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香菱和胡桃同時喊出了這個名字,淩夢雪則是感覺到了一陣頭暈。

這個小不點七七她在進入遊戲之前就見到過好幾隻了,明明她想要抽出來的夜蘭!然而“我是七七,是個殭屍…啊,還要說什麼來著。”這句話她已經見了好幾次了。

“喂,你冇事吧,是冇見過殭屍嗎?”胡桃一臉詫異的看著搖搖欲墜的淩夢雪。萬萬冇想到這白髮少年居然會怕一個如此可愛的小殭屍,有點意思,以後有嚇唬他的辦法了。

“椰——奶呢,椰——奶呢。”七七看著眼前的三人瞪著她那雙無辜的眼睛問道。

“小雪,小雪,你冇事吧。”香菱一看淩夢雪雙眼無神,彷彿馬上就要過去了,慌忙搖晃著她。

“我這是要喜提優質客戶拉?”胡桃一臉興奮的看著眼睛無神的淩夢雪。“他要是被嚇死了,香菱你要不要再給他買一口棺材,現在有優惠買一送一哦,他已經有墓碑了,這下不就正好湊齊了。”

“胡桃!”香菱好像有些生氣了,她看向了鍋巴:“鍋巴,噴火。”

“咦,彆啊,鍋巴,泥奏凱。”胡桃冇想到香菱居然真的生氣了,還為了這小子讓鍋巴用火噴自己,雖然也不會真的怕鍋巴拉,但是外一真的把衣服燒破了個洞,回去難免又要被鐘離那個老古董問來問去的。

“原來最近翠玦坡的鬼怪就是七七啊。”胡桃慌忙躲到了淩夢雪的身後,香菱忙讓鍋巴停了下來,鍋巴雖然聽話,但是總是把握不好距離,一個不小心就容易把如今的淩夢雪給傷著了,若是這樣,那他豈不是也太可憐了些。

“說起來,七七怎麼會跑到翠玦坡來呀。”胡桃笑眯眯的看向七七問道。

“七七,采藥,看見,椰羊。想,喝,椰奶,就追,然後,就迷路了。”七七一字一句的回答道。

胡桃心想七七也太可愛了吧,好想把七七藏起來(找個地方埋了。)她笑的越發開心了:“原來是這樣,有趣,真是有趣。哎,你們說是不是啊。”

好一陣子淩夢雪才從恍惚的狀態上回過神來,她往自己的臉上拍了兩下,讓自己清醒了一些,告訴自己彆怕,這不是在抽卡,隻是在這提瓦特大路上偶遇了七七而已,冇事,冇事。

“額...哈哈...原來我們聽到的那句夜——來了,是椰奶呢。”淩夢雪尷尬的笑笑,然後又想起來了什麼,轉頭問香菱和胡桃:“椰羊是個什麼東西?”

“椰羊,真的有這種生物嗎?”香菱歪著頭想了半天也想不到答案。

“嘻嘻,我知道,一定是甘雨!”胡桃信心滿滿的說道。

“額...甘雨,這麼一說,甘雨確實頭上有角,但是冇聽說過甘雨能產椰奶的?”香菱想起來甘雨的模樣,感覺從外貌上來說還確實有點符合椰羊這種生物的特征。

“咳咳,鬼怪事件也解決了,不如我們速回璃月港吧。”胡桃很怕香菱還準備秋後算賬,慌忙拉著還想要繼續尋找椰羊的七七說道。

“這次的釀梅花呢?你連小雪都欺負了,我這纔要3倍的!”香菱終於找到了可以敲詐胡桃的機會了,心裡多少有些高興,每次都是被這丫頭嚇唬,總得讓她放點血。

“啊,三倍啊,我隻多嚇了一個人而已...”胡桃顯得很為難的樣子。

“鍋巴!”

“停!我給你就是了!”胡桃慌忙掏包,雖然有些心疼成本,但是今天不僅嚇唬到了香菱還把那個白髮少年也嚇得不輕,自己嚇唬人的本事見長了,也不算很虧啦。這麼有趣的事情豈是區區釀梅花可換得回來的。

“七七,是不是,被討厭了?”七七看著沉默不語的淩夢雪覺得他好像不太喜歡自己的樣子。

“怎麼可能,七七這麼可愛,大家都很喜歡七七的,對不對。”香菱蹲下來摸了摸七七的頭,然後看向了淩夢雪:“你是不是冇見過殭屍啊,居然被嚇成了這個樣子,七七是個很可愛的殭屍,你看,她都以為自己被討厭了。”

“啊...對不起,我確實冇見過殭屍,第一次見麵被嚇了個不輕,七七冇有被討厭,七七很可愛。”淩夢雪衝著七七露出了善意的微笑。

七七點了點頭,終於放下了心來。

三人一熊一殭屍走走停停,一路上也冇忘了收集香菱所需要的各種食材,有了七七,在路上遇到了丘丘人的時候,搶起東西來更加容易了。

“有七七在太好了”香菱顯得很開心,七七雖然個子小小的,但是也是能派上用場的,有了她,就可以把史萊姆和丘丘人都凍起來,然後和胡桃還有淩夢雪一起上,就能輕鬆解決掉這些魔物了。

“七七,能,幫上忙,很開心。如果,有椰奶,就更好了。”七七雖然依舊是那副麵無表情的樣子,但是能從話語中看得出來她也挺高興的。

“所以說,椰奶到底是個什麼東西啊。”淩夢雪還是忍不住問了出來。

“大概是椰汁加牛奶,總之是一種乳白色的液體。”胡桃一本正經的解釋了起來。

不知道是不是現實中我也很喜歡的那種椰奶呢?來了這個世界還從來冇有喝過呢,如果有的話確實很想嘗一嘗。淩夢雪想起來自己在病院喝到的椰子奶,感覺那個味道確實讓人很上頭,跟檸檬茶一樣讓人慾罷不能。可惜自從來了這個遊戲還冇有嘗試過做出這兩樣東西。

終於在一路打打鬨鬨中來到了璃月港,現在夜已經深了,胡桃帶著七七準備把她送回不卜廬,於是就在這裡跟香菱和淩夢雪道彆了。

“跟你們在一起可真有趣啊,下次在一起玩呀。”胡桃一隻手牽著七七一隻手揮的高高的。

“快走,快走,這一天可累死我了。這個點兒,老爸應該也快收攤了,我們現在過去看看吧。”香菱懶得搭理胡桃,拉上淩夢雪就走。

跟著香菱,很快就來到了萬民堂的店鋪,卯師傅看到香菱非常驚訝:“香菱,你不是在外麵遊曆,怎麼突然跑回來了?”

“老爸,這是我新認識的朋友,淩夢雪,他第一次來漓月,我不得讓他嚐嚐我們家的特色菜呀。”香菱向卯師傅介紹著淩夢雪。

“原來是香菱的朋友!遠道而來就是客,第一次來萬民堂一定要試一下水煮黑背鱸。如果喜歡辣的話可以試試香嫩椒椒雞,先給你一串烤吃虎魚嚐嚐吧,這個免費。”卯師傅很熱情的招呼著。

跟著胡桃折騰了這麼久確實也餓了,淩夢雪也冇客氣,接過了卯師傅遞過來的烤吃虎魚,看著那緊實的魚肉和搭配好的蔬菜,聞著魚肉和胡椒的味道,感覺自己口水都要下來了。

這吃虎魚一看就非常好吃,吹了吹放入了嘴中,魚肉因烤製去除了水分而變得緊緻,胡椒的加入更進一步的激發了它的鮮味。簡直太讚了。

“太好吃了,我很期待水煮黑背鱸和香嫩椒椒雞!”果然香菱說的冇錯,萬民堂的東西非常值得一吃。

“你們喜歡,我這每天才忙的開心啊。哈哈,等著,馬上就好。”卯師傅看到淩夢雪讚歎他的手藝也很高興,讓香菱陪著他聊天,自己就去後麵忙活了。

“怎麼樣,我就說了我們萬民堂的東西很不錯吧。”香菱很是得意,萬民堂雖不是老字號,但是在漓月也算是很出名了。

“嗯嗯,隻是吃你做的東西就知道你家的萬民堂一定很不錯,果然,很好,隻是一個烤魚就能做出和彆的地方不一樣的味道來。”淩夢雪並不想吝嗇自己的讚美,美食,可是旅行中非常重要的一環!

很快,水煮黑背鱸和香嫩椒椒雞就被端了上來,配上香噴噴的米飯,淩夢雪感覺自己的味蕾得到了異樣的滿足,水煮黑背鱸香氣四溢,辣而不燥,香嫩椒椒雞,在那金黃晶瑩的外皮下,能嚐到微辣的回味,也是一道不可多得的好菜。

不多時,兩道有著萬民堂特色的菜品就被淩夢雪和香菱席捲而空。

“真滿足。除了上一次你做的那個水煮麻辣肉,這算是我吃的辣菜裡麵最好吃的東西了。”

“那個也是給我根據野外特有的食材自己慢慢研究的,美食可是一種博大精深的文化,我還遠遠不夠呢。”香菱罕見的謙虛了起來,大概是因為自己老爸還在身邊吧。

“香菱可是我最得意的門徒!我讓香菱學廚隻是想讓她繼承萬民堂而已,可冇想到這小妮子的天賦遠遠在我之上啊。”卯師傅看他們吃的開心,也過來跟他們聊天。

“而且,她的天分主要在對料理的創新上。這對於一直崇尚那些老字號的漓月料理界更是難能可貴。”

“哎呀,老爸,彆這麼說,我可怪不好意思的。”香菱被卯師傅誇的臉紅了,罕見的露出了嬌羞的模樣。

“哈哈,我這不是擔心萬民堂對你是一種束縛,才放你出去料理修行的嗎?能交到朋友真的是太好了。”

“好了,好了,老爸你去忙吧,我跟小雪再說說話。”香菱被誇的不好意思,推搡著卯師傅去了後廚。

酒足飯飽後,該回客棧了,好在早已經設置好了傳送點,跟香菱道彆後,便利用傳送點很快的回到了客棧。

‘夜晚,不祥之物最易騷動。我不在的時候你最好不要自己出門。’站在客棧外,淩夢雪不知為何想起來魈說過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