出現了一道巨大的金光,那道金光是那般的耀眼,是那般的尊貴。

隨後在那金光之中居然出現了一道金色的身影,這道身影是多麼的巨大,將所有即將到來的傷害全部抵擋在外,在這天崩地裂世界末日一般的情況下,女孩居然能夠坐起身來震驚的看著籠罩自己的金光,全然冇有一絲一毫的傷痕。

“原來,她真的是天之驕子啊。”少年看到這一幕心中不由得感歎道,同時也看到了她傷心的表情和瘋狂的神色,少年的眼前已經全部成為了紅色,但是還是用出了全部的力氣讓自己無聲的說出了一句話,“我冇事,不用擔心我,你保重。”接著失去了全部的意識。

“轟!”一道無可比擬的風暴終於爆發,無儘的岩漿從地心深處噴射出來,無數的大陸模塊開始運動、擠壓、塌陷,無數的地域忽然消失,地上出現無數個巨大的裂縫,還有無數的地方竟然直接拔地而起形成了一座座高山!山峰倒塌!大海翻滾!狂風驟起!無數的災難如期而至。

整個地球開始崩潰分離,然後是太陽這顆恒星居然也開始了爆炸,強烈的爆炸卻冇有一絲一毫的聲音傳出。

恒星爆炸所產生的能量開始互相碰撞擠壓,忽然一抹神秘的黑色出現在那狂亂的空間之中,那黑色出現的一瞬間就把四周所有的東西吸附進去,就連恒星所爆炸的所有能量和整個太陽係以及鄰近太陽係的周邊星域都冇有留下一絲東西,儘數吸引進去。黑洞!一個剛剛誕生的黑洞出現了!

檢測……

檢測中……

檢測到太陽係因…………導致非自然潰敗,開始進行自我修複。

警報,警報自我修複失敗。

檢測……因有生存者存在,開始世界複位。

檢測……複位失敗,生存者拒絕遺忘此事件。

檢測……因生存者優先等級過高,無法強行遺忘,對生存者進行記憶誘導,開始進行除生存者外的世界複位。

檢測……複位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