宵火絢爛,隱隱火光鐫夜空。

“阿宵,你最喜歡的事是做什麼呢?”

“嗯,當然是讓所有人都開心。”

“那如果你不開心呢?”

“我怎麼會不開心呢,即使我不開心,不快樂了也會繼續帶給他人快樂。”

“是嗎?那阿宵最棒了。”

一朵最大的煙花在空中爆開,燃儘的灰燼宛宛飄落,

父親為宵宮撣下灰塵。

“走吧阿宵,最後一顆也放完了。”

父親拉起宵宮的手。

“明天還會來放煙花嗎?”

宵宮眼神閃爍著問父親。

“當然。”

......

“這煙火製作的工藝,一點差錯不能有。”

父親拿起一顆半成品放在宵宮眼前。

“哇,煙花內部好複雜啊。”

“當然,若要製作完美的煙花,每一粒火藥引信的位置都不能出錯。”

“嗯...”

宵宮看著煙花陷入沉思。

“注意這個位置,引信要偏左,火藥與囊土三七分。”

“囊土是什麼啊?”

宵宮好奇的問。

“這是...你母親最後留下的技藝。”

“母親去哪裡了?”

“她啊,去天上放煙花了,等你長大了後在天上放一顆又大又紅的煙花你就可以看見她了...”

“是嗎?那我們快學怎麼做煙花吧。”

宵宮興奮的歪著頭說。

“好啊,你一定要好好學啊。”

父親眼中淚光一閃而過。

‘可惜,你要學的快一點了。’

父親低呐著。

“你說什麼呢,父親?”

“冇,冇什麼。”

“那你快教我做煙花吧。”

“嗯,你看這裡...”

......

(幾日前)

“這囊土隻能在南邊島嶼采集製作,走吧去采點貨。”

父親對幾個搬運工說。

南島

“好了這麼多就夠了,咱們回去吧 。”

父親扛起一袋土,眯起眼,隱隱約約的看見幾隻黑影搖搖晃晃的走來。等到近了些...

“不好!是魔物!”

父親轉身對後麵幾人大喊。

幾隻魔物也注意到了父親等人。

“呀!”

魔物大喊一聲,衝了過來,後麵跟著一團藍色身影。

深淵法師舉起法杖對準父親射出一道水柱。

父親猝不及防被擊倒暈了過去。

......

“醒醒。”

父親被一道年輕的男聲叫醒。

他迷茫的看向四周魔物的屍體。

“是你救了我嗎?”

“區區小事。”

“謝謝你。”

“你受了深淵的侵蝕,時日無多了。快回家看看你的家人吧,好好告個彆。”

“這樣嗎?”

父親一時間被這突如其來的狀況愣住。

“回家去吧。”

“那你去哪裡?”

父親望著赤紅色衣服腰間掛著劍白髮少年的背影說道。

“去天守閣實現我的...夢想。”

父親不明不白的看著那人離去...

......

楓葉紅時,總多離彆。

楓葉樹下,宵宮靠著父親坐著。

“阿宵,昨日教你的煙火製作之術可記住了?”

“當然!”

宵宮開心的笑著說。

一片楓葉落在宵宮頭頂,宵宮甜甜的笑著。

如果時間可以停在這一刻,就多一會也好,如果...

父親看著宵宮的臉,眼中泛起淚光。

“阿宵,你長大了,要會自己生活。”

父親拿下宵宮頭頂的楓葉,慈愛著看著她說。

“嗯!”

......

“咳咳!”

“這侵蝕,變快了...”

父親撐著桌子,咳出幾滴血絲。

“父親?”

宵宮從房內探出頭來,天真的看著父親說。

“阿宵啊,你怎麼還冇去睡,冇事剛纔喝水嗆著了。”

“我也冇有問你在乾什麼啊?”

宵宮疑惑的看著父親。

“快點去睡覺啦,明天晚上教你怎麼放煙花。”

父親笑著喝了口水。

......

一顆煙花升上天空。

“父親,你可以看見母親嗎?”

宵宮看著一顆煙花說

“當然”

父親摸著宵宮的頭。

“隻要是自己定製的煙花,無論是誰都可以在煙花中看見。”

“這就是為什麼所有人都來找你定製煙花嗎?”

“對呀,他們也有想看見的人,見到了,就開心了。”

“那為什麼我看不見?”

“等你長大了,為母親親手做一顆煙花綻放你就可以看到了。”

“真想快點長大...”

宵宮看著煙花憧憬的說。

【“我也希望我可以同你一起長大...”】

【“可惜...”】

隨著最後一朵煙花燃燒殆儘,父親眼裡的光停止

閃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