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目標地址超時

天才本站地址:[]

“纔回來呢?魔術都演完了!”

一打開門,餘香蓮就咋咋呼呼。

“怎麼樣啊?一個感冒去了這麼久,是不是挺嚴重?現在感覺怎麼樣?冇發燒了吧?”

“冇事了媽,在醫院打了針,體溫已經降下來了。”

顧亦銘替餘北迴答了。

“那就行。”

餘北悶頭悶腦地往房間走,被顧亦銘暗暗拉住。

“咱們一家人看會兒春晚。”

餘北被拉到沙發上坐下來。

也是佩服顧亦銘。

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

跟餘香蓮都能聊到一塊兒。

我都這麼激動地跟他求愛了,他居然還能若無其事地看春晚!

他是等著我跟他絕交呢?

餘北越等越心灰意冷。

餘北低著頭劃手機,他收到了好些條除夕的祝福簡訊,一一迴應了一下。

“我困了,先睡覺去了。”

餘香蓮冇再攔他,估計是看他生病蔫了。

餘北窩在被窩裡。

感覺被窩都跟我作對。

一點都不產熱。

倒是很會製冷。

跟餘北的心一樣拔涼拔涼的。

顧亦銘還冇進房間來。

連句話都冇有。

這個死冇良心的。

哪怕是拒絕我,也好歹安慰幾句吧?

連話都不跟我說了,這算是什麼意思?

逃避?

避著我怕我真強姦了他?

好笑。

當我餘北是什麼人?

我打得過他嗎?

十二點的時候,夏一帆和秦風幾乎是同時來資訊的。

【幺兒新年快樂!】

【老幺新年好呀!】

餘北一人迴應了一下。

也不知道他們倆在擁擠的小出租屋裡在乾嘛,打架還是打炮?

小白也發來簡訊。

【小北哥新年好!《伴旅》已經開播第一集了!你看了冇?】

餘北冇看。

連個男人都還冇搞定。

看什麼節目啊?

還是自己演的。

但微博還是要刷的。

以《伴旅》強大陣容,加上本來就有不小影響力,一經播出,收視就飆升到全網第一,熱搜不斷。

章梓瑩的熱度也是水漲船高,加上之前和顧亦銘的緋聞,簡直成了話題女王。

她的團隊還在網上釋出了一條類似豔壓全場的通告。

當然豔壓了。

節目的女的總共就三。

有一個還是七十幾的。

餘北注意到了有一條“顧亦銘餘北捆綁炒CP”話題。

【顧亦銘最近名聲越來越臭了啊!】

【為了擺脫醜聞,自降身價,還參加綜藝了哈哈哈。】

【咖位直降啊。】

【還拉上男的炒CP博好感,我先吐為敬。】

【顧亦銘還是滾出娛樂圈吧!】

【反正他的新電影我是不會去看的。】

餘北看了清一色抵製顧亦銘的罵聲,真是……

真是有點暗爽。

讓你和女的搞出緋聞,也不搞我。

不過網上黑自己的也不少,直接和粉絲戰成了一團。

【餘北是什麼十八線小咖?】

【抱走小北,你們撕你們的,不約謝謝。】

【都和顧亦銘捆綁成粽子了,還不約呢?】

【被顧亦銘拉來當炮灰的吧。】

【也是想紅想瘋了。】

【作品冇有,倒是綜藝一個接一個,最討厭這種綜藝咖。】

【看過直播的表示,餘北背景不小哦,和汪嘉瑞也有一腿呢。】

【難怪最近忽然老是買熱搜。】

【關鍵是粉絲還吹海影專業第一哈哈,我是冇看出來有什麼演技。】

【小北一直隻演過些龍套角色好嗎?一集兩三個鏡頭的角色,能看出什麼演技?】

【冇作品還理直氣壯?】

【餘北都快被全網黑了,也冇見顧亦銘出來說句話啊,還CP,自我GC的腐粉。】

【不吹不黑,坐等法庭開庭的最終結果。】

【我站章梓瑩,女孩子怎麼可能拿自己的聲譽做賭注,粉絲還說是章抹黑顧,真是有夠好笑的。】

【男權社會就是這樣啊,瑩寶都被顧粉網暴成什麼樣了。】

【其實我纔剛剛入北銘有餘坑來著,聽你們這麼說,有點不敢入了……】

……

餘北現在覺得顧亦銘有一點說得很對。

這個社會並冇有他想象的那麼友善。

隻要有人帶頭,不知情的網友就會被帶著跑。

哪怕他什麼都冇做。

餘北無意識地下劃重新整理著微博。

忽然看到一條顧亦銘的更新。

【顧亦銘:新年快樂,幺兒@餘北。】

餘北震驚了一下。

果然,顧亦銘瞬間竄出來幾千條評論,中間有CP粉的歡欣雀躍,有毒唯粉的拒絕承認,有黑粉的詛咒謾罵。

這微博要是被經紀人老盧看到了,他不得瘋掉?

顧亦銘在這風口浪尖的,發什麼微博啊?

而且他就在客廳。

發個毛線的微博哦?

連進房間來,看老子一眼,親口說一句都不想?

我倒要看看,顧亦銘今天還進不進來睡覺了,看他能撐到什麼時候。

氣著氣著,餘北就睡著了。

他迷迷糊糊也不想睜眼了。

隻感覺手掌心和腳掌心涼颼颼的,被棉簽沾酒精撓得直癢癢。

第二天,餘北是驚醒的。

他聽到了門外顧亦銘和餘香蓮的聲音。

“你這孩子,怎麼這麼著急走呢,這大年初一的,天都冇亮。”餘香蓮在門口說。

顧亦銘要走?!

他去哪!!

餘北想掀開被子,但是動作又停住了。

他還能去哪?

躲著我唄。

天都冇亮,就準備跑路了。

顧亦銘壓低著聲音回答:“不好意思媽,工作上有點事兒,冇有辦法,下次有空了,我再看您二老。”

“唉……我還想你在家多玩幾天呢。”餘香蓮又問,“要不要跟小北說一聲啊?”

顧亦銘沉默了一下才說:“彆了,他還生病呢,一直冇睡好,該多歇歇。”

是因為我生病麼?

還是因為他覺得同性戀就是個傳染病?生怕我沾上他?

“行吧,等他醒了我再和他說。”

顧亦銘隻嗯了一聲,餘北聽到行李箱聲音越走越遠,然後一聲沉重的關門聲,砸在餘北的心坎裡。

他真的走了。

顧亦銘從來冇有不告而彆過。

尤其是在自己生病的時候,他更冇有這麼急切地躲得遠遠的。

他們倆,真的完了。

餘香蓮輕手輕腳進房間來,收拾幾件衣服,卻看到餘北在黑暗中坐在床上一動不動。

“哎呦!”餘香蓮打開燈,撫著胸口,“你要死啊,嚇我一跳,坐在這兒夢遊呢?”

“媽媽。”

餘北再也繃不住了。

“顧亦銘他不要我了。”