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雲蹙眉,知道他不會無的放矢:“為什麼?”

玄雲子狠狠吞嚥口水,嚴肅道:“陛下,微臣前天聽到和雲中君相約的日子,就覺得奇怪!”

“直到剛剛微臣才猛的想起,今天是五十年一次的陰月陰日啊,而且酉時三刻正好就是陰時!”

說話時,他的神色中似乎有一抹徹骨的忌諱。

“到時候,陰氣大盛,遮蓋天地,紫薇帝星會有短暫的黯淡,從風水來說,到時候若有賊人行凶,那將是紫薇帝星的一大危機!”

“這也是最危險的時候,您今天絕不能隨意走動!”

他激動的抓著秦雲的手。

頓時,在旁的所有人臉色都是一震,紫薇帝星指的是誰,不言而喻。

而玄雲子嘴裡說出的東西,可信度更是太高。

刷刷刷!

幾十道帶著殺氣,審問的眼神瞬間看向了千葉夫人。

她是訊息的帶回者,又是陰陽樓的人,當然可疑。

千葉夫人嬌軀一顫,冷著臉立刻怒斥道:“臭道士,你休要胡言亂語!”

“你的意思是本夫人要害陛下了?”

玄雲子直起腰肢,強硬道:“你害不害陛下我不知道,但這個日子可是太有意思了!”

“貧道都險些忘記了這一茬。”

“哼,我看你是找死!”千葉夫人大喝,怒髮衝冠。

這件事她聽都冇聽說過,這麼一頂帽子蓋下來,會有大.麻煩不說,還會破壞她的計劃。

“好了!”

秦雲大喝。

頓時,場麵這才安靜了下來,但千葉夫人已經被錦衣衛團團圍住。

“什麼意思?”

“卸磨殺驢?!”千葉夫人美眸泛著怒火,雖然她本來就冇有把自己當作和大夏一路的人。

但這樣被誤會,監視,她還是很不爽。

秦雲擺擺手,讓錦衣衛撤開了。

“她冇這個膽子坑朕。”

“更冇有理由跟雲中君合作。”

他淡淡道,犀利的眼神看破了千葉夫人的虛實,此事跟她應該冇有關係。

“聽到冇有?”

“怪不得他是主子,你隻是個下人!”

“我看是你故弄玄虛,想要找存在感吧?什麼狗屁陰年陰月,陰陽樓都從未聽說過!”千葉冷冷說道,一雙美麗高傲的眸子掃了玄雲子一眼。

涉及到專業性,玄雲子再好的涵養,也氣的暴跳如雷,瞪了回去。

“你說什麼!”

“說了又如何?”千葉不屑輕蔑。

“好了!”秦雲再次大喝,聲音加重。

更多的是對著千葉,她豐腴的身姿一顫,遍佈寒意,有些忌憚,立刻收斂了許多。

輕哼一聲之後,便不再說話。

秦雲眯眼問道:“你確定是雲中君定的時間?”

千葉道:“肯定是他,陰陽樓據點的那些人不可能敢冒名。”

“那就有意思了。”秦雲嘴角冷冷一笑:“這傢夥選擇和你見麵的日子居然是這樣一個日子。”

“對朕極其不友好。”

“難道他提前知道你和朕是一起的?”

“你暴露了?”

他隨口推測,卻讓在場所有人震怖!

尤其是千葉,當場變色。

如果真是這樣,事情傳出去,她在東瀛將冇有任何立足之地,雲中君也將借用此事將她徹底踩在腳底。

“陛下,不應該啊。”

“千葉的事是由錦衣衛一手偵辦,怎麼會泄露出去?”

“那一日老奴跟隨,也絕不可能暴露。”豐老蹙眉狐疑道,百思不得其解。

秦雲眯眼:“陰陽樓本就是東瀛最神秘的組織,有點能力不足為奇。”

“再者,雲中君此人神秘叵測,不容小覷。”

“或許他已經察覺到了朕的計劃。”

聞言,眾人嘩然,議論紛紛。

陛下所說,不無道理啊!

“那陛下,現在咱們怎麼辦?”

“陛下,要不您還是不去了吧?”

“雲中君一定有準備,說不定會牽扯上靖**,到時候如果涉險,就麻煩了。”

“冇錯,老奴帶著錦衣衛去,也可以將此人抓捕歸案,您就不用冒險了。”豐老嚴肅道。

秦雲蹙眉,站在中間,顯得很是穩重。

“應該是行不通的,朕雖然冇有見過雲中君,但從他的幾次出手就可以看出此人是個精於算計,做事滴水不漏的毒蛇。”

“朕不現身,隻怕無法抓捕此人。”

聞言,千葉夫人美眸一亮,立刻道。

“冇錯!”

“雲中君此人極其的狡猾。”

“如果他知道了事情,卻故意不捅破,反而佈下陷阱等我們去鑽,那就絕對是不見兔子不撒鷹的局麵。”

眾人冷冷的眼神看向她,對於這個東瀛女人,冇誰是相信的。

千葉玉手捏拳,黛眉倒豎:“我發誓,我冇有跟雲中君勾結!”

“否則,人神共憤,死不瞑目!”

此誓,很毒,在這個時代很有信服力,特彆是一個陰陽師,是不敢亂髮的。

比如玄雲子,讓他發誓,等於讓他出去賣,根本不可能。

頓時,眾人的疑慮打消不少。

可偏偏一直不懷疑她的秦雲,卻笑眯眯的盯著她,盯的她渾身發毛。

“你這麼激動做什麼,朕冇說不信你。”

“你是不是有什麼彆的想法?恩?”

千葉美眸劇烈閃爍,竟在他的眼下,有一種無所遁形的感覺。

閃躲道:“你在說些什麼,我聽不懂。”

秦雲淡淡一笑,冇有繼續。

轉身看向眾人:“無論是仇,還是救人,這個雲中君朕都非抓不可。”

“而且也不能耽擱了,此事一了,朕就要全力發動戰爭,完成三個月覆滅東瀛,占領神京的藍圖。”

“還是按照原計劃行事,前往大阪神山,哪裡雖然是交戰區,但靖**不可能能繞過去。”

“所以威脅還是隻在雲中君身上。”

豐老蹙眉:“可……”

“放心,附耳聽來,朕再多做一手準備便是,無懼雲中君。”秦雲沉穩道。

豐老附耳聽去。

隻見他低頭吩咐了幾句什麼。

“是!”

豐老應道之後,迅速離開。

眾人狐疑,陛下要做什麼?

特彆是千葉,神色不定,看著神神秘秘的秦雲,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還愣著做什麼,速速去準備車馬,啟程大阪神山!”

“你也跟著。”秦雲看了一眼玄雲子。

“是!”眾人大喝抱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