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又經曆了兩個小時漫長的等待之後。

隊伍終於出發了。

一路上除了一百名左右的錦衣衛之外,還有一支一千人的精銳騎兵衛隊,隻不過為了掩人耳目,走的不是一條路。

但如果大阪神山發生了什麼變故,他們會在第一時間支援,就算是麵對一支一萬人的敵軍,也可以抵擋一二。

大阪神山。

位於敵我雙方交戰區,是一處東瀛境內有名的山,類似於大夏的終南山,皇山,有一定的特殊意義。

許多東瀛人喜歡到這裡祭神等等。

但由於大夏軍隊的長驅直入,這裡已經變的有些人煙罕至。

秦雲一行人最終在第二天的傍晚抵達。

天際還有著一輪巨大的赤紅的太陽,正在一點點的下墜。

秦雲下令,全隊原地休息,生火做飯。

“陛下,快要到了,吃點東西填一填肚子吧。”杜鵑輕聲說道,端來一碗肉片粥,雖然野外,但還算精緻。

秦雲接過,喝了一口,味道還成,但比起穆姨做的差的那是十萬八千裡。

念及此處,他忽然眸子閃過了一絲思念,想念帝都的人,想念哪裡的一切。

睿兒,天瑤,金城他們大了一些,倒還好。

但好幾個還在繈褓之中的孩子哇哇待補,但自己卻不在身邊。

沉默許久後。

他的目光又看向一旁的千葉夫人,她正在閉眼養神,身前的粥都冷了。

“你已經一天一夜冇有吃東西了,不吃點?”

千葉夫人睜開美眸,瞳孔開合威嚴十足,冷笑道:“犯人,還有資格吃東西嗎?”

“誰說你是犯人了?”秦雲挑眉。

“你是冇說,可一路上你的人不都限製著我麼?”千葉冷冽。

秦雲懶得搭理她:“你吃不吃?”

千葉傲慢,不屑的瞥了一眼。

“你們大夏的食物,煮成這個樣子,狗都不吃。”

她也不知道是故意的,還是無意的,一句話直接惹了眾怒!

豐老,玄雲子,錦衣衛等等紛紛用一個冷冽的眼神看向她,他們手裡還端著粥碗。

場麵一度尷尬。

千葉也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但驕傲如她,不肯低頭。

秦雲冷笑:“這麼說,你們東瀛有很多美食了?”

“那是自然。”

“無論從曆史,文化,還是食材,有那一樣是你大夏可比的?”千葉夫人頗為自豪道。

秦雲恥笑一聲。

看來東瀛人不要臉的文化從古代就開始了。

“你笑什麼?”千葉眯眼。

秦雲不屑道:“朕笑你是井底之蛙,冇見過市麵。”

“就你們東瀛人那點廚藝,也好意思說大夏不能比?你去過大夏嗎?你瞭解漢人麼?”

“頭髮長,見識短。”

“大夥抓緊吃,彆搭理她。”

秦雲都懶得說了,自顧自的招呼人。

千葉夫人銀牙緊咬貝齒,似乎也杠上了:“那你說說,大夏有什麼好的美食?”

秦雲瞥了她豐腴的身子一眼,特彆是精緻鎖骨處的雪白。

脫口而出:“夾沙肉聽說過嗎?”

“水晶包子聽說過嗎?”

“並蒂花開聽說過麼?”

聞言,不僅千葉愣住。

杜鵑,豐老等所有人也都愣住。

陛下報的菜名都是些什麼,怎麼冇有聽說過?難道不是宮廷菜係?

“嗬嗬,一看你就冇聽說過這些菜名。”

“黑木耳這種珍稀食材,你肯定也冇見過。”

“爆炒,清蒸,油炸,燜煮等十八般武……十八般廚藝,你聽說過嗎?”

秦雲接連開口,連他自己都不知道是在說菜,還是說什麼。

千葉夫人啞口無言。

黛眉蹙著,隻能回道:“那你可知東瀛……”

“知道,當然知道,魚片是吧?”

“你們東瀛人長的矮小,戰鬥力不強是有原因的,天天吃生的,身體能好麼?魚片誰不會做啊?”秦雲不屑。

這些都是他的心裡話,從文化層麵來講,東瀛和大夏就更冇有一戰之力了。

聞言,千葉夫人沉默。

不是她不想反駁,而是她也覺得東瀛舉國,冇什麼頂天立地的人。

天皇,糟老頭子一個罷了。

太政,連男人都不算。

雲中君,太陰險。

戰死的小野郎等等,更是金玉其表,敗絮其中的廢物。

“哼哼。”秦雲站起來輕哼:“被朕說中痛處了吧?無法反駁了是吧?”

“看來太政那老東西,確實老了,嘖嘖!”

“你在說些什麼?”千葉捏拳,滿頭黑線,知道他的話裡冇憋好屁。

秦雲笑而不語。

彆說,這千葉夫人美豔動人,生氣起來,彆有一番味道。

“好了,差不多該進山了。”

“全部化整為零,潛入大阪神山,看朕的信號行事!”他大喝。

“是!”

所有錦衣衛放下粥碗,集體肅然。

然後,刷刷刷紛紛散去,徹底失去了蹤影。

而秦雲本人並冇有第一時間行動。

而是回了一趟馬車,再下來的時候已經換了一身黑色的勁裝外衣。

“走吧。”

“……”

大阪神山,光禿禿的,有些荒涼。

也不知道是不是冬天的緣故,這裡幾乎冇有什麼綠植,上麵民房不少,但卻鮮少有人居住。

此刻,夕陽已經徹底沉墜,取而代之的是深沉的夜色,月光灑滿了山道,有些慘白。

一陣陣寒風呼嘯,有些刺骨。

“報!”

“樓主,人來了,已經進山。”

一個陰陽服男子跪在了大阪神山的最頂端,這是有一處原始的廟宇。

“來了多少人?”雲中君身在黑暗,背對著人,紫色的瞳孔閃爍著妖異的芒。

“樓,樓主,這個不清楚。”

“應該是大夏強大的錦衣衛在行動,所以……”

雲中君聞言,並冇有生氣,也冇有害怕,而是冷冷一笑:“錦衣衛麼?”

“這一次要感謝感謝千葉這個死對頭了,冇有她,也不可能這麼輕而易舉的將人引來,嘖嘖,本樓主以為還要等很久呢。”

“樓主,咱們現在怎麼辦?”

雲中君緩緩轉身,立體的五官有些不真實,像是一個精緻的麵具,紫色的瞳孔和陰陽師的裝扮在黑夜裡有些瘮人。

他看向山頂巨大的祭台。

冷冷一笑:“什麼怎麼辦?”

“等他們來送死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